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之后能找什么工作

    很多人决定念博士的时候,恐怕都未仔细考虑过工作什么的事情,只是想着:“先把学位拿到就谢天谢地了。”这就像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既然念书,那迟早都会拿到学位(或者拿不到学位也要)走人,另寻容身之所。

    博士毕业之后,可以做些什么工作养活自己呢。

1,博士后。
    博士后指的是“博士毕业之后,拿到终身雇佣的职位之前的研究员职业状态”。一般来说研究员的工作都有一定任期(除去RIKEN等这种按照正社员来录取的研究所),1年到3年不等。由于雇佣研究员的经费,大都源于教授们所申请到的研究经费,当一个project的研究经费终止之后,博士后就不得不另寻东家了。我目前就处于这种状态,每隔两三年就需要找一次工作。博士后的期间视个人能力和运气长短不一,有的人毕业后就直接找到了教职,也有的人做十几年博士后。
    就个人来说,我挺喜欢博士后的工作的。作为研究员,一般来说不需要担当教学任务,主要工作就是做研究,周围除了教授以外大多是本科或大学院的学生,人际关系也很简单,工作时间比较松散。研究费雇佣的研究员的收入不高,大部分大学都有制度,按照被聘者的学历、毕业年数和业绩,决定个人的薪资。一般来说时给在1900-2500日元左右,全日制工作的话月薪20万多,不存在加班费(很忙的研究室就只能免费加班了),和本科生们毕业后的工资差不多。像RIKEN、NTT研究所这类机构,雇佣的研究员属于社员,不同于大学的研究员,一般年薪在300-500万之间。另外,大部分人博士毕业前都会申请日本学术振兴会(JSPS)的特别研究员,申请的成功率是10%左右。这种研究员是JSPS发工资,在大学或研究所的接收单位工作,月薪36万多,和任何机构都没有直接的雇佣关系,所有的社会保险都需要自己加入和支付。

2,助教
    助教指的是大学里某个专业的研究室里,负责一部分教务,以及研究室事务的职位,一般也会有一定的研究经费,可以在事务工作之外继续自己的研究。助教的年薪据说一般是400-500万左右,现在大多数都是有任期的,最长5年。日本劳动法规定,契约型的工作如果持续雇佣5年以上,就必须转为终身雇佣。这条法律本来是为了保护契约型工作者的利益,但实际上造成大部分短期被雇佣者5年以后就必须失业。助教由于收入高,就职状态相对稳定,应聘者众多,和教职不相上下,大约一个职位有50-100人争夺。

3,教职
    教职就是大学里的讲师、副教授或教授,大概属于大部分研究者的终极目标吧。一部分教职也是有任期的,但大部分教职都是终身雇佣。在日本,教职的收入还是比较高的,尤其是私立大学,教授年薪都在一千万日元以上,并且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不过老实说,教职是很辛苦的。我所接触过的教授基本上工作时间都很长,指导学生、教学、杂务、会议等会占用大量时间,教授本人很难自己亲自做研究,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和学生或研究员共同研究。当然,他们也不太需要自己“亲自”做每一项繁琐的具体的研究了。有名的大学的教职,一般来说即使有公募,也需要极强的研究背景、人脉和运气才能进入。无名的私立大学、短期大学会相对简单一些,但也是几十上百人竞争。如果愿意去偏僻些的地方工作,也许选择范围会更大些。教职一般还对教学经验有一定要求,很多职位招聘时,就写明了需要教哪些课,并且在申请的时候需要提交这些课的大纲。所以学生阶段积累一些兼职讲师的经验是很有益的。毕业之后如果全职做研究员,就更没可能有空去积累教学经验了。

4,研究所
    进入研究所,尤其是比较有名的研究所,是博士们的一个很好的选择。研究所一般工作稳定,同事们也都很杰出,研究环境比较好,收入也不错。不过研究所的职位并不多,竞争激烈。而且大部分研究所都在荒郊野岭,坐1小时电车下来还要换巴士那种。我以前也曾经去IBM研究所和NTT的研究所面试过,专业实在不太对口,被拒了。也曾对RIKEN和産総研动过念头,但是前者没有什么对口的研究室,后者实在太远了,只能作罢。

5,企业
    博士如果打算去企业(除了企业的研究所),那基本上是决定放弃自己的研究之路了。工学方面的,也许还可以将博士期间的知识应用于工作上,但是企业毕竟是盈利的地方,而科研的题目都很狭窄,能够对口的情况恐怕非常少。企业最大的优点就是稳定,一般都是终身雇佣的,不用每隔两三年就担心失业。日本的企业对学历并不那么看重,甚至很多企业对硕士和博士是采取同一个薪资标准,比本科生月薪高个两三万。当然是金子总会发光,个人能力强的话,在企业里也会更游刃有余。
    我也曾考虑过去企业就职,博士毕业之前曾经去尝试过咨询行业。咨询业两家最大的公司麦肯锡和波士顿,每年都来东大面向博士和博士后的招聘活动宣传,也设有给博士学位者申请的专用职位。我觉得咨询行业需要用一定的逻辑思考能力,而且收入非常高,也算是有一定魅力。不过自己还是能力有限,两家都在最后一轮面试后被拒了。如果进入公司的话,朝九晚n工作繁忙恐怕是免不了,咨询业的过酷劳动更是声名在外。仔细想想,我这种有孩子又不太能熬夜的人,去尝试咨询业恐怕是自不量力,被某些虚荣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