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旅行&户外

又一次野沢温泉滑雪(妹妹酱的第一次)

SNS让人丢掉写blog的习惯了。今天lg提起我们以前去过志賀高原滑雪场,我完全不记得,最后在自己的blog上找到记录,还记了当时住的旅馆,让我重新感到blog的优点。于是趁热赶紧记录一下年末去野沢滑雪的流水账。

野沢温泉我们已经去过不下10次了,今年我家所有的ふるさと納税都纳给了野沢温泉村,还拿到了两张村民证,可以说几乎把它当成我们冬天的ふるさと了。野沢温泉滑雪场的优点是,雪质好,雪道丰富,缆车方便,托儿所好,儿童雪上乐园免费,温泉村里氛围好,下高速只需要开19km普通道。不过由于野沢温泉村很大,很多旅馆里雪场都有一点远。但只要你仔细挑选并提前3个月以上预约,还是可以约到离缆车站3分钟之内的旅馆的。在这里我推荐两家,一家是这次住的“お宿のたまゆら”,早餐和晚餐都非常丰富,屋子也挺干净,店主挺厚道的,离長坂缆车站徒步1分钟;另一家叫山のホテル大瀧,也是在長坂缆车站跟前,饭食可口,不过女主人缺少一点温柔。

上次写滑雪的blog时小猪还是1岁多,今年他已经5岁,已经是第二个滑雪季,滑得非常不错了。这次因为带着我的父母,所以一直在山顶附近的初级道滑。最后一天下午滑去别的雪道时,发现小猪在未压雪的中级上也可以轻松下来了。他说以后都要去滑中级道,比较好玩一些。

妹妹这次是第一次滑雪。其实去年也有给她备齐装备,踩上雪橇试过,但她立刻赖地不起,于是放弃了。今年来之前她一直兴致很高地说“妹妹要滑雪!”不过实际到了雪道上还是会害怕,一直要抓着妈妈的手,而且没多久就抱怨说“妹妹累死了”然后赖地不起,被爸爸滑单板拎下雪道两次。后来在小斜坡上帮她练习倒滑得有些模样,只是似乎腿上力气太小了,还不太会停下来。

除了lg以外的全家合影(lg在拍照)
全家合影

下午坐缆车送小妹妹去托儿所

小妹妹整装待发

牵着

赖地以后爸爸拎下雪道

最后一天我才有机会在下山途中滑了一把未压雪的高级道

下面是一些动画(YouTube上的)
爸爸拎妹酱滑

妹酱第一次练习滑雪

小猪已经滑得很熟练啦

北陸的夏休之旅

已经有多久没更新blog了呢?第一时间总是去更新各种SNS,很多东西虽然有记录和分享,但都已经碎片化了,难以搜寻。
常有朋友问我有没有什么推荐的日本自助游的线路,我去过的旅游线路其实并不多,今年夏天全家一起去的北陸(石川県,富山県)这个约一周线路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好:风景棒、跨度大,看完山又可以看海,既有地道的日式温泉又有日本海丰富美味海鲜,而且外国来的游客还非常少,所以很清静。这篇blog主要是为了做一个记录,以后和别人推荐这条线路的时候可以简单发个链接过去。

我们今年8月去的时候,是从东京坐北陸新幹線往返,圆了小猪想坐新干线的心愿。从东京如果自驾过去要开500公里,虽然不是不可能,但肯定比较累。

day 1: 早上8点多从家里出发,搭北陸新幹線大约11点多到富山,在车站前取租好的车,开车去朋友推荐的连锁回转寿司店(番やのすし),吃饱喝足后载着睡倒的两个小朋友,80km慢悠悠地往白川郷(Shirakawago)开。
「白川郷・五箇山の合掌造り集落」是日本一个非常有名的世界文化遗产,村落里的传统建筑“合掌造り”的屋顶是由厚厚的茅草扎成,看上去就像两个手掌合在一起。它的历史大约开始于江户时代中期的17世纪,村落里最老的房子“和田家”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这种合掌屋顶每隔30-40年就要大规模修葺,以前曾在电视上看过修葺的过程,几十甚至上百人一起将整个屋顶的茅草全部卸下,将新的茅草用草绳以传统的方法结结实实地层层捆上。除了白川郷之外,日本别的地方也零星有这样的建筑,比如富士山附近就有一个类似的村落「西湖いやしの里根場」,不过是现代为了观光而重建的。这种屋子虽然看上去很厚重美观,但维护起来着实费事,而且非常怕火灾,所以保存得并不多。白川郷是日本境内目前保留的最大规模的合掌村落,并且大部分合掌的屋子还都在作为住居或旅馆而使用,很有生活气息。只有几栋历史特别久的屋子专门作为观光参观用。

这个村落规模比较小,是去白川郷路上经过的,正好下来透个气散散步。
合掌村落

晴天的白川郷非常童话,村里种了很多花花草草,夏日里开得正艳。
白川乡

有300年历史的和田家是可以进去参观的,每层都可以看,票价只要300日元
和田家

合掌造り的顶层可以看到屋顶内侧捆绑的草绳

驱车到附近的观光台,可以俯瞰整个白川乡村落。每年冬天1月中旬到2月中旬,白川乡会有厚厚的积雪,村里周末会设置一些景观灯,而冬季是白川乡最热门的季节,村里或附近的旅馆一铺难求。
俯瞰白川乡

在白川乡我们住的是白川郷の湯,在jalan上可以预定。旅馆内很干净,有家族温泉,饭菜也不错。

继续阅读

2013年夏天北海道之行

8月底去北海道时拍的照片,昨天才从卡里拷贝到电脑里。带着两位小朋友的旅行,风景也没拍多少,反正每天也没几小时在观光。还是随便贴些照片,看图说话吧。

这次旅行我们是从大洗坐渡轮去北海道的苫小牧的,为的是把家里的小车车运过去自驾,也体验一下坐大轮船。船要坐差不多20个小时,费用不比机票加租车便宜多少。

出发前在大洗海滨浴场玩的小猪。

去的船预约了一个4张床的包间,两张上下铺。

出港啦。

第一站是富良野。

下面还有内容哦。
继续阅读

巴厘岛度假流水帐

由于这次度假旅行实在太平淡了,没啥好写。但倘若不更新blog,又会受到母上大人的抗议,只好记个流水帐贴些照片了。

这次搭的航班是羽田直飞巴厘岛的,俺们有幸搭了2012年4月28日的第一航,上飞机前有剪彩,下飞机后还有巴厘美女捧着鸡蛋花来迎接。

第二天骑了一个多小时摩托,上Kuta去吃了传说中的猪排名店。这种猪排是先炖过以后,再涂上酱料炭烤的,味道还不错,和老公做的红烧排骨80%相似。

接着又骑去海神庙,小猪是个胆小鬼,怕海浪拍得要命。

海边的雾气很大。

海神庙附近人山人海的。

路上的稻田。

第三天一人租了一辆摩托,骑去Ubud。在巴厘岛骑摩托一定要把全身都裹起来,阳光太强烈了,晒得皮肤发烫。俺家老公最能给我安全感的有三点,我吃不下的东西他能吃光,我背不动的行李他能背,我认不得的路他能认。去Ubud的路几乎全靠一本日本带去的旅行书上的地图,一路拐来拐去居然也顺利抵达了。
小猪在Ubud的酒店玩。

Ubud的皇宫只开放巴掌大的一个院子。

在Ubud住了一家全部都是独栋的旅店,房子对着大片的稻田,院子跟前还有一个荷花池,晚上是听着蛙鸣和鸭叫入睡。环境很好,不过细节方面就比普通的大型酒店要差一些了。

院子跟前的莲花。

早上起来,阳光正落在稻田和椰树上。

在Ubud郊外的一个大象洞。天气很热,小猪的头发总是湿漉漉的。

路上偶遇一个寺庙,石雕很漂亮。巴厘岛的寺庙很多,不过大多上着锁,不让随便参观。

Ubud附近的Tegallalang不但是有名的手工艺品批发市场,也是一个看梯田的景点,对着梯田开了一排咖啡馆。

从Ubud回Nusa Dua的晚上,去了一家据说是巴厘岛最有名的餐厅,味道一般,盘子超大的。

其实在巴厘岛(带着孩子)最舒服的度假方式,还是早上起来悠闲地吃个早饭,去游泳池里游泳避暑,或者沙滩上看看人肉风筝,睡一觉,再去游个泳,吃个烛光大餐。

期盼巴厘岛之行

    五一黄金周打算包括肚子里那个一家四口一起去巴厘岛度假。这是我第一次选择去海滩度假(冲绳的不算哈)。其实我对海滩一直没什么兴趣,怕晒,又不会游泳,而且现在还不能学潜水。只是黄金周的度假目的地太难找了,机票腾空着翻跟头,本想去缅甸玩,面对着天价机票只能咽了咽口水。

    翻了翻旅行书,发现巴厘岛还挺大的,相当于2.5个东京都,除了海滩,还有当地文化、山地、湖泊和稻田可以溜达。MasterCard有个广告就是在巴厘岛拍的,两个夫妇拿着一张信用卡在巴厘岛上租了一辆摩托晃悠,很浪漫很随意的样子。虽说巴厘岛不能用国际驾照也不认日本驾照,老夫妇很有可能是无证驾驶,但这份自由自在和悠闲仍然让人印象深刻。我们也打算在岛上或骑车或租车,悠闲地晃悠几天。

    黄金周是没有打折机票的,即使是亚航在吉隆坡转机的航线,也贵得夸张。于是我在HIS上定了机票加酒店的自由行,酒店没什么选择,只能住在南端的Nusa Dua,而且还是在一个半岛上,每次出来都要绕一大圈。一共住5晚,从羽田机场直飞7个小时。俩大人1小朋友总共35.2w日元。

志賀高原滑雪(小猪第一次玩雪)

周末和朋友一起去了趟志賀高原。日本下了好几周的大雪,周五刚好是寒潮的顶峰,周六开始放晴,满山的粉雪,非常非常爽。

在我的印象里志贺高原好像是号称日本(本州?我觉得北海道的ニセコ应该会更大)最大的雪场(?)。不过其实志贺高原是由很多小雪场组成的,像一个雪场帮会,大家用同一个名号,牌子和价格都上去了。离得远的雪场是没办法直接坐缆车或者滑过去的,必须要搭联络巴士(这也好意思叫做同一个雪场)。不过除去这浮夸的缺点以外,雪场本身的质量还是不错,山顶海拔2000-2300米,雪道宽阔,雪质优良。

对于snowboarder来说,志贺高原的性价比可能就差了一点。它的高级道比较少,除了缆车下面,也很难找到可以滑的非压雪地带。

这次我们住的旅馆还不错,推荐一把:“志賀パークホテル”,离高天ヶ原雪场徒步一分钟,晚饭和早饭都是自助的,菜色丰富,档次和味道都还不错,じゃらん上面的评价挺好。

这次小猪两天都是待在雪场的托儿所,放一天6200日元,上午和下午各待2个半小时,中午接出来一起吃饭。小猪一开始很不乐意,第二天慢慢习惯了,上午睡一觉,下午玩一玩。中午接出来的时候和小猪一起玩雪橇,小朋友滑雪橇滑得很开心,摔得一脸的雪也不哭。等小猪到3岁,就可以去参加滑雪学校了。滑雪场常常可以看到一队队小小朋友,八着个脚,排成大雁似的跟着教练下坡,萌得很。

某缆车尽头展望

天晴的时候空中有雪片结晶在阳光下闪耀,看上去就像一条银色的河,非常美。可惜相机拍不出十分之一的感觉。

早上拖小猪去雪场

和爸爸一起爬坡

还是有人推上坡比较舒服哦

坐着雪橇滑下来

嗨哟嗨哟,这次要自己拖雪橇上坡

初秋的奥穗高之行(小猪第一次被登山)

    上周五是“秋分の日”,从那天起秋天正式驾到了。那天凌晨我们正驾车在中央道上奔向松本,在休息区上厕所时,冻得牙齿直打架。

    已经是第四次(lg是第五次)来到上高地了。这次爬山连地图都没带。上高地的每条路早就都已经印在(lg的)脑海中了。早上6点在沢渡駐車場收拾好东西以后,换乘低公害巴士上山。气温很低,每个人嘴前都喷着棉花糖。小猪在上高地的游览者中心里吃过早饭后,刚装载上运猪包,还没抬脚出门呢,就已经进入了梦乡。之后三天的路途中,几乎每天都是一出发就睡,一停脚就醒。

出发前就已经熟睡的小猪。

这一家子是5口人登山哦,爸爸妈妈带着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自己走路的这个小女孩才5岁。对未来户外活动悲观的我,顿时找到了偶像。

中途休息时的小猪。

结果吃过午饭上山时又睡过去了。

    从上高地到奥穗高有两条线路,一条是经过横尾,沿溪谷上升到涸沢帐篷场,再直线攀登到穂高連峰的山脊。这条线路以前和长亭古道夫妇、hutari,好几年前一起第一次来这里时下山的时候走过第1次,前年黄金周残雪季节时上下山走过第2次。上高地到横尾是11公里的平路,横尾到涸沢是6公里的山路,标准耗时间上山6小时20分 ,下山5小时20分。一般一早上山的话,在横尾吃午饭,下午两三点就能扎下营来。

    另一条线路是,在到横尾的路上过河拐另一条岔路,从奥又白谷翻一个山脊抵达涸沢。这条路虽然直线距离短一些,但非常难走,人迹罕至。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糊里糊涂地走这条路上山,到下午四五点才抵达营地。

    这次我们带着小猪上山,当然是选轻松一点得横尾线路。不过事实超出预料。主要是我太缺乏锻炼,又轻视了超负荷负重的困难。这次行程是2泊3日,第一天和第三天我背小猪,lg背扎营装备和大部分食物。我的背包有17kg,lg的有超过20kg,都超出了体重的1/3。lg经常跑步,腿力还好,我就受不了了。11公里的平路还凑合,6公里的山路简直要走崩溃,远远地已经望见山腰上的小屋,却怎么也走不到跟前,直到下午5点半多,才爬到营地。

    小猪坐在包包里倒是很乖,吃过午饭后一直在睡觉,最后一段路就坐在背包里很安静地看风景,偶尔“BA–Ba–”地讲两句话。坐久了尿不湿有些漏,在帐篷里时哭得厉害,给他换了衣服就立刻很开心地伸手去够手电筒玩。吃过晚饭后自己很快就睡着了,搂在臂弯里一觉到天明。有时候小猪乖得真是让俺们感动,又有点内疚。

去往涸沢的路,这种石头路真是走到我两腿灌铅。

    第二天大概凌晨4点多就被帐篷周围的脚步声吵醒了。日本银爬山都起得贼早贼早的,我们6点多煮早饭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已经出发了。三人吃饱,换了个比较平整的营地,收拾好东西,9点出发。这天不用拔营,lg背小猪,我背食物和水,从涸沢往返奥穂高岳,比头一天来得轻松多了。

    到穂高岳山荘正是午饭时间,小屋前面的平台上躺了一堆人晒太阳。小猪食欲很好,吃掉了2大袋离乳食,还拉了一泡大便。还好穂高岳山荘(居然)有垃圾桶,不用背着他的屎。从穂高岳山荘到奥穂高往返1小时,有几段比较险的攀岩路,上山和下山的人必须排队轮流通过,所以路堵得厉害。奥穂高岳是北アプルス的最高峰,海拔3190米,比尖尖的槍ヶ岳还高出10米。不过最高处怎么看都好像是有人用石头堆高的嘛。小猪依旧一路被围观,他很有可能是奥穂高最年幼的(被)登顶者了。

第二日一早出发时,小猪又睡过去了。

上面最凹的那个山脊,就是穂高岳山荘的所在了。第一次来这里时俺们就是在穂高岳山荘帐篷场扎营的,像梯田一样的石头悬崖帐篷场,那夜我见到了此生最难忘的月夜云海。

在穂高岳山荘前休整吃午饭。小猪悲惨地对防晒霜过敏了,结果下来山以后,两颊通红,到现在摸上去还有些粗糙。真可怜。

晒伤后的小猪(第三日早上)。

通往奥穗高岳的山路,这座山真好像是石头堆出来的一样。

山顶抱牌合影

    第三天是纯下山,比上山轻松得多。运猪包里除了小猪,大部分由点重量的东西都塞lg包里了。这种“背不动的的东西他一定能帮我背”,真的是非常有魅力的一种安全感。CW-X的紧身裤对膝盖的支撑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负重超荷,我的膝盖居然没事。但是不知什么时候不小心把脚踝的筋给拉伤了,最后几公里走得一瘸一拐的。最后一天天气转差了,下午还下了阵雨。回到沢渡停车场已经是5点多,泡了个足湯(沢渡有好几个停车场,第2駐車場有更衣室和免费足湯,停车一定要选这里),一路高速无堵,11点多终于回到家。小猪在半路上早就已经睡地臭烘烘的了。

归途中的小猪

山顶上眺望上高地

右边这砣山头看上去就险峻得让人发抖,据说爬上去的都是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