作者归档:hyac

关于教育随便说点啥

    小猪同学已经满了5岁,很快就要到学龄了。最近我开始有点后悔买房时完全没考虑学区这个问题,现在住的北区学力属于东京23区倒数水平。根据东京都教委2013年实施的学力测试数据,算数测试正答率最高的前三位的是文京区72.1%,千代田区70.2%,杉並区69.1%。而最低的三个区是江戸川区58.4%,葛飾区58.6%,和板橋区58.8%。我家住的北区是61.4%,属于队尾水平。

    一眼看上去,不同的区数学正答率能相差10%,学区似乎是很一个强大的影响因素。但是,数学成绩与高学历人口率的相关系数是.91,与人均课税额的相关是.69(该相关系数是用按区平均后的数字计算的)。一个区的学力和居住者的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学力比较强的区地价贵,居住者收入和学历也都比较高,而且在教育上投入更多,也更重视学区的选择。如果完全控制居住者的收入和学历,比较同样家庭背景但居住区域不同的孩子的学力,才能得出学区真正的影响。我手头没有这样的原始数据所以无法做这样的分析,向都教委请求信息开示是可以拿到数据的,不过太麻烦了。由于学力与家庭学历和收入相关非常强,很难说居住地域是否会有显著影响,不过我想应该是不会比前两个因素的影响更强。

    当初我并不是很重视学区的原因,也正是因为我认为孩子的学力主要和家庭学历、收入、以及遗传相关。而地域之间的学力差距是家庭类型聚集度的结果。所以买房的时候我选择了交通便利性和性价比。当然目前我还是有些动摇的,如果周围的小朋友放学以后都去公园打DS的话,自己的小孩肯定也难免。而据住在文京区的教授说,他家孩子和同事孩子都没有DS,很多人家电视都不太给看的。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可能还是会希望换个更高档的社区和更宽敞的房子来居住。但如果周围菜卖得太贵了,可能也不一定开心。

回过头来谈谈教育理念。我觉得最重要的学习是:
1)逻辑思维能力。对于一个论点,要知道如何去论证或反驳它,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数据,知道如何反证以及可证的限制。看到一批数据,要知道以哪种观点去解读,可以从数据中得到什么样的结论。很多人习惯说数学能培养逻辑思维,我不以为然,数学虽然基于最基本的推理原则,但理逻辑思维能力不在一个层次上(类似底层原则和应用的关系)。逻辑思维能力的锻炼,需要比较高层次一些的教育方式,比如练习论证和发表自己的观点,以及对别人的论证过程提出疑问。
2)语言能力。首先不管哪种语言,首先要会组织自己的语言,把话说得明白。其次要能掌握世界上使用范围最广的英语。语言就像是一堵墙,越不过去,你就看不到墙后面的世界。
3)交流能力。人类是一个社会,交流能力几乎决定了一个人在社会上的位置。

    关于我对教育的理解,还是柴静在她的书里提到的,教育就是人与人的相处。与什么样的人相处,孩子就会受到什么样的教育。比如小朋友们会问很多“为什么”的问题,他们得到什么样的回答,慢慢就会形成他们的思维习惯。

    这样梳理一下,学区重要又不那么重要。学区决定了你会与什么样的人相处,好的学区会给父母省很多力气。不过只要不是太离谱的学校,家庭环境和教育理念决定更多。日本的学校多少能提供我上面提到的3点,当然并不够,尤其是语言能力的锻炼还太少,英语教育更是短板。

    东京比较重视教育的家庭典型的路径是,小学3年级左右开始上补习班,初中参加受験(报考私立中学,公立中学是不需要升学考试的),初中高中上私立的学校,大学考个国立。和研究室里的东大生聊天,他们几乎也都是这样的路径,大部分人也都觉得从初中就上私立比较好。日本的私立教育并不能算太贵,大约每年100万日元。前不久和住在伦敦的朋友聊天,她告诉我英国私校一年3万镑。中国的好的私立学校也只有更贵。不过对于这样的路径我心里多少有些不乐意,从小学3年级开始补习,就意味着每天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晚饭要在外面吃便当(下午两三点放学后有各种俱乐部活动,一般补习都是从傍晚开始的),感觉小孩子太可怜了。

    放眼世界,似乎哪里都差不多。如果要说英国美国小孩子健康快乐负担少,那应该都是假象,据说高学历的家庭都是花钱送去各种课外班,参加各种实践活动。作为家长,我能控制住自己的焦虑,放开手不让小孩子去“可怜”吗?大概到了小朋友3年级左右,我还是会按部就班地送他们去补习,给他们收集中学校受験的信息。

    今年秋天全家准备搬去英国居住1年零8个月,届时小猪同学就应该在伦敦上公立小学了,按他的年龄,应该是插班到2年级。而妹妹因为9月不满4岁,应该还要上一年幼儿园,明年才能进入小学。不知道这1年8个月在英国的生活,会不会给他们带来一些收获。希望他们至少能开阔眼界,知道世界上还有除了日本人中国人以外的人种,知道还有很多不一样的国家。如果以后有可能的话,也希望能多带孩子到海外居住和学习,当然出于工作限制,恐怕没那么容易实现。

—————————————–
画条分界线。因为下面这几句议论中国教育已经是画蛇添足了。很多华人的家长希望小朋友能掌握中文,以及打好数学等基础,会希望送小朋友回中国上一段时间学。不过我个人觉得中国的教育体系从小孩子身上拿走的(e.g., 尊重、思考、独立、遵守规则)比给予他们(e.g, 中文、计算、背书)的多太多了。

又一次野沢温泉滑雪(妹妹酱的第一次)

SNS让人丢掉写blog的习惯了。今天lg提起我们以前去过志賀高原滑雪场,我完全不记得,最后在自己的blog上找到记录,还记了当时住的旅馆,让我重新感到blog的优点。于是趁热赶紧记录一下年末去野沢滑雪的流水账。

野沢温泉我们已经去过不下10次了,今年我家所有的ふるさと納税都纳给了野沢温泉村,还拿到了两张村民证,可以说几乎把它当成我们冬天的ふるさと了。野沢温泉滑雪场的优点是,雪质好,雪道丰富,缆车方便,托儿所好,儿童雪上乐园免费,温泉村里氛围好,下高速只需要开19km普通道。不过由于野沢温泉村很大,很多旅馆里雪场都有一点远。但只要你仔细挑选并提前3个月以上预约,还是可以约到离缆车站3分钟之内的旅馆的。在这里我推荐两家,一家是这次住的“お宿のたまゆら”,早餐和晚餐都非常丰富,屋子也挺干净,店主挺厚道的,离長坂缆车站徒步1分钟;另一家叫山のホテル大瀧,也是在長坂缆车站跟前,饭食可口,不过女主人缺少一点温柔。

上次写滑雪的blog时小猪还是1岁多,今年他已经5岁,已经是第二个滑雪季,滑得非常不错了。这次因为带着我的父母,所以一直在山顶附近的初级道滑。最后一天下午滑去别的雪道时,发现小猪在未压雪的中级上也可以轻松下来了。他说以后都要去滑中级道,比较好玩一些。

妹妹这次是第一次滑雪。其实去年也有给她备齐装备,踩上雪橇试过,但她立刻赖地不起,于是放弃了。今年来之前她一直兴致很高地说“妹妹要滑雪!”不过实际到了雪道上还是会害怕,一直要抓着妈妈的手,而且没多久就抱怨说“妹妹累死了”然后赖地不起,被爸爸滑单板拎下雪道两次。后来在小斜坡上帮她练习倒滑得有些模样,只是似乎腿上力气太小了,还不太会停下来。

除了lg以外的全家合影(lg在拍照)
全家合影

下午坐缆车送小妹妹去托儿所

小妹妹整装待发

牵着

赖地以后爸爸拎下雪道

最后一天我才有机会在下山途中滑了一把未压雪的高级道

下面是一些动画(YouTube上的)
爸爸拎妹酱滑

妹酱第一次练习滑雪

小猪已经滑得很熟练啦

北陸的夏休之旅

已经有多久没更新blog了呢?第一时间总是去更新各种SNS,很多东西虽然有记录和分享,但都已经碎片化了,难以搜寻。
常有朋友问我有没有什么推荐的日本自助游的线路,我去过的旅游线路其实并不多,今年夏天全家一起去的北陸(石川県,富山県)这个约一周线路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好:风景棒、跨度大,看完山又可以看海,既有地道的日式温泉又有日本海丰富美味海鲜,而且外国来的游客还非常少,所以很清静。这篇blog主要是为了做一个记录,以后和别人推荐这条线路的时候可以简单发个链接过去。

我们今年8月去的时候,是从东京坐北陸新幹線往返,圆了小猪想坐新干线的心愿。从东京如果自驾过去要开500公里,虽然不是不可能,但肯定比较累。

day 1: 早上8点多从家里出发,搭北陸新幹線大约11点多到富山,在车站前取租好的车,开车去朋友推荐的连锁回转寿司店(番やのすし),吃饱喝足后载着睡倒的两个小朋友,80km慢悠悠地往白川郷(Shirakawago)开。
「白川郷・五箇山の合掌造り集落」是日本一个非常有名的世界文化遗产,村落里的传统建筑“合掌造り”的屋顶是由厚厚的茅草扎成,看上去就像两个手掌合在一起。它的历史大约开始于江户时代中期的17世纪,村落里最老的房子“和田家”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这种合掌屋顶每隔30-40年就要大规模修葺,以前曾在电视上看过修葺的过程,几十甚至上百人一起将整个屋顶的茅草全部卸下,将新的茅草用草绳以传统的方法结结实实地层层捆上。除了白川郷之外,日本别的地方也零星有这样的建筑,比如富士山附近就有一个类似的村落「西湖いやしの里根場」,不过是现代为了观光而重建的。这种屋子虽然看上去很厚重美观,但维护起来着实费事,而且非常怕火灾,所以保存得并不多。白川郷是日本境内目前保留的最大规模的合掌村落,并且大部分合掌的屋子还都在作为住居或旅馆而使用,很有生活气息。只有几栋历史特别久的屋子专门作为观光参观用。

这个村落规模比较小,是去白川郷路上经过的,正好下来透个气散散步。
合掌村落

晴天的白川郷非常童话,村里种了很多花花草草,夏日里开得正艳。
白川乡

有300年历史的和田家是可以进去参观的,每层都可以看,票价只要300日元
和田家

合掌造り的顶层可以看到屋顶内侧捆绑的草绳

驱车到附近的观光台,可以俯瞰整个白川乡村落。每年冬天1月中旬到2月中旬,白川乡会有厚厚的积雪,村里周末会设置一些景观灯,而冬季是白川乡最热门的季节,村里或附近的旅馆一铺难求。
俯瞰白川乡

在白川乡我们住的是白川郷の湯,在jalan上可以预定。旅馆内很干净,有家族温泉,饭菜也不错。

继续阅读

两个小朋友的战争

    我家有两个小朋友,老大4岁,老二2岁。4岁的哥哥已经不再是个婴儿了,会说很多话,也懂很多规则和道理。而2岁的的小妹妹还不太会讲话,对规则也是似懂非懂,很多事需要别人去猜她的意思。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哥哥去把两个小朋友的外套拿到门口,又好心想帮妹妹穿鞋子(当然也想让妈妈夸奖)。可是妹妹很多事都想自己来做,使劲大叫抗议哥哥抓她的脚,急了伸出手就打了哥哥一下。哥哥第一反应也马上还手打了妹妹一下,妹妹就哇哇大哭了。我在后面看到了,赶紧大叫:“妹妹不可以打人!哥哥别管她了,她要自己穿!”后来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哥哥跑去客厅拿了张餐巾纸给妹妹擦眼泪,然后妹妹就不哭了。

    今天早上还有刚起床的时候,我给他们的盘子里装好了蛋糕,是哥哥最喜欢的奶酪蛋糕。哥哥欢欢喜喜地把自己的盘子拿到桌上,又把妹妹的盘子拿给她看,提高声调一字一顿地说:“妹-妹-,有好好吃的蛋糕哦-”可是妹妹对蛋糕没那么有兴趣,还想继续看她的绘本,就想把哥哥推走。我赶紧告诉哥哥:“她还不想吃,你先吃吧!”于是哥哥很无趣地走掉了。

    而昨天早上,妹妹在玩她的卡片时,哥哥看到了也想要,一把就抢走了,妹妹哇哇大哭。我说“这是妹妹先在玩的!”,把卡片抢回来给妹妹,哥哥就追着卡片抢。总之一片混乱,最后我搂着哥哥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妹妹抓紧她的卡片一直到保育园。

    抢玩具让妹妹大哭这种事每天在家里都要发生很多次,一个人在玩,另一个人也会眼红。小妹妹又不会讲话,也不肯妥协,最后就是一个大哭,另一个被批。转移注意力这种方法有时奏效,但大部分时间都没那么好用。哇哇大哭发生之后我也没办法,最多只能抱抱哭的那个,然后听之任之。

    当然他们也有大概1/5的和平时间。今天早上我听见卧室里有说话的声音,打开门一看两个小朋友已经脱掉睡袍,爬下床笑嘻嘻地自己走出来了。哥哥很自豪地汇报说,“我帮妹妹脱了睡觉的衣服!” 很多时候妹妹玩得开心了,会大笑地扑到哥哥怀里,然后哥哥也大笑地搂住她,还会说“最喜欢妹酱了!”

    两个小朋友相处,我觉得还是取决于小的那个。小的那个要是能沟通、肯听指挥和妥协,大的那个就会特别有责任感。而这方面每天都在缓慢而确实地进步,哥哥现在也越来越会揣摩妹妹的意思了。希望一年之后我再来看这篇记录,会满意和得意地笑。

    经过指点,我意识到自己经常鼓励哥哥去帮妹妹,却忽略了教育哥哥要尊重妹妹的意愿,从而引发两个小朋友的纷争。以后必须要记住提醒哥哥,帮忙前要问一下妹妹需不需要帮助!

业余木工–小朋友们的过家家厨房

我能先说一下,其实我家的两位小朋友并不是特别喜欢玩过家家,而是我自己在facebook上看到别人买的木制厨房,就心血来潮决定DIY一个么?

首先还是用木工利器SketchUp画一个模型。用这个软件设计木工作品实在是非常非常方便。最后做出来的成品其实是左右翻转了的(因为我钉按钮的时候位置钉反了。。)。宽度是60cm,洗手台高度60cm(后来发现对小妹妹来说有点偏高了),全高90cm。
SketchUp的文件在这里可以下载,有意制作的朋友可自由使用。

画好模型以后,我马上就去了家附近的home center买材料。
1×4的SPF材(19mm*89mm*1820mm)买了8根,约1800日元。请店里锯成我指定的长度,花了750日元的锯木头费(30日元一刀)。然后购买门把手、开关门的金属零件、透明塑料板、门扣、一根窄一些的木头(19mm*39mm*900mm)和一根圆木棒(直径30mm),大概1500日元。成本控制不太好,后来发现很多零件其实家里有替代品可以用的。

然后就是先锯曲线的木板,然后用圆木榫把面板和底板拼起来,再吭哧吭哧地各种组装。旋钮和水龙头废了些心思,都是可以转动的。一共花了两个工作日的下班后时间和一个周六的下午。没有好好拍过程图,每天晚上收工以后随便拍了一张。

以前的木工桌坏掉了,发现这个边角料做的放花的小凳子也很好用。当然锯的时候木头必须固定好。

第一晚的成果主要是把有旋钮的面板做好了。

成品如下:

打开门以后是这样的:

放进玩具房里:

小猪评论说,比以前那个(牛奶纸盒做的)酷多了。刚做好的时候,两个小朋友争着玩了好一会儿。目前热度渐退(不行这个不能说)。

香港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关心香港占中活动的人需要知道的

首先声明,这篇文章主要是一些我自己觉得想要知道的数据,到分界线之前都没有个人意见。

目前在香港持续的占中抗议活动,引起了周围很多朋友的关心和争论。有的人支持用这种方式抗议民主的倒退,有的人反对这种方式但支持抗议者的民主诉求,有的人认为香港不适合普选这种程度的民主,有的人认为在香港实现普选是不可能的,还有的人认为追求民主很盲目。各种观点交错。我觉得身为一个懂点逻辑的博士,难以忍受在很多问题根本还没搞清楚的情况下就发表意见的事情。有些东西讨论香港问题时有必要知道,但不是凭在网上看到多少繁体字的发言、或者“问过我身边在香港的朋友”就知道的。

1. 香港人是否支持人大的普选新方案

香港電台與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与9/19-24对1011位香港居民的调查显示,对人大常委提出的特首普选方案,有35%的居民回答支持,44%的居民回答反对,11%的居民回答一半半。调查问题的原文是:“從社會整體考慮,市民應該支持定反對人大常委會早前定下的特首普選決定?”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前半是“從自己個人考慮”,支持和反对分别为30%和47%。说明香港人反对普选新方案的人比支持的人多,但并非完全一边倒

2. 香港人是否支持普选

没有查到直接问这个问题的民意调查。大部分调查都是针对对实现普选所应该采取的方式上。

香港電台與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民意调查显示,60%的市民认为“設定普選定義時,根據聯合國準則定義重要”(不重要11%),同时有51%的市民认为“在設定普選定義時,中央政府的定義重要”(不重要22%)。显示大部分香港民众即希望实现真正民主地普选,又希望能尊重到中央政府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对香港的真普選聯盟(*)提出的“三軌提名方案”(*)最近的一次(9/19-24)的民意调查显示,有44%的人赞成该方案,有27%的人回答一半半,有15%的人反对和14%的人不知道。说明香港民众对能反应广泛民意的提名制度有一定的支持率

*真普选联盟(英文:Alliance for True Democracy)于2013年3月21日由12个香港泛民主派政党及团体联合成立,目标为推动香港行政长官和香港立法会尽快实现双普选(即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及香港立法会选举),召集人为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系讲座教授郑宇硕。逢周三举行会议。真普选联盟于高峰时期在立法会上共有27位泛民主派议员,民主党退出后,目前共20位。(from 维基百科)
*三軌提名方案即“行政長官候選人既提名方法必須包括提名委員會提名、公民提名同埋政黨提名”(目前由选举委员会过1/8通过提名,而人大的新方案则需1/2的成员通过才能提名。

3. 香港人是否支持对占中抗议这种方式

佔領中環这个行动的计划在1年前就已经有了,受《明报》委托,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与2013年4月、7月、10月、2014年1月、5月进行了5次民意调查。第5论调查结果显示,对「佔領中環」的行動,有56%反对,24%支持。对于“就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方面,有意見認為應該先由提名委員會揀選,確保所有特首候選人都唔會對抗中央政府,最後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这个问题,有51%支持,28%反对。说明大部分香港人希望既爱港也爱国(希望排除反对中央政府的候选人),且大部分人反对佔領中環这种抗议方式。

4. 香港人是否支持现任特首梁振英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近一次(9/17-22)对现任特首梁振英的假设投票(即你是否会投票选梁振英为特首)显示,21.2%的人回答Yes, 56.7%的人回答No, 35.4%的人回答不知道。从梁振英就任以来的具体走势图在这里

同机构对特首梁振英的评分调查显示,最近半年(调查每月进行2次)特首的平均评分为43.8(0分代表絕對唔支持,100分代表絕對支持,50分代表一半半)。

5. 香港人是否满意先在的香港特区政府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近一次(9/17-22)对特区政府的民意调查显示,45.1%的市民不满意,25.3%满意,27.2%一半半。第4和第5项的数据显示,香港市民对港府存在一定不满。

6. 香港人对中央政府有何态度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近一次(9/17-22)对市民对北京政府的信任程度的调查显示,52%不信任,15.4%一半半,30.1%信任。说明过半数的香港市民并不信任中央政府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近一次(9/17-22)对一国两制的信心的民意调查显示,56.3%的市民没信心,37.6%的人有信心。走势图显示,有信心的人越来越少了,一国两制究竟是要保留完全不同的制度,还是逐渐同化制度?这条路愈行愈难

—————————————–
从这里开始我要发表个人意见了。
—————————————–
民意调查的数据显示,大部分香港人希望能实现 能够广泛反应民意的特首选举,并且大部分人不信任中央政府,对现行港府也存在一定不满;但是对于用占领中环这种方式,大部分人表示反对。我的意见是,在香港,由中央政府主导的方式选举出来的特首缺乏民众支持,执政会受到比较大的阻力,真正的普选(候选人提名方式足够公平)对香港来说是件好事。虽然占领中环是一种不受广泛支持的方式,但由于中央政府的压制,更好的改革方案及温柔的提案方式都被否决的情况下,上街诉求几乎是香港人唯一可以表达自己意见的方法。所以我支持香港人上街,支持香港人追求民主。事态如何发展很难预料,结果也许会非常不乐观,我能做到的也只有关注。

当我们谈相关分析时我们谈些什么

    不好意思,现在流行用滥标题。

    前段时间崔永元发布了一个赴美采访转基因食品的视频,其中重点采访了一位专家关于草甘膦使用率和肥胖症等疾病发病率之间存在高相关的论据。很快有吐槽贴出来对该论据重点吐槽:相关关系不代表因果关系,相关关系什么都说明不了。

    我也想吐槽:那相关分析就毫无用处干脆不要存在了吗?

    当然不可能,相关分析广泛用于各种数据分析中。它解释不了因果关系,但至少能指出事物之间的关联。

    比如每年冰淇淋的销量和溺水人数存在高相关,虽然冰淇淋不是溺水的原因,但两者都和夏天有关,并非毫无关系。

    比如有机食品的销售和肥胖症发病率有高相关(吐槽贴说的我不知道该命题真伪),很可能是因为有其它因素中介因素,比如有机食品的销售量增加是由人们对健康的忧虑引起的,而对健康的忧虑则和广泛种植转基因食品、疾病率的上升、或者经济状态宽裕有关,而这些因素又可能和疾病有直接联系。

    总之我看不过去抓住相关分析吐槽,相关分析只是提供一个可能性,要推翻这个可能性,最好的方法是提供反证,或者提供更有效的解释因子。

    当然没有原始数据,我不能判断视频里的分析是不是够合理。比如草甘膦的使用率是单纯增加还是有增有减,是不是和任何逐年增加的事物都很容易计算出高相关,和它相关的疾病是不是有致病因的合理解释(目前应该还没有)。

    对于转基因食品本身的风险来说,因为没有人可以为自己的结果买单。比如说政府说有风险结果几十年一百年后发现没问题,那自己多付税金生活费也不会有人还回来。如果政府说没风险结果几十年一百年后发现有问题,也不可能时光倒转。关于风险问题,我个人认为不可能是零,看你怎么评价它和自己如果回避风险要付出的代价吧。关于知情权,如果可能的话作为个体我是希望拥有的,但是肯定得有代价,比如更多的公共支出和相应的经济负担。

    另外,吐槽贴里拿食品过敏来比较,真是太让人看不过去,忍不住一声大吼了。别置换话题好不好!一些敏感人群对某些食品过敏,不代表这些食品不安全。的确是这样,但这有前提:过敏源可以特定并且在生活中排除,要不然就算是再熟悉的大众化的食品也应该定性为不安全。比如某些药物对于某些人来说副作用很大,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有正常疗效,说如果没办法预先知道哪种体质会有致命反应的话,这种药物恐怕不能被广泛使用。

    写完以后觉得自己真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