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欧洲

7/30 荷兰,风车

昨天从科隆来到了修罗和鸭子在Delft的家,休息了下来。

今天天气还不错,一个人去了鹿特丹附近的小孩堤防,

那里有18座风车,主要是为了将水抽到高处。

因为荷兰的很多国土都在海平面以下,靠大坝阻挡海水,

所以需要将内陆的积水抽出去。

不过现在这些功能已经都交给了现代化的设施,

小孩堤防的风车也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被保留下来。

Delft去那里颇为遥远,先要坐火车去鹿特丹,然后换巴士再坐1小时。

荷兰的巴士需要提前购买格子票,上车后根据坐的距离给格子盖章,

如果不提前买的话,上车买票则会贵出很多。

不太明白这种格子票的起源,但感觉非常不方便。

对于旅行者来说,刚刚好把所有的格子用完是挺难的。

小孩堤防附近有一些运河,水面上飘着白色的睡莲,

河边开了粉红色的野花,高大的风车耸立在河两边,

影子倒映在水面上,波光粼粼,还是很美的。

只是荷兰的阳光非常的强烈,今天的天气又很晴朗,

晒得我有些发晕。

有一间风车屋可以买票进去参观。

风车的叶片非常大,几乎快要接触到地面,

叶片的一部分是木条搭成的网状,使用的时候则蒙上帆类,

就可以承受到更大的风力。

不过现在这些风车的叶片都锁住了,据说只有每周六才会一起转动。

风车的轴是安装在风车屋的顶部的,

而风车屋本身内部可以住人,一般有3层,

靠又窄又陡的木头梯子连接各层,

每个房间都很小,床是像壁橱一样固定在墙前,

虽然荷兰人男性目前的平均身高有18以上,

但风车屋里的床看上去却并不宽敞。

风车屋前后都是绿油油的草坪,有小路通向别的风车屋,

但那里是别人的住家,所以不可以走过去。

大部分风车屋都还住着人,只可远观,

屋前屋后放着花朵,晾着衣服,还有人正在修理风车,

小孩子们则在运河里玩水、游泳。

这种充满生活气息的景色,比单纯的景色更有亲和力。

 

离开风车村后去了鹿特丹购买睡袋和防潮垫,

去冰岛时需要用到。荷兰的商店居然下午6点就已经关门了。

回修罗和鸭子家时,还很失败地在小区里迷了路。

鸭子做的叉烧味道很不错,取了些经。

今天也许是走了比较多的路,我觉得很累。

我觉得很想家,很想念老公,

也很想念街上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景色,

也许我不该计划这么长时间的独自旅行,

每次独自旅行,时间一长都觉得身心俱疲。

曾经还想着环游世界,

倘若没有老公的陪伴我恐怕是没有这样的能量了。

唉唉,人都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港湾,在家里时体会不深,行走在外,才体会到这种深刻的依赖。

7/28 教堂、购物

夜行火凌晨抵达科隆,
点站(点站是阿姆斯特丹)、没有广播、没有牌子、没有看到教堂、没有人下、睡得迷迷糊糊。
以上因素合起来,我成功地坐了站。
等我拖着行李下候,发现站台上的牌子写者“Dussseldorf Hbf”
我居然一口气坐到了下个月才会到的城市,

要是不下不是会一直坐到阿姆斯特丹。汗……
Dusseldorf到科隆S-bahn只需要1,很快我就坐上了回头车
一路也没有遇到
票的,所以也不需要解
科隆的车站前就是它那著名的科隆大教堂,
外形非常繁复,石头发黑,气势逼人。

不过我一晚没怎么睡好,位置不舒服,还因为晚上喝了可乐有些胃胀,
下车后整个人处于飘忽状态,审美意识也处于极低的状态。
Hostel
很好找,照着说明走了两三分钟就到了,要到下午两点才能进房间,
但起码能放下行李洗漱一把。后来我才知道公用淋浴其实不在房间里,
早知道就洗个澡了,两天的臭汗,堆积起来真是我自己都快忍受不了了。
一楼的酒吧有无线网络,迫不及待地拿出电脑看了邮件,
堆积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个世界,如果你离开了网络,似乎就真的与世隔绝了。
收到Karl的回信,他只简简单单地说了声“It’s OK”,却让我觉得挺内疚,
因为他把航班推迟到了周二以后,却因为我失信没有给他发mail
本来他可以早点回芬兰与家人相聚的,这下又得一个人在德国消磨好几天。
还收到两个德国小男孩TobiLukas的信,我们在富森到慕尼黑的火车上遇到的,
很可爱的两个小男孩,在火车上爬到货架上躺着。
我教了他们几句中文,并且在他们下车前匆匆忙忙把email地址告诉了他们。
他们还真的给我写email了,说想知道更多的中文。
处理完email之后,我出门逛街去了。
科隆大教堂走路三分钟就到。
科隆大教堂内部非常宽阔,彩色玻璃窗上的画栩栩如生,
它的彩色玻璃不同于普通的教堂,
同一块玻璃的同一种颜色也有深浅渐变,看起来非常有立体感。
一侧的窗户上描绘的是基督的诞生、死亡和复活,
另一侧的窗户上则描绘着几位君主。
科隆大教堂的内部装饰其实挺简单的,和它的外观算是一个对比。
9
点钟左右神坛后面的小教堂正在进行礼拜,游客不能入内。
大概10点钟左右才开放,可以绕到神坛后面,
后面有一些半圆形的空间,都各自放置了雕塑或者画幅,
中央放置者各种石棺,使馆上雕塑着看上去像君主的人像,
不知这里是否君主的长眠之地。
不过教堂的主教珍宝馆以及几个小教堂都还没有开,也没有写开放时间。
离开的时候,发现入口附近有个楼梯,是可以爬上教堂的主塔的,
需要1欧的门票。
上塔的楼梯,一直是旋转的,空间狭小,绵无止境,
爬得满头大汗,很让人崩溃。
到了一个像厅一样的地方,原以为这里是目的地附近,
谁知道还有同样的一大段楼梯需要继续爬。
科隆大教堂的塔真的是很高,即使到了人可以爬到的最高处,
抬头仰望还是能看到高高的塔尖直耸而上。
在塔上可以鸟瞰四方,为啥我每到一个城市就会爬上教堂的高塔鸟瞰呢,
我觉得挺搞笑挺无聊的,不过除了爬塔也没什么更有趣的事情可做。
在塔上可以仔细观察科隆大教堂的雕塑细节,
它的边边角角的装饰很像是海带,除了海带我真想不出它还像什么,
看上去弯弯扭扭的挺没有规律的,远看就会造成那种繁复逼人的感觉。
难道这座教堂和海洋或者海神有什么关系吗?
虽然挺无俚头的,我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教堂的顶上很多部分看上去都风化得很厉害,简直有点遥遥欲坠的感觉,
旁边的一座副塔正在整修,搭着脚手架,有一部分石块换成了新的,
新的部分是白色的,旧的则非常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黑),
所以区别很明显。 

离开教堂后,我也没干别的什么事情,
逛街去了。
附近有非常大一片商业区,今天我防晒霜涂了不少,
所以放心大胆地开始逛。
几乎每家店都挂着Sales的牌子,简直让我的购物欲瞬间膨胀起来,
我不是想买什么旅行纪念品,只是对正常逛街的对象:
对衣服、鞋子、饰品留恋不止。
由于行李箱实在是快暴了,我克制了很久,只买了几件不占地方的饰品。
我还想买双徒步鞋,逛到一家体育用品店,发现好些登山鞋短码打折,
这些欧洲品牌在日本也有卖,东西很好,死贵死贵的,
看见它打折,我赶紧铺了上去,恰好也有我的码,
买了一双冬季用的Hangaw登山靴,和一双徒步的低帮鞋,
都带gtx,设计和做工都很不错,
退完税才120多欧元,
那一双冬靴在日本就有这个两倍的价格了。
虽然这个东东会给我增加很大的行李负担,但是我心甘情愿…… 

逛饿了,在一家香肠店买了份套餐。德国的面包夹香肠比例真差,
香肠又粗又长,但面包只有一点点,
与其说它是面包夹香肠,不如说是面包抓香肠,
面包只是为了拿着香肠时不把手弄得油油的才附带上的一丁点儿。
进食中,接到lgmail,拨回去聊了一会儿。
这次出来前我还特地买了个有国際ローミング功能的手机带着,
虽然话费贵了点,但大部分时候都能联系上,还是比较安心的。
吃毕,步行回hostel
洗了个澡,买了瓶啤酒坐在一楼上网,和lg聊了会儿天,
回完email,写流水账。
太阳下去了,待会儿再出去逛逛。看看巧克力博物馆是否还开。

7/27 夏天

终于在欧洲遇到了真正的炎炎夏日,不过是在奥地利境内,

而且“终于”丝毫不代表我期待它。

早上醒来的时候其实天很阴,我还以为要下雨,等收拾停当出门后,却又艳阳高照了。

我觉得我在欧洲的天气运还真不错,基本上都顺心如意,

也许因为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哈哈哈。

 

希特斯佳登坐巴士到萨尔茨堡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

我在车站寄存了行李、买了一张24小时的巴士票,就进城去逛了。

虽然我也简单地找了些资料,但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总是没什么地理概念,

很难做到直奔某处而去。于是随便在个地方下车开始慢慢走。

萨尔茨堡的市中心的街道很整洁,两边的房子看上去也挺干干净净的。

今天是周日,除了餐馆,所有的商店都在休息(这点和中日真不一样),

只能张望张望橱窗。奥地利的水晶很有名,我也很喜欢水晶,

不过谁叫我遇到周日,但也因为如此我的信用卡得救了。

遇到一个上坡的岔路口,跟着一对情侣拐了进去。

这条路越走越高,原来是爬上一个小山坡,山坡上似乎是一座修道院,

沿途还有不少宗教主题的彩塑。

路上没什么人,凉风习习很是舒服。

在坡上可以看到全城的风景,不过那些屋顶不是特别美观。

有人在屋顶露台上读书,孩子在充气游泳盆里戏水。

有一条宽宽的河穿过萨尔茨堡的中心,河对面的山上是一座著名的城堡。

我喜欢这里的凉爽,坐在树荫下的长凳上消灭了昨天买的两个汉堡包,休息了好一会儿。

从这个小山坡下去的最近的路,是很多级石阶,非常有曲径通幽的感觉。

下到底是一条小巷,铺着方方的石块,

两边的墙高高的,一楼的窗户上镶嵌着各种铁窗。

我瞬间便喜欢上了这条小巷,它比外面那些整齐热闹的大街更吸引我,而且非常凉爽。

不时有散步者擦肩而过,交换微笑,或是骑着山地车的人飞驰而过。

离开小巷之后,过河到了对面的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

这里似乎是商业街,两边的橱窗琳琅满目,

不乏一些很有趣很精致的工艺品,还有LV等几个奢侈品的身影。

街道两边都伸出来铜招牌,每家店都设计得很精美很特色。

不过这条街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尽管其实没有几家店开着门。

 

接着我又去了莫扎特的故居,它是一栋两层的小楼,二楼有几间房间,

展示着一些乐器、油画、曲谱和风景画。莫扎特这个家里的家具,

都已经在很多年前被拍卖掉了,

所以这座故居里展示的家具都只是根据他的信件还原出来的模仿品。

有日语解说,所以还能听得比较明白。

解说没有拘泥于展品,而是叙述了莫扎特的家庭、成长,创作、挫折等,

他与她姐姐玛丽安娜的感情、他的父亲对他的鼓励非常让人难忘。

解说中同时也有大量莫扎特所创作的乐曲,最后还有一段关于他的生平的影片介绍。

萨尔茨堡没有给莫扎特带来多少快乐,然而它仍然是他的故居,

在莫扎特逝去之后,萨尔茨堡也担当起了管理他的遗产、纪录他的创作的任务。

 

离开莫扎特故居后,我还去了郊外的Hellbrunn,那里是一座夏宫,

有很有名的诡计喷泉。通道边、石桌石椅周围都隐藏着喷水口,

倘若有人走过或坐下来,躲在暗处的人便会突然启动喷泉,浇个措手不及。

不过由于这个喷泉太有名了,在电视上看过好多次,而且太阳太毒,

胳膊上没有涂防晒霜,我实在是没兴趣跟着一大堆人进去转悠,

于是又搭巴士回到了市区。

莫扎特故居的对面,是一座带有非常宽阔的花园和宫殿,花园里种植了各种花朵,

排列成整齐的花纹。入口四周放了很多座雕塑,正中间有一座喷泉。

在这里遇到一个英国的音乐学院来的学生,穿着绿色的T恤,正在准备露天音乐会。

我正愁没地方打发时间,于是坐下来等待音乐会的开始。

这些学生看上去都只是十四五岁的少男少女,不乏美女帅哥,

手上拿着乐器更加是魅力四射。他们的老师是个笑起来很让人觉得眼熟的大叔,

长得有点像Sex and City里面的红发律师mm的老公。

他们演奏了好些曲子,包括芝加哥之歌、哈利波特的电影音乐,虽然不是很完美,

但在树荫下阳光闪烁,周围鲜花烂漫,

欢快的旋律从一群充满青春活力的孩子手中奏出,

那感觉,是很棒的!

我最喜欢拉大提琴的一个黑人女孩,满头小辫子,皮肤在阳光下闪烁着健康的光泽,

笑起来露出白白的牙齿,非常可爱。

音乐会进行了一个小时之后,我坐巴士回到车站附近吃了一顿饭,又返回那个花园,

发现他们正在演奏最后一支曲子。三种乐器,一个男孩在唱歌,也许是他们自己作的曲子。

那才十几岁的男孩,反复深情地歌唱着“I love you”,让人不禁有些哑然失笑。

音乐会结束之后,我也返回了车站,在站台上的候车室里打开电脑写日记,

等待9点钟的夜车去下一个目的地:科隆。

7/26 悠闲的生活

今天早晨6点半醒来时,发现外面雾气蒙蒙,阳光渐露,看来会是个好天气。

听说早晨有雾的国王湖会很美,我简单梳洗之后,拎着相机便出门了。

我住的地方是在半山腰,需要步行20分钟才能到湖边。

从山腰上可以看到大片的草坪,草坪上开满了白色的野花,在晨光中摇曳生辉。

草坪的对面是许多栋木制的屋子,再下面便是湖边的村子,

而更远的对面则是高山,山上生长着挺拔的杉树。

此时雾气弥漫得很高,树、屋子、公路都在白纱后若隐若现。

雾气是流动的,随着微风渐渐地从山的一边流到另外一边,

所以时高时低,远山也因此时隐时现。

湖边非常安静,码头空无一人,只有几只野鸭在自顾自地抓鱼。

白天它们似乎都在无所事事地游来游去,这时倒是很勤快地在潜水捕食。

雾再湖边上流动,湖中小小的岛屿显得幽然不俗,

阳光落在湖后边的山坡上,把这边的雾映成了耀眼的金色。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则显得非常幽冷,整个色调呈现为淡淡的蓝色,

独享如此美景,真让我觉得非常奢侈。

 

回到居住的房子,恰好是早餐时间。

我只会说德语的早安、谢谢、再见,经常拿来和房东太太练习。

吃过早餐后赶去乘坐缆车的地方,和小汪夫妇约好在这里见面。

他们早已等在了那里,但是小张的精神很不好,似乎病了。

我们一块儿搭巴士去鹰巢,中间需要换两次巴士,

最后一次是鹰巢专用的巴士,在盘山公路上不断地转来转去。

鹰巢是希特勒的茶室,坐落在1834米的高山上,风景非常不错。

希特勒可真会享受,在这么高的地方建一个屋子可不容易。

想象一下,当年这里该驻守了多少卫兵。

现在这里已经被开发为一个景点,那座茶室也成为了一个餐馆。

与其说是历史地点,倒不如说是个欣赏风景的好地方。

从巴士终点到鹰巢,还需要排队乘坐一个在山腹中的电梯。

站在山顶鸟瞰山下,可以看到山脚下如同田园画卷,

山头雾气弥漫,厚厚的云朵在蓝天下不断更换姿态。

这里是个消磨时间的好地方,走走停停,拍拍照,看看云气云落。

只是紫外线很强,我的脸上虽然防晒了,回去却发现头皮又晒红了。

在鹰巢我们还遇到一个沈阳男生,住在维也纳,

今天凌晨从维也纳一路狂奔到这里来玩,当晚还打算狂奔回去。

他的话不少,扯到任何话题都能滔滔不绝地侃上一大堆。

我们这个小团又壮大了一点点。

 

从鹰巢下来后,我们坐巴士回到希特斯佳登,打算在镇上逛逛。

希特斯佳登是个很小的小镇,具有德国南部小镇的秀美特点。

不过我们也没怎么专心逛,吃了点东西后,主要都在找银行取钱和找上网的地方。

我在postbankATM里成功地从VISA卡里取到了现金,终于摆脱了困境。

还好我恰好在出发前两周确认了一下信用卡的密码。

镇上的网络咖啡店周六到下午1点就关门了,没办法只好打道回府。

小张逛了大半天却居然什么都没有吃,没有食欲,似乎不舒服的状况挺严重,

小汪决定早点陪她回去旅馆休息。而我就陪沈阳男生在国王湖边逛了一会儿。

夕阳斜下,湖上的游船已经开始收工了,正在慢慢停靠进湖边的船屋。

由于国王湖是狭长而且弯曲的,而村子所在的地点是湖的一端,

所以倘若不乘船的话,在湖边看不到多远。

在湖边逛过一阵后,我们坐下来在湖水里泡脚。

湖水好凉,泡一会儿就有点麻木。

 

沈阳男生离开后,我买了两个汉堡准备回住处边吃边写日记,

却在一家露天餐馆又遇到小汪和小张。

小张说她回去睡了片刻,脸色看起来的确好多了,他俩也恢复了抬杠的正常状态。

他们邀请我坐下来喝啤酒和分享德国咸猪腿。

对于做食物比较粗糙的德国人来说,咸猪腿的味道的确是不错的了。

这两天总是吃他俩的白食,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不过虽然不好意思,我还是都吃进肚子里去了,而且吃得还蛮撑的。

相聚终需一别,这两天他们带给了我很多快乐。

分别前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也许他们也能看到我的这篇日记。

如果你们能看到,祝你们的生活一切都顺心如意!

 

回到旅馆,发现左脚掌起了个小泡。帆布鞋鞋底太软,而且太窄,

还是不适合长时间走路,考虑在萨尔茨堡买双舒服的鞋子。

今夜是周六的夜晚,楼下似乎正在开party,坐在床上写日记时传来阵阵烤肉的香味,

不远处还有放烟花的。这里的人多么地会享受生活,

孩子在阳光下奔跑,人们亲近着自然,陌生人之间也用微笑互相问候。

在国王湖居住的这几天,都有着美好的天气和夜晚。

房东太太给了我一件非常美丽的屋子,让我有如同在家般的放松感。

这间屋子本来应该是给两个人准备的,周末这样一个黄金度假时间,

却一直被我一个人占用,而且她只收我18欧一晚。

我非常感激她的仁慈。希望她的生活也能每天都充满美好。

7/25 美丽的国王湖

清晨醒来,发现外面天气很棒,蓝天薄云,绿草青山。

房东太太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吃早餐时一位大叔用英文和我打招呼,

他说我很幸运,因为今天是个好天气。后来才知道,原来前几天这里一直在下雨。

早上本想找女孩让我上网发一下日志和给Karlemail

因为我答应找到住处后email告诉他,但女孩却没出现,老太太又不懂英文,

我只好尝试用手机发邮件,但是信件却被退回了。

 

Email没发成,身上现金也所剩无几,需要找ATM取钱。

离开柏林的时候本想用日元兑换一些欧元,谁知道汇率竟然比在日本换的还要贵很多。

当时我没搞清楚,都换了3万日元,发觉不对,又厚着脸皮问银行的小姐把日元讨回来了。

国王湖是个狭长的湖,大约有8公里长,两边大多是悬崖峭壁,

对岸还有一个叫做Obersee的小湖,据说风景很秀美,

想要去到那里只有坐游船。我掏出所剩无几的现金,花了14.5欧买了一张船票。

坐的位置看不到前方的风景,天气又一反清晨得晴朗,变得阴云密布,

不能上网+没现金+阴天,心情实在是说不上好。

 

国王湖的湖水是碧绿的,两岸岩壁高耸,又不少瀑布从岩壁上奔流下来。

在一片叫做回音壁的岩壁附近,船长把引擎熄了,负责解说的人取出小号,

对着岩壁吹奏起来。他吹一段便停下来,游客们摒住呼吸,

可以听到四周传来的阵阵回想,感觉真是不错。

船继续向前开,不久就到了湖中央的圣巴托洛美教堂。

这是一个半岛,岛上有一座教堂和一些饭店。

我没有下船,接着坐船一直到了Salet,从那里可以徒步去到Obersee湖。

SaletObersee需要穿过一段树林,树根上长着厚厚的青苔,林间有溪水流过。

Obersee是一个小湖,对面有着高山与草殿,景色很好,只是天气实在不怎么样。

沿着湖有条小路一直可以走到对岸,我穿着帆布鞋,走起来颇为硌脚。

这段路大约需要1小时才能抵达,走着走着全身都出汗了,

身上一出汗,感觉烦恼也似乎多多少少流走了,心情开始好起来,

也有心情慢慢欣赏湖中风景。这也算是我喜欢爬山的一个理由。

 

Obersee湖水的颜色很美,靠近岸边是蓝色和绿色的混合,越到湖心越像一块碧玉,

野鸭在湖中游来游去觅食,牛儿在湖边悠闲地吃草,脖子上的铃铛叮铃当啷。

抵达对岸时,国王湖这侧的天空开始露出一抹蓝色。

我脚疼得够呛,在湖边找了块草地坐下,掏出指甲刀剪脚指甲。

从这边回望过去,可以看到两山夹一湖,远峰上云雾缭绕。

湖边的山坡上是大片的草地,草地上开满了各种颜色的野花,

山坡顶上是杉树林,再后面的悬崖上从高处挂下来一条银白色的瀑布,

很有些童话的感觉。如果天空是湛蓝的话就更完美了。

 

我在湖边休息了很好一会儿,本打算沿着一条小路走去瀑布,

但几天的暴走让脚底很不舒服,而且肚子好饿。

半路上遇到一对中国的夫妇从瀑布回来,得知还要20分钟后,

我毅然决定和他们一块儿走回去坐船。

一半是因为累了饿了,另一半是想找个伴儿。

这对夫妇一个姓汪(男)一个姓张(女),一路聊天都在抬杠,非常好玩,

开始我还以为他们只是老朋友,小汪说他们是两公婆,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小汪在德国工作,小张也曾经在德国留学,所以他们都会说德语。

原来与会说德语的人同行,尤其是在这样的乡下,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小汪也喜欢拍照,用D70,我请他们帮我拍了不少留念照。

我们一起走回码头,搭船回到圣巴托洛美教堂的半岛。

不知是否天气与心情真的有联系,遇到小汪夫妇后,

我的心情很好,天气也竟然放晴了。真不可思议,那么厚的云层竟然散得所剩无几。

在半岛上小张请我吃了熏鱼和啤酒,味道非常不错。据说德国人很少吃鱼。

半岛附近的湖水很浅,有很多孩子卷着裤腿玩水。

湖边很多石子,小汪打水漂很有一手,据说他昨天打出过10连漂。

我和小张一块儿在半岛上漫步,

湖对面的森林上云影斑驳,森林上方是蓝灰色的岩石,岩石上还残留着雪。

湖上波光粼粼,湖边的草地上的树木拖着长长的影子。

湖边是褐色的木屋,木屋的二楼装饰着红色的花朵,

斜阳下,白烟从烟囱中袅袅升起……美不胜收。

 

搭游船回到国王湖的码头后,我带着小张和小汪到了我住的房子。

小张告诉我阳台门的开法(我很土地以为那只是一扇可以斜开的大窗户)后,

发现原来我的房间还有一个独立的大阳台,阳台上有桌椅,

可以坐下来眺望耶纳峰和草地森林。

我们约好明天一块儿玩。他们要走的时候正好房东太太在,

我请德语很好的小汪帮我问问房东太太能否上网,

房东太太说要问她的孙女,可惜那女孩还没回来。

接着小汪又和房东太太聊了很多,而我则处于完全迷茫状态。

正好翻译在,我把另外一双筷子送给了房东太太,

感谢她收留我,并且给我了一个这么好的房间。

 

小张和小汪离开后,我发现手机上有两个来电显示,这里的信号很差,

房间里和阳台上都完全没有信号,我想大概是Karl打来的,也许他也来到了国王湖,

回拨过去却无法接通,可能他那里也没有信号。

后来房东太太的孙女回来了,我本以为可以上网,但她却不知道她的无线网络的密码,

而且显示器坏了,电脑用不了。

没办法,联系不上,也许明天去Berchtesgaden镇上能有地方上网给他发email

如果Karl推迟了航班过来找我的话,那我就太对不起他了。

后天晚上我就要从萨尔茨堡去科隆,车票已经预订了日程也无法更改。
我觉得老愧疚的,希望他即使找不到我,也能在国王湖游玩得开心。

7/24 晴朗而美好的前半天

今天的天气非常棒,简直晴朗得不像是德国。我6点半就起床了,

吃过hostel丰盛的早餐后,收拾好东西checkout就奔了出去。

昨天相机没电,加上暮色已深,没能在富森拍照,于是去天鹅堡之前我打算先在镇上逛逛。

清晨的富森非常安静,连喷泉都在休息。

朝阳仅仅落在房顶上,白色的窗纱在晨风中轻轻飘。

一早能在这样美丽的镇上信步闲走,让我觉得一天的心情都会很棒。

 

在小镇上漫步了一个多小时后,转悠到了巴士车站附近,

等巴士的时候,一个男人问我去天鹅堡该坐哪路巴士以及能否在车上买票。

交谈后于是就认识了。他叫Karl,是芬兰人,

在萨尔茨堡附近的一个德国小镇工作,是一个工程师。

由于目的地相同,于是就自然结伴而行。

10分钟巴士后,抵达天鹅堡的山脚。

旧天鹅堡就在附近,走几步后抬头即可看见。

旧天鹅堡的外墙是土黄色的,让人感觉是座很稳固很敦实的城堡。

去新天鹅堡则还有一段路程,可以选择搭马车或者巴士。

我决定走路上去,因为不想仅仅一路坐着巴士,

到了目的地跳下来拍照留念,紧接着就闪人的匆忙之旅。

Karl决定陪我一起走。在一个岔路口我选了一条比较窄、画了自行车的标志的路。

后来才发现这条路其实更远些,是巴士和自行车走的,

而另外那条大路则是马车和大多数行人走的。

不过虽然远些,这条路却安静得多,一路上除了我们之外只有若干辆巴士经过,

远比嘈杂的大路来得惬意。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可以看到远处的草地、山丘、房子和两个湖,

再继续往上些便可以看到新天鹅堡。

新天鹅堡是一座童话般的城堡,坐落在一个山峰顶上,

外形挺拔而且秀美,深绿色的远山的衬托下,白色的外墙显得高贵秀美。

迪斯尼乐园里的那座城堡便是以它为原型建造的。

它们的尖顶和一部分城墙有些相似,不过这座真家伙有气势多了,

周围的环境也给了它更多的魅力。

 

一路上边走边和Karl聊天,他给我看了芬兰的一些照片和他家人的照片,

并且聊了一些桑拿、户外运动、小镇的话题。

Karl说芬兰的人家里一般都有桑拿,他可以在桑拿里待两个小时……

不久后我们走到和大路的交汇点,附近有岔路去玛丽桥,

那里是一个眺望新天鹅堡的绝佳地点。

玛丽桥坐落在一个山谷之间,桥下是一条溪流,只是不知是否季节原因水量不大。

新天鹅堡就在对面,面前无任何遮挡,一览无余。

过桥后还有一条可以徒步的小路,大多数游客在桥上到此一游就离开了,

我们很好奇那条路可以是否可以去到对面山顶,于是沿着路继续向前走。

这条路果然是上山的,并且能在更高的地方看到新天鹅堡和远处的田园风景,

而且非常安静。我觉得比玛丽桥好多了,因为后者实在太多人了。

这条路还很长,有背着大包的人一直往山背后走下去。

下来之后逛到新天鹅堡的入口,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嘈杂的市场,

聚集了大量旅行团、游人。厕所门口都排得长长的。

我告诉Karl我不想买票进去参观了,因为人太多又不能拍照,而且我已经看了太多宫殿。

Karl非常同意,于是休息片刻后我们就步行下山了。

回富森时遇到我在hostel同房间的西班牙情侣,早上搭巴士的时候也遇到他们,

后来在回慕尼黑的火车上又遇到他们,还真是有缘。

不过后面他们要去维也纳,在慕尼黑车站说了拜拜。

 

回到Karl陪我回hostel取了行李,我送了他一双筷子以作留念,

筷子放在一块可以卷起来的布袋中,布袋是我自己做的。

他说如果他回芬兰的航班可以是后天或者可以推迟的话,也许也会去国王湖。

 

搭上一点钟回慕尼黑的火车,遇到两个调皮的小男孩,

对中国挺有兴趣,于是教他们说了三句中文。

窗外阳光明媚,草地绿得流油,我贪婪地按了好一会儿快门。

打开电脑写了一会儿流水帐后,发现云又遮住了太阳,恢复到了德国的正常天气。

 

经过6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后,终于从富森来到了国王湖边。

来之前听说这里又很多很多的小旅馆,所以不需要提前预定,于是我决定到了再找。

拖着行李箱嘎登嘎登地转悠了好半天,发现这个建议非常误人!

小旅馆的确很多,可以要么房间满了,要么没有给单独一个人的房间。

我走了一个多小时,是朝着耶那峰的超陡的上坡路,累得要命。

问了超过10家旅馆,得到的全部都是no的回答,简直都要崩溃了。

这里的人不太说英文,我讲英文他们讲德语,简直有点鸡同鸭讲的感觉。

最后爬到半山腰后,一个叫Toffen的房子的主人决定收留我。

这是一个女孩和她的祖母的家,女孩会讲一点点英文,不过还好勉强能沟通。

她们本来让我再去别家问,但可能看我可怜,而我又需要停留3晚,所以答应收留我。

那一刻我简直感动死了,再叫我继续走的话,我几乎有露宿街头的冲动了。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人来国王湖的话,一定一定要提前预定。

 

这周围都是别人的家,也没有任何饭店,在房间里坐下来后天就已经黑了。

还好我随身带了泡面,真空包装的非常省地方而且耐挤,问女孩要了热水后泡着面写着日记。

这三天打算在这里慢悠悠地度过。

7/23 金碧辉煌的慕尼黑和美丽的富森

搭夜火到了慕尼黑,在站寄存了行李箱(要5欧,好!)后,

了一拜仁州票,搭地到了玛丽安广

玛丽安广是老城的中心,

集中了圣彼得教堂、圣母教堂、皇博物等很多可以参的地方,

游人如,非常热闹

逛,抬头发现一座高塔上有人在眺望景,

于是尾随几个人推门进座建筑,发现闯入了一家教堂,

而且正在行祈祷式,一位穿着白色袍的神正在神上念念有

椅上坐了很多人,有也跟着默念。

发觉自己这样一个异教徒的入非常冒昧,

找了一下没有发现高塔的入口,于是退了出来。

正想离发现拐角地一个小小的入口,旁有个售票写着Tower

原来入口在里!花了1票,

和一群小学生一起爬了好一会儿,到了塔

第一眼瞰慕尼黑,我的感想是,座城市可真乱啊!

房子得朝向八,街道也歪歪扭扭。

过绕到有圣母教堂这边,就感好多了,面的一座大建筑有个高高的塔,

一个看上去像圣徒的雕塑孤零零的站在塔尖朝天伸着双手,看上去好冷。

圣母教堂非常醒目,因它有像旦的双子楼一的两个大塔,

是洋葱状,外非常朴,老实说,土得可以。

个塔不断有老师带着小学生来造访叽叽喳喳的,

有几个小男孩朝着塔外面口水,男孩真是不老

从塔上下来,我才发现原来座教堂就是圣彼得教堂。

在广上溜达一圈,发现很快就溜达到了圣母教堂口。

而入,发现这座教堂内部是很有气的,

非常高,高到我很好奇屋子是怎建起来的。

教堂的内部空间为何都能这么大呢?

圣母教堂的内部装算是比的了,空中挂着一个大大的木制耶十字架,

背后的铁门上装是的景色的叶子非常美

背后有个楼梯下到一个展内,里面展示了一些教堂在二坏后重建的照片,

以及一些物品。可惜解都是德文,看不懂。

 

圣母教堂后,我想去皇

但我只知道那叫“皇”,不清楚英文或德文的单词

凭着猜想搭了一站地到了一个广发现这里也挺热闹的,

之后的行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到乱逛。

在一个建筑的院子里发现一座泉,装着十几座似乎在降妖伏魔的像,

天气晴了,阳光落在泉上,奕奕生

后来我才发现座大建筑正是皇博物,我过门而不知。

又参了一座外是土黄色的巨大的教堂,

座教堂的内部很有特点,壁画很少,甚至也没有金装

却到都是白色的雕塑,多得有些目和逼人,

如此精致的雕塑大量地堆在一起,竟然这么酷。

阳光穿的窗子落在白色的小天使身上,美异常。

 

在广上搭4个中国女孩,才弄清楚皇的名字和位置,

直奔去,5欧的殿参观门票,英文解不需要另外付

跟着解慢慢逛。

进门的院子里有个像雕塑,一个英雄(姓名不知)脚美杜沙的尸体,

受上着她的首。泉水从尸体和首的脖子中流出,仿佛血一般。

非常大,有很多很多很多房

个房都装得金碧煌,放了很多美的家具与装品。

可惜,它都不是原始状了,在争中几乎坏殆尽,

尽管行了恢,但是有很多壁画无法原,所展示的家具大部分都是代替品。

在皇了大两个多小,其间还被一位老管理拉住聊天,

他去很多地方,不过现天就管灯、坐、偶喝咖啡和抽烟、聊天,

好像很寂寞很可怜的子,害得我都不太忍心和他拜拜。

 

,决定差不多去富森了。

富森附近有著名的新天堡,据是迪斯尼园里城堡的原型。

去富森的一小才一班,了不错过车,跑得我一汗。

慕尼黑到富森的途中景色非常美,大片起伏的草地,

有小路、杉、小房子、厚厚的云,

直像画一,比北海道漂亮多了。

富森附近能看到一些立的山脉,景色更壮美。

到达富森后,几周折才找到定的hostel

hostel二楼的露台上可以遥望到山腰上的新天堡。

放下行李便出去逛和食。

没多久我便上了座小城,它太可了,

碎石路、色柔和的房子、露台上的花、教堂、花园、橱窗、露天餐……

一切都很童

教堂附近有人在演奏和表演舞蹈,音在夕阳下的小巷中,如梦如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