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vs. 空间

    我在做博士论文的期间,顺道做过一次问卷调查,有大概70个项目,包括方向感尺度(SBSOD: Hegarty, Richardson, Montello, Lovelace, & Subbiah, 2002)和认知模式尺度(Cognitive Style, OSIVQ: Blazhenkova & Kozhevnikov, 2009)。方向感尺度是通过15个关于日常习惯、倾向的描述,来测试方向感。认知模式尺度也是使用的日常经验、自我评价,来分别测试语言(verbal)、物体想象(object image)、空间想象(spatial image)三种认知模式。这份问卷所有的项目都基于自我评价,所以不能说很客观,但是如果回答者是认真严肃地回答的话,结果有一定可信力。

    问卷的结果挺有趣,方向感和三种认知模式之间的相关系数如下:

    1 2 3 4
1 方向感   -.34 * .03 .55 *
2 语言     .18 .-31 *
3 物体想象       -.11
4 空间想象        

*p < .05; n = 75

    方向感和空间想象模式之间有正相关,这很符合常理。但方向感和语言模式之间却存在负相关,而且语言模式和空间模式之间也有负相关,这就有趣了。语言模式的项目有:“我的语言能力很好、当我想象某个场景时我更喜欢用语言来描述它”等;空间模式的项目有:“我立体几何的成绩很好、我觉得建筑学比绘画更有趣、读文章时我觉得结构图比鲜艳的插图更好”等。倾向于使用语言来思考问题,和倾向于使用空间想象来处理问题,二者之间似乎存在负相关。

    于是我回头去查了一下Blazhenkova & Kozhevnikov (2009)这篇关于认知模式的论文,发现在他们的几个实验中,语言和空间的认知模式也一直都有显著的负相关。

    但是,这种认知模式,并不能简单地归结到语言能力和空间能力上。比如在空间能力(Blajenkova, Kozhevnikov, & Motes, 2006)和空间认知模式(Blazhenkova & Kozhevnikov, 2009)上,男性都优于女性;然而男女之间的语言认知模式(Blazhenkova & Kozhevnikov, 2009)并没有显著差别。女性的语言能力只在一些研究中比男性有非常微弱的优势(Halpern, 2000; Hyde & Linn, 1988)。

    能力不完全等于使用的倾向。在Blazhenkova & Kozhevnikov(2009)的论文里,还用了一些课题来测试语言和空间能力。空间能力用折纸课题、空间旋转课题测试,语言能力用SAT语言成绩、词汇排序课题、词汇量课题来测试。结果语言模式只和词汇排序课题的成绩有正相关(.20),和折纸课题有负相关(-.27);而空间想象模式和折纸课题、空间旋转课题的成绩有正相关(.47, .31),和语言课题之间并无显著相关。

    总而言之,日常解决问题的时候,是使用语言还是使用空间想象,二者之间似乎存在负相关,而且还体现在方向感上(只有善于是用空间想象的人方向感比较好,或者说方向感好的人善于使用空间想象,却不善于使用语言)。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存在,又不能简单的归结于低次的语言和空间能力,特别是语言能力和语言的使用倾向关系不是很密切。我觉得这个现象很有趣,却还没有想出来什么具体的可以做的研究。

文献:
Blajenkova, O., Kozhevnikov, M.,&Motes, M. A. (2006). Object-spatial imagery: Anewself-report imagery questionnaire. Applied Cognitive Psychology, 20, 239–263.

Blazhenkova, O., & Kozhevnikov, M. (2009). The new object-spatial-verbal cognitive style model: Theory and measurement. Applied cognitive psychology, 23(5), 638-663.

Halpern, D. F. (2000). Sex differences in cognitive abilities (3rd ed.) Mahwah, NJ, USA: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Publishers.

Hegarty, M., Richardson, A. E., Montello, D. R., Lovelace, K., & Subbiah, I. (2002). Development of a self-report measure of environmental spatial ability. Intelligence, 30(5), 425-447.

Hyde, J. S., & Linn, M. C. (1988). Gender differences in verbal ability: A meta-analysi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04, 53–69.

语言 vs. 空间》上有4条评论

  1. 冯秋瑜

    这个研究很有意思,会不会是跟大脑结构有点关系呢?负责语言与负责空间的二者互相争夺,势必一强一弱?(我是周岩的老婆,99新闻的,之前采写过你旅游的稿子嘻嘻~一直很关注你,真是个可爱的女孩!)

    [回复]

    回复
  2. lixiaoxu

    介绍self-concept的文献中很有影响的一项结果:学生的语言与数学自我能力评价(self-concept)负相关,但学生的语言与数学实测能力正相关。因为自我能力评价中,学生倾向于拿自己的数学能力自信心作为语言能力自信心的参照基准,反之亦然。通俗说,重点大学里数学拔尖的学生倾向于认为自己的语言能力薄弱,虽然他们的语言能力比普通大学里自认为语言能力很强的学生更强。
    Marsh, H. W. (1986). Verbal and math self-concepts: An internal/external frame of reference model.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23(1), 129-149.

    [回复]

    hyac 回复:

    的确,这种负相关可能只是自我评价的产物。

    [回复]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