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日本的设计全世界最人性化

从中国回到日本的家以后,我更体会到家中种种贴心设计。哪怕日本的家还不到lg爸妈的家一半大,住起来舒适度却超出不是一两个水准。

比如家里的马桶圈和盖是有缓冲的,小猪尿好以后盖下来,小鸡鸡不会被猛的倒下来的盖子刮到。

比如浴室和洗手台的下水道口都有独特的设计,水会朝一个方向旋转,头发等垃圾都会积在一块儿,方便清理,以免堵塞下水道。

比如家里的洗手台和厨房的水龙头都是易卸的,水龙头可以拖出来(里面连着一根金属软管),从任何角度冲水。厨房的水龙头里还自带净水器,不需要额外安装。

比如衣橱、厨房和洗手台的所有抽屉都是带缓冲的,即使用力关上,抽屉到最后一两厘米也会自动缓下来,温柔合上,不会夹手、不会砰的一声,也不会弹开。

比如家里浴室天花板上是有浴室干燥机的,浴缸上方还有两根晾东西的横杆,洗前可以开几分钟暖气,洗完开半小时干燥,浴巾衣服晾里面早上就干了,墙壁也不会发霉。

比如洗手池和旁边的洗手台是无缝的,既美观又利于清洁。

比如洗手台的镜子是有三面柜的柜门,打开以后很方便确认后脑勺和侧面的发型。

这些都是入住之前都已经配好的,不需要我们这些消费者去提出需求,几乎所有的新建公寓都配备有这些设计。整个行业都有统一的标准,是个非常成熟的市场。

没想好用什么题目

    我大学毕业之前那一年,养过一只小白猫。那时看见有人在BBS上发帖,找人收养一只被虐待的小猫,从来没养过任何动物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决定去把它带回寝室了。收养它之前,我问过室友,可不可以在寝室养一只猫,室友委婉表示她不能接受,但我还是把它带回来了。小白住在4号楼那段时间,我晚上只能请它待在阳台上。不拴它,怕它会跑掉不见,拴它,它会把用绳子把自己缠得死死的,然后可怜兮兮地喵喵叫。后来我在校外租了一间屋子,带着小白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它和我越来越好,我也喜欢它。期间因为住所问题,我把它寄养在朋友家了一段时间,那时它的境遇很差,和一只狗被拴在一起,我去接它时内疚得不得了。可是我要毕业离开上海了,我妈妈来上海时也认识了小白,她并不讨厌它,我尝试带它坐火车回家,可是小白一出门就疯狂地挣扎。妈妈也表示家里恐怕不能养猫,于是我放弃了,在bbs上找到两个男生收养它,把它装在一个纸箱里,送给了那两个素不相识的男生,从此再未过问过它的消息。还记得我把它装在黑黑的纸箱里送人的时候,它知道出门了,很不安,我把手伸进箱子里去摸它,它就安静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养任何宠物。直到7年后,我养了第一个小孩。

    养小孩之前,妈妈和婆婆都催过我们很多次,并且表示会尽一切努力帮助我们。比如如果我们要完成学业带不了孩子,他们会愿意把孩子带回国照看。我没有接受他们的好意,自己受不了这种心理折磨。年轻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没有责任感和轻率。小白或许早已经死了也说不定。我的伤感完全是为自己的。还好人类有生育时会分泌的荷尔蒙,而不会像养一只小猫那样无情。

博士之后能找什么工作

    很多人决定念博士的时候,恐怕都未仔细考虑过工作什么的事情,只是想着:“先把学位拿到就谢天谢地了。”这就像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既然念书,那迟早都会拿到学位(或者拿不到学位也要)走人,另寻容身之所。

    博士毕业之后,可以做些什么工作养活自己呢。

1,博士后。
    博士后指的是“博士毕业之后,拿到终身雇佣的职位之前的研究员职业状态”。一般来说研究员的工作都有一定任期(除去RIKEN等这种按照正社员来录取的研究所),1年到3年不等。由于雇佣研究员的经费,大都源于教授们所申请到的研究经费,当一个project的研究经费终止之后,博士后就不得不另寻东家了。我目前就处于这种状态,每隔两三年就需要找一次工作。博士后的期间视个人能力和运气长短不一,有的人毕业后就直接找到了教职,也有的人做十几年博士后。
    就个人来说,我挺喜欢博士后的工作的。作为研究员,一般来说不需要担当教学任务,主要工作就是做研究,周围除了教授以外大多是本科或大学院的学生,人际关系也很简单,工作时间比较松散。研究费雇佣的研究员的收入不高,大部分大学都有制度,按照被聘者的学历、毕业年数和业绩,决定个人的薪资。一般来说时给在1900-2500日元左右,全日制工作的话月薪20万多,不存在加班费(很忙的研究室就只能免费加班了),和本科生们毕业后的工资差不多。像RIKEN、NTT研究所这类机构,雇佣的研究员属于社员,不同于大学的研究员,一般年薪在300-500万之间。另外,大部分人博士毕业前都会申请日本学术振兴会(JSPS)的特别研究员,申请的成功率是10%左右。这种研究员是JSPS发工资,在大学或研究所的接收单位工作,月薪36万多,和任何机构都没有直接的雇佣关系,所有的社会保险都需要自己加入和支付。

2,助教
    助教指的是大学里某个专业的研究室里,负责一部分教务,以及研究室事务的职位,一般也会有一定的研究经费,可以在事务工作之外继续自己的研究。助教的年薪据说一般是400-500万左右,现在大多数都是有任期的,最长5年。日本劳动法规定,契约型的工作如果持续雇佣5年以上,就必须转为终身雇佣。这条法律本来是为了保护契约型工作者的利益,但实际上造成大部分短期被雇佣者5年以后就必须失业。助教由于收入高,就职状态相对稳定,应聘者众多,和教职不相上下,大约一个职位有50-100人争夺。

3,教职
    教职就是大学里的讲师、副教授或教授,大概属于大部分研究者的终极目标吧。一部分教职也是有任期的,但大部分教职都是终身雇佣。在日本,教职的收入还是比较高的,尤其是私立大学,教授年薪都在一千万日元以上,并且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不过老实说,教职是很辛苦的。我所接触过的教授基本上工作时间都很长,指导学生、教学、杂务、会议等会占用大量时间,教授本人很难自己亲自做研究,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和学生或研究员共同研究。当然,他们也不太需要自己“亲自”做每一项繁琐的具体的研究了。有名的大学的教职,一般来说即使有公募,也需要极强的研究背景、人脉和运气才能进入。无名的私立大学、短期大学会相对简单一些,但也是几十上百人竞争。如果愿意去偏僻些的地方工作,也许选择范围会更大些。教职一般还对教学经验有一定要求,很多职位招聘时,就写明了需要教哪些课,并且在申请的时候需要提交这些课的大纲。所以学生阶段积累一些兼职讲师的经验是很有益的。毕业之后如果全职做研究员,就更没可能有空去积累教学经验了。

4,研究所
    进入研究所,尤其是比较有名的研究所,是博士们的一个很好的选择。研究所一般工作稳定,同事们也都很杰出,研究环境比较好,收入也不错。不过研究所的职位并不多,竞争激烈。而且大部分研究所都在荒郊野岭,坐1小时电车下来还要换巴士那种。我以前也曾经去IBM研究所和NTT的研究所面试过,专业实在不太对口,被拒了。也曾对RIKEN和産総研动过念头,但是前者没有什么对口的研究室,后者实在太远了,只能作罢。

5,企业
    博士如果打算去企业(除了企业的研究所),那基本上是决定放弃自己的研究之路了。工学方面的,也许还可以将博士期间的知识应用于工作上,但是企业毕竟是盈利的地方,而科研的题目都很狭窄,能够对口的情况恐怕非常少。企业最大的优点就是稳定,一般都是终身雇佣的,不用每隔两三年就担心失业。日本的企业对学历并不那么看重,甚至很多企业对硕士和博士是采取同一个薪资标准,比本科生月薪高个两三万。当然是金子总会发光,个人能力强的话,在企业里也会更游刃有余。
    我也曾考虑过去企业就职,博士毕业之前曾经去尝试过咨询行业。咨询业两家最大的公司麦肯锡和波士顿,每年都来东大面向博士和博士后的招聘活动宣传,也设有给博士学位者申请的专用职位。我觉得咨询行业需要用一定的逻辑思考能力,而且收入非常高,也算是有一定魅力。不过自己还是能力有限,两家都在最后一轮面试后被拒了。如果进入公司的话,朝九晚n工作繁忙恐怕是免不了,咨询业的过酷劳动更是声名在外。仔细想想,我这种有孩子又不太能熬夜的人,去尝试咨询业恐怕是自不量力,被某些虚荣所吸引。

博士后求职记

    想起来我真是找过不少次工作了,大学毕业前一次,博士毕业前一次,这次研究员契约到期,又找了第三次。每次找工作的经历都不那么让人愉快,不过好歹,都就上业了。

    其实直到博士毕业,我都还不知道博士后的工作应该怎么找。我一直以为,拿到学位之后,应该是由老板介绍个去处才是(虽然某些人真是这样的)。虽然早早和老板们传递了求助信号,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我甚至连JREC-IN(日本的研究职信息网站)都是在毕业以后才知道的。

    这次求职,最早的一份简历是去年8月份投出去的。我投了4个教职、3个助教、2个博士后、2个研究支援的职位。大概4个月后,拿到了第一个面试以及offer,并且在第一时间接受了。教职全部在简历筛选的阶段就阵亡了,我没有非常勤(兼职讲师)的经验,业绩也没那么牛,也属于意料之中,只是碰碰运气而已。助教被拒了2个,1个还未有回音(估计是默据)。在日本,教职和助教一般每个职位面临50-100个应聘者,除非相当优秀,或者有一定的人脉(不是走关系那种意思),否者是相当之难。博士审查的一个老师吃饭时曾经感叹:“现在真是很缺博士后的!”我非常怀疑这句话。我刷JREC-IN了四个月,也就看到了这两个可以投的博士后(需要搬家的没在考虑范围)。第一个职位在投完以后大概过了2个月才来了面试通知,期间我一度以为他们肯定已经找到人了,估计是教授们平常都太忙了,根本很难抽出时间来招人。(另一个还没有等到回音,写email辞退了。)研究支援的职位其实是不做研究的,完全是属于饥不择食的行为,好在都被拒了。

    记得两年前学位授予式的时候,当时专攻长的教授说过:“拿到学位只是研究道路上的第一步,但是恭喜你们,你们拿到的也算是一张金牌驾照了。”的确,这张驾照帮我敲开了漫漫研究路上的前两扇门。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次敲门的行路方式,还会持续多少年。

总结一下博士后就职的经验教训吧:

1,博士在学期间,可能的话争取一两次非常勤的工作。虽然很耗精力,但有助于教职的求职。教职一般是终身的,也是博士后们的终极目标。我有个前辈,博士貌似已经没有八九年也有六七年了,还没有拿到学位。不过他做相当多的非常勤,估计拿到这个驾照后很快就能找到工作吧。

2,自己觉得没什么把握、或者没什么兴趣的,就不要浪费时间投简历了。只投非常感兴趣的。研究这条路其实是非常窄的,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就不该再左顾右盼,或者为碰运气、或者找个垫底而乱投简历,浪费老板的推荐信和自己的时间和邮费。有个前辈说过,那些你自己都觉得好像可能性不大的职位,那就肯定不会被录用的,不必互相浪费时间。要是想找工作糊口,早日弃暗投明离开研究界,去公司卖命赚钱为上。

3,用心写研究计划。

4,现在的老板以及以前的老板的好话非常非常重要。

我为什么不上相–关于自我容貌的记忆

2014.9.3 论文已经publish出来了,链接如下:
http://i-perception.perceptionweb.com/journal/I/volume/5/article/i0634

———————————————————————————-

几个月前我做了一个研究,测试了自我容貌和他人容貌记忆的差别。实验的结果用一句话总结就是:

记忆里的自己,比真实的自己更美! (换句话说就是真实的自己比记忆里的自己更丑!)

这篇论文目前还在投稿的review中。1月10日NHK的「ちょこっとサイエンス」引用了该研究的一部分。

说起不上相这个话题,恐怕能戳到很多人的痛处。比如证件照拍了很多张,哪张看上去都不顺眼,但是旁边的人通常会说,哪张看上去都不错啊。看着合影里的自己会郁闷,“为啥是这个角度啊?这个角度显得脸好大,照镜子时都不会这么脸大。”

如果用“我为什么不上相”(why am I not photogenic),或者“为什么照片里的自己和镜子里的总是不一样”(why am I look differently in photograph and mirror)来检索一些问答网站,你会找到很多回答。比如照片受光线影响,往往看上去比较糟糕;广角镜头会让你的脸看上去更大;镜子里的自己和照片里的自己的左右半脸是相反的,所以看上去不太一样;平常看到的自己是动态的,而照片是静态的,所以看上去显得比较难看。事实上,有一个研究小组发了篇文章,证实动态影象看起来的确比静态影象更有吸引力(Post, Haberman, Iwaki, & Whitney, 2012)。
Post, R. B., Haberman, J., Iwaki, L., & Whitney, D. (2012). The frozen face effect: why static photographs may not do you justice.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3, 1–7.

然而这些说法,都不能解释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不上相,但我的朋友却通常没那么糟糕?

于是我提出了一个假说,并做了两个实验来检验:记忆里的自我容貌比实际更美,但记忆里的朋友的容貌则比较符合现实。

我的实验方法是,以参加同一门小班课程、彼此比较熟悉的学生为对象,给他们拍了很多张照片,用photoshop的变形滤镜将他们的眼睛(实验1)或嘴巴(实验2)放大或缩小,然后请他们从4枚看上去差不多的照片中挑选“和照片里的人物的真实容貌最贴近的图片”。每个人都进行了复数次挑选,既挑选自己的照片,也挑选同学的照片。一般来说,把眼睛略微放大,以及把嘴巴略微缩小,能让容貌看起来更美。

实验的结果是,挑选朋友的照片时,无论是调整了眼睛还是嘴巴,没有修改过的图片被选中的概率最多。而选自己的照片时,眼睛被放大5%的照片,以及嘴巴被缩小5%的照片的被选中的次数,大大超过了朋友(具体选择的概率请参照论文)。也就是说,记忆里的自己,比现实中的自己眼睛更大,嘴巴更小。

于是你在观看照片时,会将照片上的自己与记忆里的自己比较,从而觉得照片上的自己比记忆里的自己丑,于是把这种现象解释为“我不太上相”。而记忆里朋友的容貌则和照片上相差不大,所以觉得朋友的照片看上去还不赖。而照镜子时,我们常常会改变角度,或者将注意力集中在局部,以及忽视掉缺点,比较难获取全局的印象。

我的实验只调查了眼睛和嘴巴,我相信其他影响容貌的部分(比如脸、鼻子的大小)也同样会有类似的记忆扭曲。这种记忆扭曲除了能解释“我为什么不上相”这种心理问题,还可以应用于照片加工技术:加工照片时别调过头了,自己看上去也许感觉还不错,朋友看上去说不定要吐了。

两个小朋友抢玩具

    昨天小朋友们吃完晚饭之后,老公陪他们在玩。就听见lg说:“不要抢妹妹的玩具,这个是妹妹的!”
    小猪说:“妹妹又不会玩!”
    老公说:“妹妹不是不会玩,她有她自己的玩法。”
    小猪说:“不行!什么都不给她玩!”
    然后呢,不管妹妹去玩什么,小猪都是扑过去一把抢过,用屁股顶妹妹,或者把妹妹压在身子下面,有时还会动手打人。
    我赶紧匆匆扒完剩下的饭赶去救场,带妹妹到边上,建议小猪一起用拼插积木做点东西给妹妹玩,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好。这种局面一旦形成,就很难立刻解决了。

    这种局面一周大概能出现一次吧。平常我陪他们玩的时候,其实还好,各自拿自己想玩的,相安无事。小猪心情好的时候,还会主动拿很多玩具给妹妹玩。
    很多时候,处理兄妹矛盾时我会从小猪的角度来考虑。他年纪大一些,更有逻辑和理由。比如他在玩轨道或者积木的时候,妹妹过来凑热闹,一般都是搞破坏。所以妹妹一靠近,小猪就会大叫:“不要拿我的玩具!”,激动的话还会打人。这种时候,我会告诉小猪,不能打人,打人会受伤的。你要是不想妹妹捣乱,要想点办法啊,比如你这个不玩的轨道给她她就不来了,或者你把不想她动的小车放到桌子上去嘛。小猪感觉到自己能够控制一些局面时,就不再会疯狂地抵制妹妹了,而且慢慢的,他也能忍受妹妹的捣乱了(比如讲故事时妹妹时不时伸爪子过来抓书页,小猪已经不发火了)。维护哥哥的利益,教他对待妹妹的方法,是我的基本方针。当然,理想的话,是引导他们两个一起玩(目前还有点难度)。
    不过有时候,妹妹也会很执着。比如小猪前段时间刚买的托马斯玩具,她也很喜欢,不管你把她抱到哪里去,或者给别的玩具,她都会锲而不舍地朝托马斯爬过去。这时候,也只有把物理转移了。

    不知道如果他们再长大点会怎样。从前一直是给小猪一个人买的玩具,现在突然变成“两个人的”了,他也有十足的郁闷的理由。难不成,我还得再多买点女孩子的玩具?

小猪打预防针记

    小猪同学3岁多了,区役所寄来了日本脑炎义务接种的单子。这种疫苗需要一个月内注射两次,然后一年后再注射第三次。
    以前的各种疫苗基本上都在2岁前,还不记得疼和不能反抗的时候都打完了。这次时隔一年多,又是已经懂事了的年纪。

    两周前准备去打第一针那天早上,我跟小猪说,“晚上从保育园回来以后,妈妈要带你去打预防针的哦。”
    小猪立刻说:“不要,会痛的!”
    我说:“打预防针可以防止生很严重的病。万一生了很严重的病,要打更多针还要吃药呢。”
    到了晚上接他的时候,我说:“待会儿我们把车开回家以后,要去打针哦。虽然很痛,忍忍一下就好啦!”
    小猪很害怕,停好车以后不肯和我去诊所,可是看见妈妈往诊所走,也只好骑着滑板车跟了过来。进到诊所,却很快被里面的书和玩具吸引过去,忘记了打针的事情。叫到他名字的时候,还记得把书收拾好才跑进来。
    打针前先要听听心肺音、检查喉咙,小猪都自己坐在椅子上配合医生。针戳进去的时候还看着,也没哭。医生和护士都夸他,真坚强!贴了止血贴,出到诊所外面,我看他憋着嘴,就问:“是不是很想哭啊,那就哭吧。”
    小猪搂着我的脖子“哇~”地一声伤心地哭了。
    第二天早上,小猪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妈妈,我不要打针~”

    两周后的昨天,我打算带两个小朋友一起去打预防针。妹妹是打1岁后的麻疹风疹疫苗。早上我和小猪说,下午保育园回来要去打针哦。小猪问:“是妹妹打针吗?”
    我说:“妹妹要打,你也要打。”
    小猪说:“会很痛的啊!”
    我说:“是啊,但是就痛一下,这次打完了,一年以内都不用打啦。”
    晚上去接他们的时候,我说:“快点穿鞋,待会儿要去打预防针哦。”
    小猪说:“不要,打针很痛的!”
    我说:“很痛也要打啊,大家都打预防针的,xx控和xx酱都打了哦”
    这时候一起走的两个小朋友的妈妈都说,是啊,都打了哦,打完了还给贴了熊猫的贴纸呢!
    回到家,小猪同学骑着他的蹬地车和我一起去诊所,骑得飞快,没一点儿不情愿的样子。进了诊所立刻奔去绘本和玩具的角落,盘腿坐在椅子上看得不亦乐乎。还遇到住在同一栋楼的妈妈带着两个孩子打针出来,两个都眼泪汪汪的。
等叫到小猪的名字,他很快放好书本跑进来,不过要求小妹妹先打。
    妹妹打完以后,小猪坐在我腿上听诊、打针,一声没哼,出来以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穿鞋走人,还和同楼的小朋友一起跑得飞快。
    从诊所出来时我说:“小猪真棒,都没哭也。”
    小猪说:“你说要打两次的啊。”(原来他还记得上次我说过的。)
    我说:“是啊,上次打了一次,这次是第二次,已经打完啦!”

    突然觉得小朋友真是长大得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