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登山

初秋的奥穗高之行(小猪第一次被登山)

    上周五是“秋分の日”,从那天起秋天正式驾到了。那天凌晨我们正驾车在中央道上奔向松本,在休息区上厕所时,冻得牙齿直打架。

    已经是第四次(lg是第五次)来到上高地了。这次爬山连地图都没带。上高地的每条路早就都已经印在(lg的)脑海中了。早上6点在沢渡駐車場收拾好东西以后,换乘低公害巴士上山。气温很低,每个人嘴前都喷着棉花糖。小猪在上高地的游览者中心里吃过早饭后,刚装载上运猪包,还没抬脚出门呢,就已经进入了梦乡。之后三天的路途中,几乎每天都是一出发就睡,一停脚就醒。

出发前就已经熟睡的小猪。

这一家子是5口人登山哦,爸爸妈妈带着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自己走路的这个小女孩才5岁。对未来户外活动悲观的我,顿时找到了偶像。

中途休息时的小猪。

结果吃过午饭上山时又睡过去了。

    从上高地到奥穗高有两条线路,一条是经过横尾,沿溪谷上升到涸沢帐篷场,再直线攀登到穂高連峰的山脊。这条线路以前和长亭古道夫妇、hutari,好几年前一起第一次来这里时下山的时候走过第1次,前年黄金周残雪季节时上下山走过第2次。上高地到横尾是11公里的平路,横尾到涸沢是6公里的山路,标准耗时间上山6小时20分 ,下山5小时20分。一般一早上山的话,在横尾吃午饭,下午两三点就能扎下营来。

    另一条线路是,在到横尾的路上过河拐另一条岔路,从奥又白谷翻一个山脊抵达涸沢。这条路虽然直线距离短一些,但非常难走,人迹罕至。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糊里糊涂地走这条路上山,到下午四五点才抵达营地。

    这次我们带着小猪上山,当然是选轻松一点得横尾线路。不过事实超出预料。主要是我太缺乏锻炼,又轻视了超负荷负重的困难。这次行程是2泊3日,第一天和第三天我背小猪,lg背扎营装备和大部分食物。我的背包有17kg,lg的有超过20kg,都超出了体重的1/3。lg经常跑步,腿力还好,我就受不了了。11公里的平路还凑合,6公里的山路简直要走崩溃,远远地已经望见山腰上的小屋,却怎么也走不到跟前,直到下午5点半多,才爬到营地。

    小猪坐在包包里倒是很乖,吃过午饭后一直在睡觉,最后一段路就坐在背包里很安静地看风景,偶尔“BA–Ba–”地讲两句话。坐久了尿不湿有些漏,在帐篷里时哭得厉害,给他换了衣服就立刻很开心地伸手去够手电筒玩。吃过晚饭后自己很快就睡着了,搂在臂弯里一觉到天明。有时候小猪乖得真是让俺们感动,又有点内疚。

去往涸沢的路,这种石头路真是走到我两腿灌铅。

    第二天大概凌晨4点多就被帐篷周围的脚步声吵醒了。日本银爬山都起得贼早贼早的,我们6点多煮早饭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已经出发了。三人吃饱,换了个比较平整的营地,收拾好东西,9点出发。这天不用拔营,lg背小猪,我背食物和水,从涸沢往返奥穂高岳,比头一天来得轻松多了。

    到穂高岳山荘正是午饭时间,小屋前面的平台上躺了一堆人晒太阳。小猪食欲很好,吃掉了2大袋离乳食,还拉了一泡大便。还好穂高岳山荘(居然)有垃圾桶,不用背着他的屎。从穂高岳山荘到奥穂高往返1小时,有几段比较险的攀岩路,上山和下山的人必须排队轮流通过,所以路堵得厉害。奥穂高岳是北アプルス的最高峰,海拔3190米,比尖尖的槍ヶ岳还高出10米。不过最高处怎么看都好像是有人用石头堆高的嘛。小猪依旧一路被围观,他很有可能是奥穂高最年幼的(被)登顶者了。

第二日一早出发时,小猪又睡过去了。

上面最凹的那个山脊,就是穂高岳山荘的所在了。第一次来这里时俺们就是在穂高岳山荘帐篷场扎营的,像梯田一样的石头悬崖帐篷场,那夜我见到了此生最难忘的月夜云海。

在穂高岳山荘前休整吃午饭。小猪悲惨地对防晒霜过敏了,结果下来山以后,两颊通红,到现在摸上去还有些粗糙。真可怜。

晒伤后的小猪(第三日早上)。

通往奥穗高岳的山路,这座山真好像是石头堆出来的一样。

山顶抱牌合影

    第三天是纯下山,比上山轻松得多。运猪包里除了小猪,大部分由点重量的东西都塞lg包里了。这种“背不动的的东西他一定能帮我背”,真的是非常有魅力的一种安全感。CW-X的紧身裤对膝盖的支撑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负重超荷,我的膝盖居然没事。但是不知什么时候不小心把脚踝的筋给拉伤了,最后几公里走得一瘸一拐的。最后一天天气转差了,下午还下了阵雨。回到沢渡停车场已经是5点多,泡了个足湯(沢渡有好几个停车场,第2駐車場有更衣室和免费足湯,停车一定要选这里),一路高速无堵,11点多终于回到家。小猪在半路上早就已经睡地臭烘烘的了。

归途中的小猪

山顶上眺望上高地

右边这砣山头看上去就险峻得让人发抖,据说爬上去的都是高手。

明天打算携小猪进山

    周五开始3连休,打算携小猪去爬山。目的地初步定为奥穗高,在涸沢帐篷场住两晚。这个帐篷场我们去过两次,怀小猪之前最后一次失败的山行也是这条线路。
    每次收拾上山的东西,最麻烦的就是食物,3天的食物,不包括水,已经堆满一桌子了。这次不能开车到帐篷场,三个人吃的住的必须要装进一个人的背包,另一个人专门携带小猪,负重非常艰巨,食物以外的东西必须精简再精简。
    才只有一个小猪,俺们的户外爱好已经是垂死挣扎了,野雪也去不了了。要是再生个小小猪,那估计是几年之内彻底歇菜了。要是再生一个小小小猪,那真的是……

霧が峰徒步记(多图说话流水帐)

又到了骄阳似火的夏天,我家楼下花坛里栽了几株ニッコウキスゲ(日光萱草,属与百合科),差不多2周前已经开过谢掉了。想想山上的萱草差不多该到了盛开的季节,金黄色的花朵布满整个山坡,该有多漂亮。于是google萱草的名地,确定了这个三连休的目的地,位于八ヶ岳国立公园境内的霧が峰高原。

霧が峰高原在諏訪湖附近,主峰是車山,海拔1925米。車山也算是个有名的滑雪场,山脚下的白桦湖滑雪场几年前我还去过一次。夏季这一带开满了ニッコウキスゲ,吸引大批观光客上山避暑。这次我们带着帐篷在霧が峰帐篷场住了两晚,这是小猪第一次野营。小猪很乖,睡得很香,由于营地是斜的,半夜会溜到脚底下去。不过在帐篷里吃饭就很不乖了,没有餐椅限制他的自由,满帐篷爬来爬去,只能跟在屁股后面喂饭,喂,这不是传说中最失败的育儿场景吗?

萱草开得非常漂亮,金黄色的花朵在阳光、蓝天、白云、山头上,非常耀眼。不过和想象的不同,萱草并不会长满大片的山坡,而是群生在几个地方,为了保护它不被野鹿吃掉,有些地方还拉着通电的围栏。霧が峰高原虽然海拔才1600-2000米,却是草原地貌。这是一百来年前,附近的住民为了畜牧采草的需求,把树木砍伐掉、有意培养草场而形成的景观。现在虽然已经不再需要采草了,但为了维护这种草原景观,每年春天仍然会进行烧山。

我们在霧が峰虽然住了2晚,但其实只徒步了一天,第一天离开东京堵车40公里,第三天回到东京堵车17公里。三连休出门玩就是要这样费劲冲过堵车阵线,冬天滑雪时也是这样。什么时候高速道路能把2车线的那些路段全部都拓拓宽啊!

第一天抵达車山肩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停车场还是很拥挤。不过第二天周日更夸张,路肩上都停满了车。

小猪说,很晒的哦!

下午时分的ニッコウキスゲ,远处应该是八ヶ岳。霧が峰的位置很厉害,在南、中、北アルプス的环抱之中,可以在同一个位置看到这三座山脉,同时还能看到富士山,简直是日本名山尽览眼底。

霧が峰帐篷场是不用预约的,自由选择营地。支帐篷的时候,就只能委屈小猪坐在运猪包里啦。

第二天一早小猪4点多就醒了,因为俺们的帐篷完全不遮光,而小猪是光驱动式样的。

車山肩的停车场早上八点多就已经这幅模样鸟。

天气灰常好,爬个車山先

途中富士山羞羞答答地在云后面露了个脸。之后就一直藏在云里了。

朝阳下的日光萱草。

車山是小猪(坐在运猪包里)爬过的最高峰哦,1925米哦。

到山顶了,吃个饼干喝口水先。

接着下一段山然后经过蝶々深山去八島ヶ原湿原。

中午的时候到湿原了,绕过湿原北面,到湿原停车场附近的餐厅了解决了午饭。

八島ヶ原湿原是一个高海拔湿原,几座山之间的一个盆地,聚集了各个山头流下来的溪水,物种丰富。名字来源于照片里的那个池子,里面可以数出来有8个小”岛”哦。

见鸟拍鸟

又走回車山肩啦。远处是早上爬过的車山。拿回早上塞在停车场里的车,开下去諏訪湖泡温泉。諏訪湖边有个叫片倉館的大澡堂,是一百多年前一个实业家为諏訪湖的居民们建造的福利公共设施,请了一个有名的建筑师设计,据说一次可以泡100个人(号称千人汤)。建筑外观典雅,边上还有个音乐学院,是俺们泡过最有文化的汤了。

这俩父子,在看啥泥

第二天一早,小猪还是4点醒了,吃过早饭又睡了。东西都打包完毕之后,小猪还很爽地睡在大帐篷里面。

临走前俺们又去霧が峰山顶观光了一番

霧が峰是这种滑翔机爱好者的聚集地,山顶有一个起降跑到。这种滑翔机机身很轻,没有动力,可乘坐2名乘客,起飞的时候用一根绳索像放风筝一样放上天,然后在半空中松掉绳索,完全靠气流滑翔。有上升气流的时候可以飞很久,不过这天阴天,我们看到的这架飞了不到五分钟就下来了。降落的时候就像普通飞机一样降落在跑到上。

最后请大家鉴定这两个银真的长得像吗?我觉得也不是很像嘛,明显一个胡子拉碴,一个脸嫩嫩的。

2011/6 小猪的御岳山之行

    这个夏天打算背小猪去爬山,之前先得找几个小山头热热身。位于多摩的御岳山海拔929米,号称多摩三大灵山之一,几年前去过一次,非常适合当日来回的郊游。
    记得最近一次爬山,还是一年半以前去上高地,走了一天好不容易到了山脚,结果却因为某个难以抗拒的原因,住了一晚然后第二天一早就败退回家了,唉。

早上7点40从家里出发,9点半到古里车站。车站不远的图书馆附近有免费停车场。背上背包装载好小猪,准备出发!

从停车场走10分钟就到了入山口。一开始1小时左右是比较陡的山坡,山坡上都是高大笔直的杉树。空气湿度很大,一走全身的汗往下淌,衣服很快就湿透,好像蒸桑拿一样。很久没有这样出过大汗,出完以后感觉非常爽,排毒啊。小猪的大胖脸老是喜欢从背包左边伸出来,他也想伸头看风景呢。搞得整个包往一边偏。

睡着以后大头就这样卡在缝里了。我怕他鼻子压塌,给他脸转了个方向,改成后脑勺卡缝。

爬到山脊,阳光落在绿叶上,看着很舒服

从背后看这个运猪包,还真的是巨型啊,比普通登山包还要高。30L的容量还不小,小猪一天的食物、保温瓶、水壶、尿布、衣服都能塞得下。小猪已经有差不多10kg了,装太多东西的话也背不动。

差不多两个小时就到山顶附近了,山上有个观光者中心,里面展示着御岳山的动植物照片、标本。二楼有个榻榻米的休息场所,正好方便给小猪喂饭。没有座椅限制小猪的自由,吃个饭好动得不得了。

吃饱喝足了!

爸爸妈妈也吃饱以后,小猪又被夹进包包里了。

御岳山山顶有个有名的神社,还有一个村子,旅馆餐馆纪念品商店一应俱全。这座山不愿意自己爬的话,是可以坐缆车上来的。

小猪这种呆呆的表情,真的好像他粑粑。

目光呆滞原来是因为困了,爬到山顶的正殿,发现小猪已经趴着睡着了。

GPS显示抵达山顶鸟!

俺们头发白了以后,也想这样手牵手爬山来着。

Deuter Kid Comfort III拆包记

前段时间日元升到最高点时,在amazon上买了这个背孩子登山包Deuter Kid Comfort III,拜托liazi的老公给寄过来日本。上午刚收到,好大一个箱子!

▽ 拿出来看看,很巨型。在店里背过montbell的背孩子包,比deuter要矮。论设计、做工,deuter要比montbell好太多。

继续阅读

爬山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爬山不光强身健体,当爬得很无聊时,还会让人忍不住去思考人生。我就经常会在累得半死的时候对自己说,人生就是这样,大部分时间都在爬……这次三连休上山,遇到了梅雨季节“结束”后的狂风大雨,第二天一整天没能出门,狂风暴雨外加雷电警报,帐篷在狂风中扭摆,外边下大雨,里面露水抖下来像小雨,一切东西都潮掉。躲在山小屋里煮饭、看02年-04年的旧杂志、拿着相机在狭小的空间内扫射……帐篷就扎在山小屋的跟前,却一点儿也看不到踪影。于是安慰自己,爬山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好歹算是避暑了,隐忍,等待第二天的晴空。

上山之日尚是雨雾飘飞


第二天就只能门外不出


于是在山小屋里修身养性


顺便写写山岳煮饭秘籍,方法很简单,保证能在海拔2900米,而且还是阴雨天气里把饭煮熟,而且味道非常好!

  1)先把米加适量水,泡10分钟。我一般还会带脱水香菇,一块儿泡上。10分钟后加入培根、煮饭的料(这次带的是竹笋饭,带调味料)等其他东东,搅拌均匀。

 

 

 

 

  2)上炉头,开最大火,直到煮沸,期间要不断用木勺刮锅底,以防饭粒粘锅。

 

 

 

 

 

 

 

 

 

 

  3)水开了以后把炉头的火放到最小,不灭就行。

 

 

 

 

  4)盖上锅盖,上面压上重物,小火一直放着煮30分钟。我一般压上一锅水,不但够重,而且还能顺便把上面那锅水也煮到半开。期间锅盖缝里会扑出少量水,如果扑出来的水太多,说明火太大了。

 

 

 

  5)到时间后关火,但不要急着揭锅盖,闷10分钟,然后就可以享受香喷喷的大米饭了!此法煮饭水量很关键,太多的话会变得黏糊,太少又容易结锅巴。当然买脱水米饭更节省时间和浪费钱,不过我觉得脱水米饭不好吃,而且不能把各种料煮进去味道。

 

 

 

    第三天的天气又让我感叹人生了,风雨过后才能见彩虹!头一天忍住了没有提前下山,把第2+3天的路线缩短了3小时,从清晨的温暖的阳光一直走到下午酷热的阳光,暴走了8个小时,走到膝盖酸疼、两腿发抖,居然还赶上了预约好的2:50pm的高速巴士。

清晨醒来,从帐篷口向外望去,天际的颜色让我雀跃,md总算是没白耗一整天。


等着等着,太阳就出来了。好像是我头一次在山上看日出??


朝阳照亮山上的草。这效果就是传说中的High Dynamic Range(HDR) (with Photomatix),有兴趣的可以看这里的简单教程


美女做享受清晨状


早上的云海太美了,到八九点钟,太阳升高后云就很快散去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来张正常的群山。


中央アルプス的宝剑岳可是出名的陡峭,得这样爬上去,山顶是块大石头,只容一个人站,我没敢站上去,在石头下面抱牌子留了个念。因为风实在太大了,能把人整个刮飞。


时不时还有光束,这也是HDR


下山路,一直下了4小时,由于没带登山杖,膝盖差点废掉。其实不是没带,是某人带了居然忘在了高速巴士上……


    最后还有张图我没好意思放上来,是一个特别酷的巴士站,站名叫做“女体入口”。。。。。。

中央アルプス纵走

アルプス=Alps
三连休总算是有去处了,本来打算去北アルプス的白马那边,结果巴士、电车、租车统统都没有了。又想从上高地去槍ヶ岳,还是没车。最后在“在家宅3天”与“换个目的地”之间纠结半天,考虑到在家宅3天无聊到头疼的可能性很大,东京又很热,加上新买的D700总得出去破一下,于是决定去中央アルプス纵走,一条4年前爬了一半,由于装备限制半途而废的线路。

四年前(五月)
MidAlps

那时我才20出头:P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