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泰国-柬埔寨骑行

逆风骑行(11)– 高崖上的辉煌 [完结篇]

    不知有多少人知道泰国和柬埔寨边境上的Prasat Preah Vihear帕威夏古庙), 最近两国正就它闹领土纠纷,拔刃张弩,上了世界各国的新闻,很是热闹了一番。Lonely Planet柬埔寨篇的作者Nick Ray在书开头自己的照片旁边描述这里是,“the king of the mountain temples, and has to be one of my favourite views in Cambodia – the extensive plains of lowland Cambodia melting into the infinite horizon.” 这段描述带我飞过千山万水,一路逆风北上,来到它的脚下。这里是我在柬埔寨的最后一个目的地,也是我的这系列游记的最后一篇。

    Lonely Planet上提供了如何抵达这个古庙的路线,并附上了一大串描述:“从柬埔寨这边抵达Prasat Preah Vihear将是一项独一无二而且极富挑战性的冒险。这项冒险只有可能在十月中旬到次年五月实现,因为一到雨季,这个地区的路都会被水淹没。当你历尽千辛 万苦终于抵达Prasat Preah Vihear后,你已完成了一项在吴哥帝国最高的巡礼,必将得到极大的满足。但同时,你也会在这里遇到蜂拥而至的成千上百的、从泰国过来的旅游者,这些坐 着空调大巴、沿着平坦高级的柏油公路,睡一觉一睁眼就到了的旅游者,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所经历过的一切。” 这段话太闷骚了,就冲着它,我无论如何也要实现这段旅行。Lonely Planet提供了一条巨复杂无比的搭车线路,我们骑车反而简单很多:按照地图,沿着路骑便是。只是柬埔寨的路不能轻易依靠简单的地图,在暹粒时,我们去 书店研究了详细的分区地图,确定了路线。

    帕威夏古庙以南27km的地方,有个小镇叫做Sra Ern,发音类似(three m),比较适合停留。从前一天的停留地Srayang到Sra Ern是73公里的土路,比较平坦,所以骑起来比头一天轻松一些。只是这条路异常荒凉,中间有几十公里毫无人烟,四周都是杂草和荒原,偶尔有摩托经过,还 遇到一辆抛锚的坦克和几辆军车。这段路其实正在修,只是施工局限于两头,由俺们中国人民友情承建。一路上能看到很多中文牌子,“前方施工,车辆慢行”,让 语言不同的俺们感到莫大的亲切感。抵达Sra Ern之前问路问到一个浙江的大叔,告诉我们这条路计划修三年,要拓宽,全部铺上柏油,但是中间那段俺们中国人不修,柬埔寨人自己修。哦,原来如此,那么 要想从柬埔寨这边“坐着空调大巴、沿着平坦高级的柏油公路,睡一觉一睁眼就到了”看来还要等些年头。

    我们抵达帕威夏古庙的时候,由于局势紧张,泰国已经没有游客前往了,当天我们是古庙里仅有的两个外国游客,其他的游人则是柬埔寨当地出差的人或者军队家属 旅游团。从Sra Ern到帕威夏古庙山脚的小镇Kor Muy可以租摩托车,当然也可以骑车,但到了山脚下还得再花5美金租另一辆摩托车上山。为啥呢?因为普通的摩托车是上不了山的!也不知道柬埔寨人民是想省 事还是啥的,上山的路舍不得多绕几圈多盘几次山,而是直愣愣的就那么修了上去,最陡的斜度超过35%,坐在摩托上真是刺激,一颠簸就担心自己会一个后空翻 跌回山郊去。下山比上山更刺激,整个人被地球吸引向前倾,担心万一刹车有个好歹必定万劫不复。这里上山的摩托都是用女士摩托专门改造成的山寨越野摩托,踏 板上装了一个大塑料水桶,不是用来补充水分,而用来强制冷却发动机的。换档的地方应该也改造了,上陡坡之前司机一般先捏一把刹车减速到最低,然后几乎是原 地换档,最后一拧油门车就稳步冲上去了,让人叹为观止,非常有乐趣。下山的时候遇到一辆车抛锚在陡坡上,油门到底了也爬不上去,车里的人都躲出来,俺的摩 托车司机下山的时候还顺便喊了几个军队的人去帮忙。

    说到军队,我是第一次旅行到这样一个局势紧张的敏感地区。我们上山看庙那天正是泰柬的谈判日,据说谈不拢就要打,浙江的修路大叔说大使馆已经发了通告给施 工队,搞不好就要都撤退回国。不过我当时就大胆预测,谈不拢肯定得再谈,打不起来。为啥呢,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好多柬埔寨的驻军和工事,感觉好像回到了抗日 时期地道战的拍摄现场,那些好像积木一样,用沙袋、木头和泥巴堆起来的工事,怎么抵挡现代化军队力量的进攻?要真比拼军事力量,柬埔寨早就被灭了n次了。 帕威夏古庙几年前也被泰国占领过,后来柬埔寨通过国际法庭才要回来。对于目前的纠纷,明智点的话也最好贯彻“君子动口不动手”方针。不过样子还是要做做 的,从Sra Ern到Kor Muy的一路上,三步一营五步一军,上山的路上设置的机关枪和火箭弹全都上了实弹,山顶的古庙里处处都是背着步枪的柬埔寨军人。

    话题回到帕维夏古庙。这座古庙坐落在泰国和柬埔寨国界上蜿蜒的高山–Dangkrek Mountains的悬崖上,古庙整体呈狭长状,约800米长,入口在泰国与柬埔寨的边境市场,沿山势逐渐上升。走过长长石阶和长廊,穿过4个平台后,抵 达的最后第5个平台是帕威夏古庙的中心部分,这个平台是四周有回廊,中间有主建筑的构造,坐落在悬崖之上。当你慢慢爬上千年前巨大的石块筑成的高大的石 阶,穿过几近坍塌、沧桑萧索而有雄伟的平台建筑,绕过最后一个平台低矮黑暗的围廊,抵达古庙后的广场,站在高崖之上,俯瞰脚下一望无尽的雨林和纵横在雨林 上黄褐色的土路、眺望原野上升起的燃烧茅草的黑烟和在大气散射中时隐时现的地平线,感受冷风吹过脸庞、扬起发丝,这种畅快和满足会让人一生难忘,尤其在历 经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之后。帕维夏古庙早已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之中,它是一座早期的高棉寺庙,雕塑和建筑装饰与吴哥有些不同,风格更加粗犷。由于历经内战 的磨难,加上地理上的特点,这座古庙沧桑和雄伟的风格,比我到过的任何一座庙都让人印象深刻。这里在内战时期曾经是红色高棉的最后据点,一座大炮设置在古 庙后的悬崖上,炮口对准一马平川的柬埔寨内陆,非常具有威胁和杀伤力,红色高棉在这里盘踞了多年都难以被攻克。现在这座大炮已经移离了炮台,放置在不远处 的空地上。帕威夏古庙周围曾经遍布地雷,2007年进行了一次比较彻底的清理,但仍然处处可见“小心地雷”的警示牌,超出地雷警示牌界限的地方或树林里, 都最好不要去冒然涉足。

    参观结束后,我们原路回到帕威夏古庙的入口,又坐了20分钟心惊胆战的摩托下山,回到山脚小镇Kor Muy取自行车,骑车返回Sra Ern。正在路上被烈日晒得冒烟的时候,遇到中国修路队的运水车,司机是我的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尤其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把我们捎回了 Sra Ern,可惜没请我们去蹭饭……回到Sra Ern,此行只剩下最后一个任务也是一个难题,就是如何穿过国界回到泰国并奔回曼谷。由于时间和机票限制,我们不能再继续慢悠悠地骑车了。帕威夏古庙这里 是不能过境,最近的选择是,向西走90公里到Anlong Veng,然后向北16公里爬上一座山,山上有个叫做Choam的边境关口。Sra Ern和Anlong Veng之间不存在规则的交通,90公里的路对包车来说也是不太可行的。次日我们本打算干脆继续骑,骑出Sra Ern10公里后,我眼尖发现身后开来一辆装满人的小货车,于是果断迅速并且明智地把它拦了下来,结束了我们在柬埔寨9天的骑行。

    当我们跳下货车,扛着山地车搭两辆摩托,火速奔到Choam关口,顺利出关,并开始办理泰国的入境手续时,才发现我们在毫不知情之中,人品爆发了一把。事 实上,我们俩的泰国签证正好只到那天(泰国的落地签居然小气巴巴地只给15天!),如果那天我们没有过境的话,就会成为徘徊在泰国和柬埔寨过境之间的孤魂 野鬼,因为柬埔寨的Choam关口是不能发落地签的,一旦离开柬埔寨过境,就再也回不去了……好可怕……还好拦到车,倘若一直骑车,抵达Anlong Veng之后边境早就已经下班了,那第二天我们想入泰国的境的时候,就会发生“Oh,俄滴神啊!靠!俺的返程航班!妈呀……555555555”。尽管我 们赶在签证到期的当天入境,也还是费了不少口舌,和泰国移民局的一位mm电话交流甚久。这个关口n久也难见一个外国人,海关官员大叔不会讲英文,他最终给 我们的护照上盖章之后,注视着我们欲言又止,最后只憋出来一句“You can go!”。我估计他是想说“你们今天入境了,但你们今天也一定要出境……”,后来我们在泰国滞留了3天,支付了100美金的罚款。

    回到泰国的日子很舒服很开心,但无甚可写,过了Choam关口后,搭车到一个小镇,然后当晚就坐上了回曼谷的夜行大巴。早上还在柬埔寨灰尘漫天、荒凉的 Sra Ern迎接美丽雄壮的原野日出,次日便回到了繁华混乱、纸醉金迷的曼谷街头,这样大的反差让人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恍若如梦。一段旅行的结束,往往混杂着极 大的满足、浑身的疲惫和深深的失落。之后的几天,我们在曼谷重温了考山路的繁华和俗气、享受了曼谷无敌的美食、把之前漏掉的水上巴士、中华街等地一一清 理,最后恋恋不舍地返回了东京。

   6个小时的飞行,旅行划上句号,生活又按了个reset键,一切恢复原状。


在路上


帕威夏古庙入口到第一层之间的石阶,阳光透过树叶落在参次不平的石阶上,好像一首乐曲。

第一平台上几近坍塌的建筑


帕威夏古庙的屋顶几乎都已经塌下来了。在庙里还遇到一条晒太阳的碧绿的蛇,吓得我魂都快飞了。


某层平台上的建筑,穿过石门,你看到了吗,是蓝天!这就是在山崖上的古庙雄伟之处。


古庙里的柬埔寨军人


俺在古庙里,是不是很难找啊?因为我穿了军绿色的保护色……


高崖上的和尚正在眺望。他看到的是啥景色呢?我不给你们看,嘻嘻,只有去过的人才能亲眼看到。


在第五平台上拍到两位背枪的小兵


斑驳的墙壁和石窗


石狮子圆滚滚的pp


从Sra Ern去Anlong Veng的路口,一路的所有的桥都在修啊修,搭车都把pp给颠麻了,某人还受伤了。


从Sra Ern去帕威夏古庙的路。这是一条状况比较好的土路。


Sra Ern雄伟壮丽的黎明。在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日出,是旅行最大的乐趣之一。


拖拉机虽然慢,但好歹也是机动车……


俺们的爱车,这样结束了它在柬埔寨的奔波。所有的缝隙都填满了柬埔寨的泥土,真辛苦,来,波一个!


坐在小货车上,这下咱们也换到了扬起灰给别人吃的角色上,真是得意啊,要不是灰太大,恨不得摘掉口罩唱个小曲。


Choam边境的小集市


一个小妹妹


这就是泰国和柬埔寨的边境,看到两个国旗了吗?


回到泰国,又见泰国国王亲切的面容。我们在这家餐馆里白蹭饭呢,饭后四处偷拍。


搭车下到一个镇子等晚上的巴士,在某处民宅白蹭休息和洗澡,这地擦得真干净啊,俺们和爱包全身都是柬埔寨的泥土,真是不好意思。


黄昏


追落日回来时遇到的火堆,火光看上去真浪漫啊,其实好像是在烧垃圾


啊,曼谷,美食,俺们胡汉三又回来啦!


曼谷的麦当劳大叔都是合掌的


额,曼谷的交通……


我爱啤酒!


曼谷的夜晚


鸡腿鸭血粉丝汤,超好吃!


Oh, Kao san Road!


最后奉送一张,我的最爱,咖~喱~蟹~

逆风骑行(10) — 寂寞的王都

    Koh Ker中文翻译为孔科,柬埔寨语里的发音却类似“阔(kuo3)剋(kei4)”,距离崩密列大约70公里,全是颠簸难行的土路。

    从崩密列到孔科的路虽不长,却是我记忆中最疲惫的一段路途。初上土路很是不适应,又都是上坡,人烟稀少,终于抵达Koh Kor遗迹的入口时,我几乎感觉虚脱得一步也不想动。可是Koh Ker并没有可以住的地方,需要折回头在一个分叉路口去10公里以外的小镇Srayong去投宿。Srayong是个非常非常小的镇子,大路两边几排房 子,车过时漫天灰尘,天黑后一片漆黑,只有头顶的繁星发出闪烁的光芒。

    Koh Ker在公元928~944年间,曾经是柬埔寨的王都。之后都城又迁回吴哥之后,这短寿的王都便被遗忘在密林之中。这里曾经是柬埔寨最难以抵达的遗址之 一,但在崩密列过来的路被修好之后,渐渐开始有从暹粒坐车飞奔过来一日游的游人(比如Indy,最初我便是从他的游记中得知Koh Ker这个地方)。这条路目前还是颠簸不堪的土路,据说将要拓宽修成柏油路。不过柬埔寨自家修路的效率一向非常低,等到修好也不知是哪年哪月了。Koh Ker的门票很贵,没什么人来,也要10美刀。下午2点我们从Srayong再去景区时,卖票的人已经早早回家了,因为这个时间也不会再有游客抵达。不过 我们之前冲过来时已经买了票,早知道先去Srayong,就可以省20刀了。Koh Ker是一大片寺庙的遗址,虽然庙的规模普遍都很小,但整个遗址的范围却很大。我们那天骑到精疲力尽,也没有抵达遗址的尽头。由于是匆匆经过,也无法细细 品味,只能走马观花。倘若有时间,Koh Ker至少值得停留一个整天细细品味。

    遗址入口最近的一个庙,叫做Prasat Krahom(红庙),五座红色的佛塔由砖块砌成,佛塔都被雨林巨大的树根包裹,几近坍塌,墙壁上爬满了纵横交错的粗藤,寂静与沧桑弥漫在树林之中。 Prasat Thom是Koh Ker遗址中最大的寺庙,穿过倒塌的大门、长廊和庙院,最后抵达一片开阔的草地,四周有低矮的围墙,中间有一座高大雄伟的石砌金字塔。这座金字塔宽55 米,高40米,赫然出现在眼前时,真让人不禁屏住呼吸。我在Koh Ker的门票上、Indy的blog都见过它的照片,但真的走到跟前,仰望塔顶的柬埔寨国旗迎风摇摆时,才切身体会到它的气势。吴哥窟的高塔,一般四面都 有楼梯上去,而这座金字塔,却只有正面一条石阶通向顶端。石阶早已倒塌得无法攀爬,一条破破烂烂的木梯靠在上面,中间一段已经完全腐坏,挂着个大大的“禁 止攀爬”的牌子。来Koh Ker的路上,我在脑海中想象了多少次,站在这座塔的顶端俯瞰四周无尽的雨林,会是何等畅快。这禁止攀爬的现实,简直是临头一棒,打得我晕头转向。心有不 甘,见四周无人,强行爬了爬,却突然冒出来个看管遗址的柬埔寨人奔过来喝住,而且还蹲着不走了。我们坐在金字塔的第二层上,荡着腿非常不死心地等了很久, 他也不肯走,无奈,只好带着遗憾绕塔一周后离开了。Koh Ker收那么贵的门票,却不肯掏点钱修一下这段完全烂掉的楼梯,我心里真是觉得很不爽。

    然而Koh Ker,不仅仅是有这座塔。无数寺庙星罗棋布在密林中,没有柏油路,没有穿梭的游客或突突车,没有抱着纪念品兜售的小孩子,没有毫无遮挡的烈日,它那么遥 远和寂寞,一天也许只有几十个游人匆匆来访。我有些后悔没能花更多的时间去看看它,没能在雨林之上迎来黄昏和黎明,没能看到清晨的阳光落在一千多年前的石 块上,没能静下心来倾听丛林的低吟。


去Koh Ker的路上


雨林包裹下的红庙


Prasat Thom的长廊


Prasat Thom的金字塔


Prasat Thom遗迹


Srayong的黎明


Srayong镇中心


Srayong。柬埔寨偏远些的道路都是土路,车开过后灰尘满天,无孔不入。

逆风骑行(9) — 坍塌的古庙,一所小学的新年

    离开暹粒的那刻我感到有些恋恋不舍,在暹粒的日子舒服自在,每天睡够了起床,游荡在美丽的古迹之间,欣赏那些精美的石刻和建筑,坐在千年石廊上吹风,何等 惬意。离开暹粒则意味着起早摸黑、烂路、灰尘和没好东西吃。但离开暹粒也意味着去看本色的柬埔寨,坍塌的古寺崩密列(Beng Mealea),消失的古都孔科(Koh Ker),高崖上的柏威夏(PreahVihear)古寺。那么多期待在等待我们,人不能太贪心,总得上路。

    暹粒到崩密列只有77公里,午饭前就骑到了。一路上有不少从暹粒坐着摩托、突突或出租过来玩的游客,一天大概能有几百吧。这座庙和吴哥寺庙群是属于同一个风格,由Suryavarman二世在大约八百年前建成,大半已经倒塌在雨林脚下。在暹粒通往这里的路修好之前,这是一个难以抵达的寺庙,它的修复也落后于吴哥窟附近的寺庙。现在这条路已经铺上了柏油,并且由柬埔寨自己的部门开始一定规模的维护和修复,但主要方针是维持现状,修建了一些便于游览的木道,游客也可以在倒塌的石块上随便爬上爬下。

    崩密列精美的石刻、倒塌的围墙、蜿蜒的藤蔓、黑暗的石廊,比塔普隆寺更具有神秘气息。由于它离吴哥寺庙群的距离较远,游人相对少一些,走到偏僻的地方的 话,你可以享受很长时间的寂静。我们不需要赶回暹粒,坐在崩密列的石头上慢慢吃路上买的番荔枝和竹筒饭,读Lonely Planet的介绍,在寺庙中每一个光线迷离的角落拍照,等待阳光从云层后露出来,爬上垂下的巨藤荡秋千,不亦乐乎。崩密列是我在暹粒地区最喜欢的寺庙, 它神秘寂静,落寞迷离,拥有保存完好的美丽雄伟的建筑和雕刻,在这里流连,想像时光流逝,躺在石头上看雨林在天顶汇集,让人忘记疲劳、忘记时间、直至天色 昏黑。

    晚饭后,所有的游客都已经返回了暹粒,查票的工作人员也下班了,一对穿着婚纱和礼服的新人被人围着来到这个古庙拍照。他们在气势非凡的naga的石像前、 生长着俏丽的小花的池塘边、神秘悠然的古庙门前幸福地微笑,赤脚的小孩子们跟在后面打闹嬉笑。虽然一切都很简陋,但在这座美丽的庙中留下的一生最美好的时 刻,一定比任何一家婚纱影楼都来得酷和难忘,相信诸神也会祝福他们。


去崩密列的路上,卖竹筒饭的姑娘


竹筒饭是这么炼成di


回首看我的女孩们


Naga的石刻


落花与废墟


藤葛蔽日


回廊之外


藤网


落叶


寺庙之中


饭馆里的夕阳


看,新郎新娘!


小狗也来新娘脚边凑热闹


新郎对镜修颜,大哥,已经够帅啦!

    所有的游客晚上都要回暹粒,是因为崩密列没有可以住的地方,它只是个村,寺庙门口有两家餐馆,其余的就都是种田的农家。来之前听说能在警察局借宿,但不幸 的是我们被警察叔叔给拒了,正发愁的时候,在古寺门口遇到了相助之手。就在崩密列正门斜对面,有一所小学,院子里有一个简陋的棚屋,上面挂着一块牌子写着 彩色的"School"。骑车经过时,几个男人正在院子里修建另一间棚屋,校长老师朝我大声喊“你们要去哪里?”,我说我们正在找地方住,于是校长很友好 大方地说,“如果你们不介意我这里的条件的话,可以留下来。”

    原谅我记不清校长的名字了,他看上去三十多岁,和他的妻子一起住在这所学校里,照顾着十几个孩子。这所学校叫做C.C.R.D.O. school,是一所非官方的慈善学校,依靠捐款和援助运营,收留了很多孤儿和无家可归的孩子,现在有15个孩子吃住都在学校里。学校的门口放着一块牌 子,贴了一些照片和英文介绍,还有几本厚厚的本子,记载着每笔捐款和每笔支出。校长和另一个年轻男老师正在院子里搭的棚屋,是打算给志愿者居住,他告诉我 常会有志愿者来这里教书,他还有个澳大利亚的朋友,再过几个月会重回这里。

    小孩子们得知我们今天要留在这里,最初短暂的腼腆过后,就飞快地熟络起来。我一向很有小女孩缘,一个小时不到已经和几个小女孩们手牵手玩到一块。几个小女 孩都长这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声音清脆、精力旺盛。下了课以后拉着我和她们做游戏,我听不懂柬埔寨语,孩子们也听不懂我嘴里叽哩咕噜的中文(反正啥语 效果都一样,也就不讲英文了),但奇怪的是,我们就是能交流无碍。小孩子们的游戏,和我童年的一模一样,拉好长一串玩老鹰捉小鸡,我当然义不容辞地担当起 保护小鸡的任务。我的手脚都比小朋友们长一倍,保护小鸡时又太过认真负责,当老鹰的男孩跑啊跑啊跑,累得气喘吁吁也没抓到几只小鸡。入夜后,发电机轰隆隆 地响,院子里的树上挂着一颗大灯泡,散发着昏黄的光芒。小鸡的队伍越来越长,附近的小孩也都跑来凑热闹。白天在古寺里遇到想送上门当导游掏钱的孩子也出现 了,看到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一脸僵硬地拒了他们)。跑热了,孩子们就两个人抓住一块围巾扇风,其余的蹲在围巾下面乘凉。抓完小鸡接着玩丢手绢,丢手 绢的游戏也和中国一样,只是唱的歌谣不同。清脆的合唱声在夜里传出好远,远处人家的狗狗也会是不是吼几声伴奏。那夜是08年的最后一夜,没有人提,也许没 有人意识到新年的到来,孩子们没有新衣服,食物也只是白米和简单的菜,赤脚在院子里跑,跌倒了不会有谁哭泣,饭后要帮着洗碗洗锅,抱着比自己还大的盆子垫 脚往墙上挂。他们小小的脸庞、小小的身影勾起人无限的爱怜与惆怅。爱怜是本能,惆怅是为这世界巨大的差别。

    那夜孩子们还要在发电机的灯光下上课,我困了,蜷在院子里的石椅上睡去。校长老婆让我去教室后面的棚屋睡。那间屋子就和教室隔着一堵薄薄的竹子墙,小孩子 淘气地爬上墙头捣乱,一不小心哗啦啦塌一片。上完课的小女孩们爬上床围着唱歌念诗,校长的老婆拿着我的Lonely Planet教我用柬埔寨语数数字和学柬埔寨语,女孩儿伸着手指大声数给我听,无奈我这个学生脑子太笨转头就忘记了。

    夜晚很冷,第二天天亮后,我们又该启程。校长和男老师一早便出门去农场种地,校长的老婆抱着孩子和我们挥手说再见。前路漫长,人生更长,对我来说这些孩子 是我一生难忘的记忆,我想不久的将来回到这里当一名志愿者,教授他们知识,照顾他们起居。对孩子们来说我们只是匆匆过客,贫穷而快乐的童年,依旧进行时。


黄昏时分


课桌和黑板


老鹰捉小鸡


呼啦圈


嘿!


我要拍照啦!


看啥照片呢?


注意到我的小男孩摆正姿势、端正表情


喂,不要乱动啦!


一起说Yeah,然后说再见

逆风骑行(8) — 不骑车的日子里

    到了暹粒该怎么玩?任何一篇游记都会告诉你,大圈小圈围着庙转呗。票有哪些种类,突突车哪里去找、一天多少钱、讲价的时候要注意啥,庙该按啥顺序去看效率 比较 高,午饭在景区吃还是回暹粒吃,看日落在哪里、看日出得几点……攻略啊一大堆,足可以看得你头昏脑胀懒得再去游玩为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玩法,不 强求,哪种玩法在吴哥窟都一定能尽兴。如果你体力不很差,我很推荐在暹粒租辆自行车自己逛。不必和司机打交道,不必在参观的时候还想着外面有个人在等你出 来拖去下一个景点,省心自由。吴哥窟是一大群庙宇遗迹,有两条路串起所有的景点,从地图上就好象一个大圈和一个小圈。大圈一整圈也就27Km,用自行车走 走停停,并不会很累。
    在暹粒停留的几天,我们实在是过的很轻松愉快,白天睡到天亮吃个饭骑车去景区游玩,晚上天黑了跟着车灯骑回来,觅食闲逛按个摩。吴哥窟的遗迹群很棒,精美 的石刻、辉煌的建筑、冷酷的微笑四面佛,这些千年前的古庙默默地注视着每天千千万万的过客,让每个人都惊叹,让每个人都赞叹。在吴哥的那几天的记忆很琐 碎,难以串成一个故事,我也就不再费力描述了。如果你去过吴哥,一定能在我贴的照片中找到熟悉的那些庙宇;如果你没去过,那些庙宇永远在那里等着你某 日的拜访。


静静地站立


桥上的脸庞


停留


永恒的冷酷微笑


Angkor Beer


Ta Phon倒塌的墙壁


雕刻与光


阴云来袭


潮湿的空气


门套门,我们都爱站在门框中留念,对吗?


点亮的吴哥窟

逆风骑行(7) — 朝圣之路

    柬埔寨的主题是什么?毋庸置疑每个人都会给出同一个答案:吴哥窟。虽然我们的旅程并不会在吴哥窟结束,但抵达了那里,就能至少得到3天的观光休息时间,吴 哥窟于我,就好象是震得发麻的pp的救星。Sisophon到这个救星跟前只有区区105公里,无论如何当晚也一定能直取西天了。

    然而这个信念在离开Sisophon几十公里的地方居然动摇了。为何?因为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实在太大了,我的pp和我的信心都被颠得七零八碎!从边境 Poipet修过来的又平又直的柏油路,在离开Sisophon仅16公里的地方就中断了,一条正在建设中的dirty road(土路)展现在眼前。骑车旅行的人都骑过土路对吗?那些细沙呀、搓板呀、灰尘呀什么的都很痛苦对吗?比土路更痛苦的路,是正在修建中的路!!(其 实俺不是第一次骑这样的,新的记忆比较鲜明)

    新柏油路是怎么修的呢?首先要把旧路拓宽,铺上厚厚的土,用带齿的压路机压实。这种路骑上去也就是在压路机的齿压出的坑里高速振动,好像在用那种昂贵的健 康仪器抖全身的肉,虽然头被抖得有点晕,但也无大碍,说不定还有益健康。铺上几层泥土后,接着要铺碎石头,细的沙粗的石头,一层层铺平,最后才浇柏油。一 般铺石头紧接着就浇柏油,中途状态的路不常见,但柬埔寨的路是分段承包修建的,一路上石子路真tmd的多。你在沙滩上骑过车吗?轮子被沙扯住,蹬半圈就倒 地完蛋了。夸张一点说碎石子路和这类似,俺使出吃奶的劲,才能读到码表上不足10km/h的速度。

    我讨厌烂路!!我的牢骚发完了,因为pp早就康复了,所以痛苦遗留得也不深。想起以前读到一位叫悍猫的网友写的骑车游记,他应该是一年前来的这里,如果从边境到吴哥窟一直是这样的路,他用怎会样的意志力才能骑到的啊,五体投地拜倒。

    离Siem Reap还有12公里时,我们又回到了天堂。Siem Reap不愧是Siem Reap,一路的荒凉开阔贫穷一扫而光,街上车流熙攘,堵得要命,一路n个路牌指出去吴哥寺庙的方向,让人兴奋而又忐忑(怕迷路)。我的游记里大多直接写 英文地名,其实是因为我不知道中文字咋念,尤其是Siem Reap的这个暹粒,刚才我分别打了qu li, qian li, kui li都没出来,最后google了一把终于知道原来叫xian li。如果有同样不会念的童鞋们,读我的游记又可以涨知识了吧!挖哈哈~

    说句实话,顺利到Siem Reap后,虽然我的身体倍感轻松,但却觉得有意料之中的失落和失望。这个吴哥窟附近的城镇实在太观光了,它几乎就是为观光而存在的,从郊外的路两边就延 绵不断地矗立着高级度假村和高级酒店,到处都是英文、中文、韩文、日文的招牌横幅,贴着月经旗的大巴装着一大群日本大叔大妈堵在车流中间,一车韩国志愿者 冲我喊“where are you from?”,反正不是韩国,我都懒得回答。当然我知道暹粒就是这样的啦,吴哥窟这么厉害这么有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在这里,像块大磁铁一样、把全世界的游人 们从各个角落中嗖地一下吸过来,哪能不“观光味”不拥挤不俗啊,这么多废话。唉,我也太作了,又想看名胜古迹,又像假惺惺地“深入现地”,巴不得别人都别 来,让俺第一个发现这里最好。。。
   
    话归流水帐。抵达暹粒后,投宿在Lonely Planet的住宿目录上的第一家:Popular Guesthouse。这家店和书上的形容很相符,既物美价廉又很popular,卫生间电扇冷水有电视的双人房6美元一天,干净整洁装饰还挺有品。还记 得我前一篇贴的那个Sisophon的寒碜旅馆吗?就那样的也要4美元一天呢。柬埔寨这个小破国家,其实物价(至少是旅游者接触到的物价)还蛮不低的,俺 在祖国驴行时,招待所可都是10块钱(1美元多点)一晚。

    投宿后在旅馆同楼遇到一个新加坡来的男生,一起出去逛了逛暹粒的夜晚。街上洋鬼子横行,酒吧街糜烂、店铺玲琅满目、排挡拉客繁忙。8过,我又忍不住要鄙视 一下柬埔寨的排挡呢,那么多家唰地排开,居然菜单都是一样的,除了fired rice(炒饭), fired noodle(炒方便面)以外,就是fired各种菜。大哥大姐们,现在都搞科技强国,创新拉客,排挡也要有自尊,能不能有点新意???最后我们还是品 尝了一下fired rice和fired noodle。不差钱!不是一定要吃便宜点的排挡!俺们是要所有的都吃吃看。后来几天我们也去品尝了几家Lonely Planet上推荐的餐馆,菜嘛当然味道是要好点,但和广东菜式巨雷同,偶尔掺杂些东南亚风格,没啥特点和印象。来柬埔寨还是眼睛享受大餐,嘴巴就委屈点 (反正俺们还要回泰国去吃!)。


离开Sisophon


路边的人家,庭院幽幽,超级吸引人


碎石子路


喷水车。喷水干啥?防灰!可惜只喷一小小段路


车来,上口罩、憋气、眯眼、低头!


柬埔寨的竹筒饭,里面有椰丝和红豆,塞在竹筒里烤熟后,用刀削去竹筒外形贩卖。乍一看很像甘蔗,吃的时候这样剥开啃,味道很棒携带方便,一路吃了n根。


泥啊!变速齿轮就更加惨不忍睹了!


暹粒的夜排挡


Night Market(夜集市),买纪念品的好地方,布围巾2美金1条还带蕉叶盒子包装,白棉布衣服2.5美金。

逆风骑行(6) — 遇见意外的美丽

    旅途中有多少美景是在出发前就已经调查妥当,阅览过无数经典照片后,只求飞越千山万水、抵达那个被向往的目的地,在那副脑海中已想像过千百次的背景前留个 到此一游照?旅游书、相册、攻略、论坛、google earth,那么多那么多的方法可以让你坐在书桌前就完成一次旅行的预习。而不期而遇的美丽,几乎成为一种奢侈、或者说沦为一种点缀。我是一个幸运的旅行 者,走在自行车的旅途上时尤其幸运,每次旅行都能收获一大筐意外。虽然我们每天都会计划、今天该骑多少公里、住哪里、争取在几点到,但失去现代交通工具的 帮助,只能龟速移动时,我们停留的地方往往不在那些现代的信息流中留下身影,偶遇的美丽,仿佛是慰问一身臭汗的自行车旅人的大奖。

    入柬埔寨后停留的第一个小镇–Sisophon–就是一颗藏起来的宝石。

    Sisophon距离口岸Poipet只有67公里,是两条贯穿柬埔寨的国道–NH5和NH6的分叉路口、从Poipet去吴哥窟的必经之道。但是由于 它离边境太近了,从泰国走陆路过来的游人一般都会在Poipet找辆车直奔吴哥窟,不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镇停留。俺们是人力交通,一天奔170公里太艰巨, 只能选择这个不尴不尬的中途站。由于路好,吃午饭前就抵达了,找了家四面漏蚊子的小旅馆住下来。Sisophon在Lonely Planet上还是有记录的,而且还介绍了两个景点,一个是镇里的文化学校,另一个是郊外n远的某座庙。

    我不知道一所学校该咋观赏,反正吃饱了饭也没事做,于是溜达到附近。这所学校很小,在几条路的交叉处,一个院子加一座有4个教室的平房。小归小,却不同凡 响,远远地就能听见小孩子们的声音和乐器的演奏声。这所学校免费招收公立小学的学生,教授他们乐器演奏、舞蹈、绘画和雕塑。我在院子外张望时,一个老师竟 很热心得请我们进去参观,不但给我们介绍这里的背景知识、领我们去每个教室看了看,还让女孩子们表演了舞蹈。小学生们既羞涩又活泼,目光相接时总是跳起来 嬉笑成一团,超级清纯可爱。柬埔寨有一半的人口是16岁以下的孩子,这些小朋友们是这个国家名副其实的未来。当然,这是一所学校不是一个景点,我不能推荐 大家都去参观,也不能拍摄任何照片,但它给我留下的印象比照片更鲜明。

    离开学校后,我们只有毫无目的地闲逛。嘉乐同学说想去看铁路。翻了翻地图我才知道,原来这里还真有条废弃的铁路经过。 从地图上看,它Poipet一直通到首都Phnom Penh(金边),然后又向南抵达西哈努克港。据说这条铁路每周有一班火车开到Phnom Penh,除了官方火车以外还有一种用竹子和马达做的山寨火车,说在这条破旧不堪的铁道上行驶如飞、颠簸不堪。Sisophon 的铁路不知道还有没有交通功能,倒似乎有着极其意外的社区凝聚力。废弃的火车站和铁路周围布满低矮的人家。小朋友们在夕阳下奔跑游戏,突然发现两个打扮诡 异的游人闯入,于是胆大的围上来研究相机和自行车,胆小的站在旁边瞪着眼睛直勾勾地注视。我爱死这个生活气息都快溢出来的村落了,它不像外面的大路那样灰 蒙蒙,而在夕阳下显得鲜艳无比。坑洼不平的路是黄色的,铁轨是带光泽的黑褐色,灰色的墙上挂着蓝色的厚塑料布,杂货摊白色的大伞染上了夕阳的薄黄,没有灰 尘的香蕉叶好绿,而东面的天空竟然是深蓝的乌云。阳关像是魔术师,它突然云层中露出来的那一刹那,景色的变化让人合不拢嘴巴,只会咔嚓咔嚓地谋杀快门。

    小镇Sisophon旁边还有一条河流过。水面如镜,岸边有个村落,河上有座廊桥。看到那座桥的时候,我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大路和藏在镇子后面的村落,怎么好像两个世界一样。我也懒得再堆砌形容词去描述,不期而遇的美丽,是那些肯停留的旅人难得的礼物。


Sisophon,距吴哥窟105公里


日光穿过旅馆房间的窗


午饭,三个菜两碗饭


河边的小路上。俺的车留影不必俺少。


河上的廊桥


废弃的铁轨


住在铁轨附近的三个女孩子


铁路边的村子


夕阳,让一切都熠熠生辉


天空,好像一首变奏曲

逆风骑行(5) — 边境小镇

    通往边境的公路,是一条起伏不定、荒凉寂寞的长路。这条路是近年才开通的,在地图上划了一条直线,穿过原野,绕开了旧路上的城镇。12月、夏天,一周前在 寒冷的东京时,我无论如何也难以将这两个词联系起来,然而这段路,却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12月暴晒的热带是如何强大。12月已是泰国的寒季,倘若换作是真 正的夏天来这里骑车,我觉得能够不倒毙路边骑到目的地的人,绝对真够得上称为超人。


在路上

    骑了133公里后,在黄昏中我们抵达了小镇Aranya Prathet。这个小镇里泰国与柬埔寨的边境口岸Poipet仅6公里。镇上有很多小旅馆,不但停留了一些等待过境的游客,还有不少去柬埔寨边境小镇赌 场的泰国人。由于在烈日下骑了一整天,走进guesthouse的房间时,觉得整个房间在1秒钟之内就弥漫上了我们身上的酸臭味,洗完澡之后仍觉得此味有 可能绕梁三日而不散。小旅馆周围很安静,但稍微走几步就能抵达一个集市。集市正上演着中国戏剧,唱的内容酷似南蛮土语,却总也听不懂。戏台前围了很多观 众,或站或倚靠在摩托上,人缝中还时不时有摩托穿梭。戏台附近的空地两边遍布着很多小摊,有卖糖果的、卖水果的、卖小吃的,还有大排档。糖果摊很有意思, 是用不同颜色的果泥用模具铸成的空心的葡萄、奥特曼、Hello Ketti等,外面罩着玻璃纸插在摊位上,第一次看到时我迟迟不敢确定这是可以吃的糖果。小孩子们总是糖果的忠实粉丝,低着头在各种的木头模具中扒拉,挑 选最喜欢的一个,请卖糖果的大叔用巧手给迅速做出来递到手上。戏台的斜对面还有一个露天电影摊,用投影仪正在放金帅哥和刘帅哥主演的“十面埋伏”,我们在 大排档上吃饭时,小章mm正被插了一刀,倒在雪地里怎么也不死,在异国他乡重温这部国产武侠,让人倍感亲切。电影的大音箱鼓噪地放着配音,戏台的喇叭也不 甘示弱,最夸张的是戏台正对面还有一个流动寺庙,里面一位大爷正捏着麦克风嘀嘀咕咕地不停地讲话,三种声音汇合在一块儿,再加上鼎沸的人声、摩托和汽车的 噪音,疲惫的人也许会觉得头都要裂掉,猎奇的旅行者却反而会觉得兴奋异常,上窜下跳。我就是后者。多么有声有色、热闹非凡、活力四射的镇子啊!!


中国戏台


棒棒糖

    第二天一早,我们饿着肚子骑了几公里到边境市场觅食。这个边境市场很大,商品丰富而且价格便宜,有不少从柬埔寨过来的小贩。我们在一家盒饭摊上买了早饭。 在这里我不得不称赞一下泰国的快餐,菜色丰富价格实惠,每个菜做得都很有水平,猪蹄炖鸡蛋是我的最爱,煮得入味而且柔软。后来到了柬埔寨后,也有类似的快 餐,但每个 菜都是汤水滴答而且味道雷同,水平和泰国快餐比实在差太远了。我在边境市场上还补给了一顶遮阳帽,泰国路上常能看见卖菜和扫大街的大婶戴,不但四周都有宽 帽 檐,后面还垂下来一大块布,能在耳朵侧面扣住,把脖子、半脸都挡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个眼睛,再配上一个墨镜,简直就是一个紫外线盔甲,太棒了。

    在Poipet等待过境的人排队挺长,但办理re-entry的柜台却很空。我们很快就办好手续过了境,却没有意识到很早以前就犯的关于签证期限的巨大错 误,不过所幸运气好,10天后踩在签证的到期日混过了泰国的口岸,没有流落成国境之间的双魂野鬼……从泰国过境到柬埔寨的,有很多拖着沉重的拖车的柬埔寨小 贩,那些车上堆满了水果等商品。两个国境之间有座桥,在桥上人们得打个叉走到路对面去,因为泰国是靠左走,而柬埔寨是靠右。在桥上留影,把雕刻着吴哥窟的 柬埔寨国门当背景,大概是每个旅游者到此一游的必修课吧。

    刚入柬埔寨的境,我们就遇到了传说中的敲诈。其实这种敲诈法在Lonely Planet上有介绍,但我当时还没读到。由于出行前比较忙,没时间跑到六本木去给lg办柬埔寨的签证,于是打算用落地签。柬埔寨的签证费是20美元或700泰铢,我们拿出 了20美元,却被口岸官员拒收,一定要1000泰铢,否则不给办。Lonely Planet上说,要冷静,要坚持立场,可是……这有啥办法据理力争呢?指着签证价格牌说道理人家不甩你,反正别的人盖章过关,你就在 国境之间蹲着好了。无奈掏了两张所剩不多的泰铢大票,过了境心情很受影响,Poipet的混乱的街头更让人烦,偶遇伸头来搭讪的摩托车主,我也是少有的一 脸岩石理都不理。Poipet的镇内正在修路,刚刚开始铺石子,非常颠簸难骑,而且烟尘弥漫。路两边遍布柬埔寨特产–可乐瓶汽油。柬埔寨极少有加油站, 这里的汽油主要是用拣来的饮料瓶装来卖,2L装的可乐瓶一瓶大约1美元,司机买来拧开盖子就能咕咚咕咚地喂给油箱。汽油桔黄的颜色装在透明的瓶子里,整整 齐齐地排列在架子上,也挺好看的。只是这种卖汽油的方式,安全隐患比较大,任何一个瓶子都随时可以变身成一个炸弹,而且汽油混入杂质后,对引擎的伤害也不 小。

    过关后朝东骑不远,很快就能骑出小镇的范围。路是一条崭新的柏油马路,出乎意料的平整,记得读别的驴友去年的游记时,还提到这条路是自行车旅行者的噩 梦,没想到这么快就变身了。不过这条通向Siem Reap的柏油马路并未完工,体会“噩梦”的机会还在前面静悄悄地等待着。


国境上的到此一游


Poipet郊外的小学生们,这栋房子好像有点歪了也!


通向Siem Reap的金光大道


还是在路上


美丽的汽油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