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搭的伦敦

来伦敦后的第一天,我被据天气预报本不该下的雨淋得狼狈不堪,把租来的自行车还到随便遇到的一个租车点后,匆匆忙忙地跳上一辆电车,一路坐到终点站Bank。穿过长长的像迷宫一般的地道,搭乘似乎毫无止境的电梯,在三个工作人员眼皮底下闯出改闸,撒腿跑到地面上。Bank站就在The City of London的中央,能影响全世界经济的英格兰银行就在不远,街道两边维多利亚式建筑的身后是全身覆盖着玻璃的摩天大厦。然而我却因为离约定的会面只剩15分钟而焦急万分,完全迷失了方向。好在转了个街角叫到一辆black cab,黑色的独特的车型在全世界别的任何地方都没有,司机的大脑里和空间记忆有关的部分海马据说比常人更大。司机瞟了一眼地址,就完美精确地穿过拥挤的市中心把我放到了目的地的大楼下。虽然雨还在下,我只迟到了3分钟。

后来我又在Bank搭了好几次车,换乘的时候总要穿过长长的迷宫一般的地道,有时要先到一条线的站台,顺着走一段再拐去另一条通道,眼睛要时刻在墙壁上或天花板附近搜索方向指示。The City of London很神奇,摩登的摩天大楼几乎是伦敦的标志之一,而大楼间则毫无间隙地紧挨着上百年的老房子。那些老房子看着很典雅,有着优美的雕刻和高大的柱子,并无老态。而紧挨着这片金融中心的东伦敦,你甚至无法想象它步行就能到伦敦最繁华最中心的地区。路边是工业时代的砖墙,一层层颓废不羁的涂鸦,拥挤的印巴杂货铺,到了周末则有各种廉价的市场。

朋友说,任何人来伦敦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的确,伦敦似乎并没有把每栋楼没个人清晰地划分好位置。就那么混杂着也无所谓的样子。

当然,北边和西面仍然是传说中的富裕地区,东面和南面则有着黑色地带。有时走过一条街也许周围就完全不一样了,比如去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的路上,两边的公寓散发着一种不修边幅的破败气味,然后花市附近却觉得宁静美好充满和平的生活气息。The City也是,昂贵的金融大厦们紧挨着垃圾遍地的东区。Isle of Dogs那片高楼所在的半岛南面就是安静又无趣的住宅区。“混搭”,就是伦敦给我留下的最初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