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小猪的房间

小猪的保育园运动会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体育の日,全日本各地的保育园、幼稚园、小学都沉浸在运动会的氛围了。昨天是小猪的第二个运动会,去年这个时候的小猪才刚会走路,打扮成小蜜蜂推个小车转悠。

今年的运动会,小猪的班级是扮成面包超人,和爸爸妈妈一起拉一个大盒子。运动会之前小猪已经排练了好几天了,这回一人只让拉一趟,小猪表示非常不过瘾,赖着不肯走呢。昨天的天气很不错,天气晴朗不算太热,只对付小猪一位小朋友,他们1岁班排第5的项目结束以后,我已经累得够呛了,而那些老师还要坚持十几个项目,对付几十个小朋友,真够辛苦的!

运动会就在团地里的运动场开,非常方便。每个年级的小朋友的帽子颜色都不一样。

小猪和同伴的小男生正准备打波,关键时刻被小男生的妈妈一手阻挡了。

小猪准备就绪。

跟着音乐做操。

继续做操。

和爸爸一起。这是最近新练习的瞪眼表情。

打扮成面包超人了。

和妈妈一起拖箱子。

小猪累了,爸爸为了振奋他的情绪,抛起来玩。

最后是班级大合影,和小猪说“笑一下”,就会得到这个表情。

双语小朋友学讲话

    小猪每天都在长大。陪着小朋友一天一天成长的日子,真是妙不可言。

    某天他突然开口说“あのね~これ”(嗯~这个),语气像个大孩子似的;听到爸爸回家的声音,会一溜小跑到门口,满脸笑容地说“爸爸,お帰り~”(爸爸回家啦~);给他念图册上电车的名字,倘若不小心念错一个,他会重重地说“ごめん!”(对不起!),要求你重新念过;到了吃饭时间,他会一边爬上自己的凳子,一边说“おいしそう~”(看上去好好吃啊!虽然大多数时候这句不分对象乱讲的)。

    记不清小猪是什么时候开始讲话的了,反正就是慢慢的,一点一滴的,从对话里,从画书的故事上,从模仿中吸取一字一句。一开始仅限两个音节的单词,慢慢增长,最近已经会把单词连成简单的句子了,但是暂时还不会用介词副词,比如“妹妹,坐,爸爸,脖子。”(某本画书上的图页)

    小猪在保育园的时候是日语环境,回家爸爸妈妈大多数讲中文,偶尔有些表达习惯中文里不太有,我也会给他说日文。一开始的时候,一样东西的名字小猪会选择容易发音、或听得多的来说。比如车子,他说“车车,或者bu-bu”,而不说3个音节的“くるま”。

    其实小朋友似乎很早就能理解语言了,1岁多的时候,虽然还不会讲话,但是和他说道理或者下指示,他都能明白,而且无论是日文还是中文都可以听懂。那时他还非常口齿不清,似乎喉舌的控制能力都还未成熟。到了2岁多,虽然发音还没那么清晰和准确,很多词教过一次,大多能说得像模像样了。

    小猪小朋友似乎知道,自己的话不那么容易懂。他和你说一些刚学的话时,会不断重复自己的话,直到你把他的话用准确的发音重复一次,表示听明白了,他才会满意地一点头,“嗯!”。如果对方一直听不懂,小猪就会变得迷茫而且犹豫。

    重复是小朋友的语言里的一个很大的特点。每次看到同一个电视节目,同一页画书,或者在外面看到货车,他都会说同样的话。比如看到上野开到札幌的电车,我告诉他这辆电车叫“カシオペア”,他就一定会说“ねんねん電車、ベッド”。在外面我说“电车走掉啦”,他就一定会说“また、くる。(还会再来的。)”。似乎很多语言和记忆都是触发式的练习。

    小猪现在的日常语言,大概只有使用中日双语的人才能完全理解。比如我说“爸爸还没回家呢”,小猪就会说“爸爸 坐 電車(でんしゃ) おかえり”(爸爸坐电车回来)。前半句是中文,后半句是日语。

    据朋友说,双语小朋友要到四五岁时才能完全区分两种语言,之前会一直混着说。有时我也会告诉小猪,这个日语是“xxx”,中文是“xxx”。小猪在家喊:“おいで~”的时候,我会说“要讲中文哦”,小猪就会改口说“过来~”。以前早上起床时他是喊“妈妈,起きて!”,我说过几次“要讲中文妈妈才起来哦”之后,小猪已经习惯改口说“妈妈,起床!”了。小猪讲中文时抑扬顿挫的,非常有意思。

    最近的小猪,已经不像几个月前那样粘妈妈了,和他商量一下,妈妈要去做饭/洗脸/洗澡/收拾东西,他就会自动自觉地跑去找爸爸,嗲得不行,“爸爸,いっしょ(一起),玩。”。不过,一听说妈妈忙完了,他就会立刻推爸爸,嘴里说“爸爸,做饭!/看信!”,意思是你用完了,可以走人啦。

在日本第一次坐救护车的记录

    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了,也并非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态,不过算是有机会浅体验了一下日本的急救体制。

    7月份小猪2岁生日那天,我们带他和朋友家一起在长野的帐篷场度假。那天玩得好开心,晚上去温泉泡完汤以后,兴奋过度的小猪不小心摔了一跤,门牙磕在矮桌的桌角上,嘴里破皮了,一颗门牙向内倒了30度,牙龈肿了起来,还流了不少血。当时立刻开车下山,带他去了长野市内的医院,不过那家医院的急诊只有外科,没有牙科。似乎是临时从家里赶过来的医生伯伯看了看小猪嘴里的外伤,说是没大事,最多需要消消毒,但是牙齿处置就比较麻烦了。打电话去长野的消防局咨询,却也没有休息日开诊的牙科信息,于是当晚我们就在朋友的帮助下收拾好了东西,直接开车回了东京。小猪倒是非常乖的,哭了一阵以后就不哭了,叫他保持张嘴状态,他就一直张着嘴,流了一路的混着血的口水,臭烘烘的。

    次日仍然是休息日,牙科诊所都不开门。好在我们住的区有休日牙科门诊,是牙科医师会运营的,每个休息日轮一个区里的牙科医生坐诊。在日本,牙科和其他医科似乎是完全分开的,有各自不同的医师会,之间的信息也不太共享,长野那家医院的外科医生就说,不太清楚牙科的急诊情况。

    第二天早上9点多,饿着肚子就把小猪运去牙科诊所了,医生检查了一下,表示大概需要把门牙掰回原位,然后用接着剤固定。至于里面的牙根和神经有没有问题,诊所里拍不了片子也不太清楚。但这个处置比较暴力,他一个医生很难做到。医生老伯打了一圈电话也没找到能帮忙的同僚,最后建议我们回家叫救护车,送到有牙科急诊的医院去,那边人手充足,设备也齐全。

    于是又扛着饿肚子的小猪回家,打了119,说明是小朋友把门牙磕了,叫了救护车。日本的急救体制属于公众设施,大部分救护车都属各处的消防局,和医院没有直接关系。医院提供急救点,救护车接到病人后,再联系可以送的医院。急救和报警电话是同一个号码。拨119以后,那边第一句话就是问“事故ですか?事件ですか?”(请问是事故还是(报警)事件?),然后再具体记录内容。叫救护车属于“事故”,接线员记下了症状和家庭地址后,吩咐准备好医疗保险证,说马上会派车过去。

    小猪还算情绪稳定,坐在小凳子上看电视等车。门牙的牙龈有点淤血。听说能坐救护车了,还表示非常期待。15分钟以后,三个穿着淡蓝色制服的急救员敲门进来,俺说明了事件发生的原因,去休日诊疗所的情况,以及医生建议说叫救护车。急救员叔叔看了看小猪的嘴巴,表示情况了解,告诉我们东京都内休息日有牙科门诊的医院只有4所,比较近的有荒川区的女子医科大学東医療センター和東大病院。于是决定去近一点的女子医大医疗中心

    几位急救员叔叔还推了辆担架床上来,不过小猪不需要躺。带好保险证,全家一起下楼,坐进停在楼下的救护车里。救护车都是面包车型,肚皮里面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种支架、仪器挂得井井有条。担架床也是直接可以推进车里,脚就自动折叠起来。小猪平常就是车车控,急救车的照片早就看过好多车了,在团地里偶尔遇到停着的急救车,也是要赖在一旁看个半天的。这下有机会坐进来,更是指指点点嗯嗯个不停。

    虽然不是很紧急的状况,救护车还是一开动就拉了警笛,过路口的时候,急救员一边通过扬声器提示各车道的车退避,一边减速穿红灯。女子医大医疗中心附近都是一些住宅区的羊肠小道,开到那边警笛就关掉了。车子直接开到医院后门的急救入口,我去填表办诊疗卡,lg就直接抱小猪进去牙科的房间了。急诊不需要和门诊一起排队,一秒钟都没耽误。等我办好诊疗卡,回头还担心不知道去哪边找小猪时,支起耳朵一听就明了。掰牙齿应该是很痛的,小猪同学嚎的三里之外都能听见。没多久老公被赶了出来。据说小猪被一块大毛巾裹住,四肢动弹不得,扒开个嘴巴待宰和拼命嚎。急救员叔叔们已经走掉了。大概过了半小时,小猪的牙才算处理完毕,位置基本上是掰回去了。小猪同学两眼红红,趴在我肩头萎靡呜咽。医生说一周内过来复查,大概1个月不要用门牙咬硬的东西。

    到此急救体验完毕。急救本身是没有任何花费的(所以媒体上常常呼吁,不要轻易占用急救资源,以免真正的急病人没车用),小朋友看病也不需要钱,所以除了回家的车费都用不到钱包。急救员蛮贴心的,上车就拿出一本巨详细的地图册告诉我们医院的位置,让我们确认回家的交通方式。小猪的牙也算是顺利康复,牙龈很快消肿,也没再错位。和保育院的护士老师说明了情况,请她们把每天的食物切成小块,这样可以直接用大牙来嚼,不会影响到门牙。现在小猪的门牙已回复如初,而且好像还比以前更整齐了一点,只不过磕出了个1毫米左右的缺口。不过不要紧,这批牙反正用到六七岁就会换掉的。

    小朋友整天跑来跑去、头重脚轻的,出现磕磕碰碰的机会真是很多,做父母的只能面对突发情况保持冷静冷静。据说我小时候也从凳子上摔下来过,牙龈都烂了,一嘴血。不过很快也好了,现在一口牙也算整齐。

小猪的2岁生日@戸隠帐篷场

    上个周末是小猪2岁的生日。时间过得真快,昨天还是一只胳膊就能揽起来的小宝宝,转眼间已经满地乱跑能听懂人话了。约了朋友一家上帐篷场一块儿庆祝,朋友的儿子恰好也是7月过生日,马上就5岁了,据说最近每年都在帐篷场庆祝。小猪特别喜欢和这位小哥哥一起玩,虽然他没有生日礼物,但相信他过了一个短时间内难忘的生日。

我们是周六傍晚才赶到帐篷场,朋友已经准备好了BBQ,扎好帐篷之后一顿吃喝。给两个小朋友做的生日蛋糕,不过慕斯里面鱼胶粉没有拌匀,失败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去附近的牧场玩,一会儿下雨一会儿天晴,倒是很凉爽。比起动物,小猪对路边的石子更感兴趣,捡起来没完。

雨后的牧场,空气清新。

中午吃葱油烙饼,饭后的小猪躺在他的小椅子上,好不惬意。

吃过午饭以后去河边玩水。河滩很浅,水很凉,有无数小朋友们在里边跳来跳去。

    在帐篷场的主题基本就是吃吃睡睡,下午小猪睡觉,我躺在车里看小说,老公和朋友开车下山买菜。小猪醒了之后,打打羽毛球,去河边丢丢石头,又该准备晚饭了。一天的日子过得凉爽又慢悠悠,没有电视和电脑,也没有需要按时执行的计划或约定,毫无干扰地享受和家人一起的时光,实在是舒服。

一年一度的保育园夏祭り

转眼间又到了夏天。记得去年的夏日祭,小猪还不会走路,整个祭り几乎什么也没玩上,一直和妈妈在休息室里避暑。现在的小猪本事大多了,会跑会跳会吃,天气又凉爽,成功地玩(吃)遍了票票上所有的游戏。看图说话吧。

祭り是下午三点开始,小猪刚睡醒,被装上车运到本园这边,太阳晒晒,情绪非常低靡。

祭り上除了高年级班的小朋友扛着纸盒做的神龛游行、跳舞之外,主要是个游园会。每个小朋友有一张票票(爸爸妈妈也各有一张)挂在胸前,可以参加8个项目,其中3个项目是直接去拿吃的。治疗小猪萎靡,最有效的当然是食物啦。吃到爆米花情绪就振奋了。

吃完爆米花去领棉花糖。

然后爸爸陪着玩贴纸。

接着。。。又是吃。。。小猪大爱的薯条,看这幅吃相。

继续阅读

2岁小猪的心思

    一转眼小猪马上就要2岁了,吃喝拉撒这种人生的基本需求已经不再是他生活的重心。2岁的小朋友,表情越来越丰富,脾气和行为也越来越有趣。

    最近的小猪非常黏妈妈,每天早上5点钟准时醒来,坐在床上哼哼,我说:“醒啦,那下来玩吧!”,虽然还睡眼朦胧的,小猪也会咧嘴一笑。有时候要准备早饭了,我就喊爸爸起来帮忙陪玩,但是小猪一听我喊爸爸,就知道妈妈要走开了,立马撇嘴对着老爸喊“哒~哒,哒~哒”(や~だ、や~だ/不要不要)。爸爸很失落的嘞。朋友说,也许是小猪知道妈妈肚子里有了弟弟妹妹,自己地位不保,才会变本加厉地粘人。于是我平常也尽量跟他温柔亲热,多多满足一下这个恋母的小娃娃。

    小猪在外头其实是挺霸道的呢,不喜欢别的小朋友碰他中意的玩具,连自己喜欢的滑梯,看到别的小朋友在爬,也会着急地喊“哒~哒,哒~哒”,还会去掰别人的手指。似乎2岁的小朋友的世界里还主要是他自己,并不大考虑别的小朋友的感受,也还不知道为什么要分享,只希望所有的好东西都围着自己转。

    最近一两周,小猪每天早上去到保育园都不肯和我说拜拜。虽然一路小跑、很高兴地自己走进房间,坐下来玩玩具,或者爬到喜欢的老师背上。但当我摇着手和他拜拜时,他总是别着头不理我,要么就低着头,抬着个眼睛悄悄看我一眼,有时还一边笑一边偷看,鬼鬼的样子。以前小猪每天都很爽快地伸手和我拜拜的。最近的样子,有点“我长大了和以前可不同了哦”的那种“装”的小可爱。又或者是不喜欢和妈妈说说再见,虽然心里知道妈妈总归是到了时间就要走掉的。

    小猪平常在家接触中文和日文,在外面接触日语,现在和他用中文或者日语讲话,他都能听得明白,但是就是不怎么开口。偶尔也说,最喜欢说“ないね。あった!”(没有啦。找到啦!)。我在找东西时,小猪也会跑过来说“ないね。”,有时还会眼尖比我先找到“あった!”越来越像个能沟通的小人了。很多时候对他说话,虽然他没什么反应,但大多都听懂了。从保育园回家时他想玩公园里的滑梯,我说太晚了要回家吃饭,那就一个滑梯只能滑一次哦。我强调说“一次哦”的时候,小猪会伸出个小手指放在酒窝旁边,弯弯,表示知道啦,就一次。滑完以后我说,“咱们说好只滑一次的,回家啦”。他就乖乖张开五个手指,和两个滑梯分别说拜拜。

    小猪在家最喜欢的,是一大堆画书。整天把他喜欢的那几本搬出来,在地上排成一排,让我给他读。读完一遍,立刻会放个小手指在脸旁边,表示要再读一次,连续几遍也不厌。有时吃饱喝足心情好了,自己坐在那里抱在腿上翻书,像个小大人似的。画书之外,第二喜欢的是玩具车,常常把车排成一排,又或者装到大车里面,在画书里看到救护车、巴士,还会奔过去把自己一样的小玩具车拿过来在画书上比划。看到电车,必然要说“嘎趟噶趟!”,看到警车和救护车是“呜呜~”,其他车是“不不~”。对了,小猪还有个口头禅,是“阔得哇”(大概是“これは?”),意思是问你“这是什么”。不管什么都要问,哪怕是问过几百遍的车、自行车、摩托车、树叶、天空、月亮、落叶、草……如果是问车的话,你还必须得回答颜色“这是红色的自行车啊”,不然小猪就会发出不满的哼哼声,指着同一个东西重新发问。

    上个月和朋友们去野营时,小猪遇到了朋友家4岁多的小哥哥,牵着手一起走来走去。我给小猪吃东西人家不张嘴,哥哥给的就笑眯眯的张大嘴。回家以后,拿哥哥做榜样很是有了一阵子效果。后来又去那个小哥哥家玩了一天,小猪简直兴奋坏了,在人家家的浴缸里不知疲倦的舀水,对着一屋子的火车玩具玩得天昏地暗,回家路上才坐上车5分钟就累得呼呼睡过去了。小哥哥还送了他两辆玩具车,每次我问“巴士是谁送的啊”,小猪就会咧着两个酒窝说“哥哥!”看来男孩子都很爱有个哥哥,肚子里的老二有福了,出来就有哥哥陪。早上我做了葱油饼给小猪吃,小猪不肯吃,但用巧虎的玩偶拿着给他吃,他就很高兴地大口吃掉了。看来小猪虽然喜欢独占玩具,但同时也到了需要朋友的年纪了。

志賀高原滑雪(小猪第一次玩雪)

周末和朋友一起去了趟志賀高原。日本下了好几周的大雪,周五刚好是寒潮的顶峰,周六开始放晴,满山的粉雪,非常非常爽。

在我的印象里志贺高原好像是号称日本(本州?我觉得北海道的ニセコ应该会更大)最大的雪场(?)。不过其实志贺高原是由很多小雪场组成的,像一个雪场帮会,大家用同一个名号,牌子和价格都上去了。离得远的雪场是没办法直接坐缆车或者滑过去的,必须要搭联络巴士(这也好意思叫做同一个雪场)。不过除去这浮夸的缺点以外,雪场本身的质量还是不错,山顶海拔2000-2300米,雪道宽阔,雪质优良。

对于snowboarder来说,志贺高原的性价比可能就差了一点。它的高级道比较少,除了缆车下面,也很难找到可以滑的非压雪地带。

这次我们住的旅馆还不错,推荐一把:“志賀パークホテル”,离高天ヶ原雪场徒步一分钟,晚饭和早饭都是自助的,菜色丰富,档次和味道都还不错,じゃらん上面的评价挺好。

这次小猪两天都是待在雪场的托儿所,放一天6200日元,上午和下午各待2个半小时,中午接出来一起吃饭。小猪一开始很不乐意,第二天慢慢习惯了,上午睡一觉,下午玩一玩。中午接出来的时候和小猪一起玩雪橇,小朋友滑雪橇滑得很开心,摔得一脸的雪也不哭。等小猪到3岁,就可以去参加滑雪学校了。滑雪场常常可以看到一队队小小朋友,八着个脚,排成大雁似的跟着教练下坡,萌得很。

某缆车尽头展望

天晴的时候空中有雪片结晶在阳光下闪耀,看上去就像一条银色的河,非常美。可惜相机拍不出十分之一的感觉。

早上拖小猪去雪场

和爸爸一起爬坡

还是有人推上坡比较舒服哦

坐着雪橇滑下来

嗨哟嗨哟,这次要自己拖雪橇上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