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hyac

之前第一次来伦敦时拍了好多街头涂鸦,现在看还是很有意思

有空到东伦敦走走的话还能看到更多更多,很有趣。110张图片索性全放上来了。

又来谈谈教育

    一转眼儿子已经当了两年的小学生,从一个文盲开始识字,现在每天读很多书,文章也开始写得有声有色,英文词汇量已经远远超过我了,让我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了成长这个过程。女儿虽然还在上学前班,但也开始识字,会在纸上写下她甜蜜的小心思,有时还会剪个小纸片制作无字故事书,然后绘声绘色地给家里人讲故事。

    平时我对小孩子的约束其实很少,对他们的学习从来没有任何要求,只有希望他们多阅读,所以订阅了英文有声阅读的在线资源。他们在伦敦念的小学没什么学习压力,每天在学校6个小时,上午一门课,下午两门,阅读、数学、科学,有时有体育课、艺术课、音乐课或电脑课。哥哥每周有几个单词要背,每天要在阅读记录本上写一句话评论他读过的书。他差不多都是每天早上上学前15分钟迅速写一下,也不怎么需要人督促。妹妹则完全没有作业,偶尔带回来一本书朗读。以前面试新学校时,校长问我对小孩子们的学习有什么要求,我回答说,保持对学习的兴趣,达到符合他们年龄的理解、交流、社交能力就好。

    对于学习,我思考了很多,最后觉得,学习最重要的是动机。为什么要学习,是为了求知、职业选择、乐趣、家人期待、社会地位、还是个人满足感?一般来说大概是全部。我听过很多朋友抱怨说,已经学够了,再也不想学了,因为学习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心理学的每本教科书都会告诉你,内在动机比外在刺激更持久更有效,只有自己认可的东西才会去付出十份的努力。如果小孩子对某门功课毫无兴趣怎么办?最理想的是让那门功课变得有意思,或者有一个有经验的老师可以引导,再或者是有人付出努力花时间去陪伴着慢慢学,再最后就只能是顺其自然,算了。别人觉得很重要的事,本人体会不到,如果道理说不通不被接受,那也没法撩袖子替补。逼迫,基本没有用,而且伤害家庭关系,除非你对自己特别有信心,要不最好是别尝试。

    常常有人问,小孩子不听你的怎么办。我的回答一般是,1,换个方法试试,2,实在不听就算了,3,能忍就忍,忍不了就想想有没有可能断绝亲子关系,如果没可能,那还是忍忍。当然不是说所有的事都得顺着小孩子的意,大人也有大人的安排,伤害到了双方利益谁都不爽。如果决定权在大人这边,比如谁掏钱安排的行程谁说了算,我觉得还是得和小孩子把架吵清楚。和小孩子的相处,我觉得不应该与和配偶的相处方式差别太大。大家在同一个屋檐下,如果有一个人很懒很不协作生活习惯很差,那日子自然是会过得很痛苦。对配偶你怎么办?要么好好说,要么自己来,要么调整心态,要么吵架,要么分手,不能保证完全称心。对小孩子其实塑造的机会还多些,潜移默化,假以时日,总能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状态。但也有很多相处崩了的家庭。孩子也是一个个体,不能因为看过他/她婴儿时任人摆布的时期,就觉得他/她永远该是那样。对学习成绩、人生选择也是那样,忍,忍住说三道四,忍住being judgmental,忍住皇帝不急太监急,是家庭和谐、心理健康的第一准则。

    教育不是你告诉别人什么东西,而是人与人的相处。小孩子在学校接受的教育是和老师、同学的相处,在家里接受的教育是和家人的相处。教育最重要的不是学到课本上的知识,课本上的内容都是solid knowledge,用到就不会忘,不用到就很快忘记了。一直留下来的,只有动机、价值观和习惯。前不久看到有个网友对女儿算错一道简单的题丢掉5分而大发雷霆,因为5分的成绩会很大影响名次。我觉得一次考试的5分有如此重要的地位的教育体系本身就不可取,它对学习的动机和价值观毫无贡献,只会增加痛苦。用什么方式评价和选拔学生,也是我帮小孩子们选择教育体系的一个重要标准。我希望他们尽量不要受应试教育的欺负,希望教育可以帮到他们,而不是评判他们。

    在和儿子谈到念大学,我说你和妹妹比较有可能都会去念大学,因为爸妈都念过,知道接受多一些教育你就会看到更多选择,也会更享受生活。这个小朋友已经给自己选好了一个理想职业(目前的),他想当发明家,既是兴趣,又可以用专利赚大钱,然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得挺美)。五岁的女儿说她的理想是想当一个妈咪,儿子说,那你得先结婚哦!结婚在他看来大概是一个很难的决定吧,而女儿眼里,最最爱的人就是她最想成为的人,也就是本人啦。

2016年10月秋日湖区之旅

一转眼在英国住了快两年,几乎每个学校的假期我们都在旅行,每年差不多有3个月在路上,却一篇游记都没有写过,只在各种社交应用上发了一些照片。社交网站的共享很即时,马上就可以和亲朋好友分享自己的见闻,却不是一个好的记录方式,因为很难查到一年前、三年前、甚至十年前的记录。在又一次国际搬家之前,我想试试把这两年全家一起走过的地方,浓缩过的记忆,稍微整理到blog这块几乎已经是少有访问的后花园来。

还记得到英国之后,经历了申请学校、办银行账户、开通宽带、等海运的包裹等一系列兵荒马乱之后,第一个可以放松的half-term假期,我们去了湖区。从伦敦坐火车到Lancaster,单程大约3小时,提前订的家庭套票往返只要100镑。在Lancaster拿到预约好的租车之后,再开一两小时就到了Ambleside的B&B家庭旅馆。湖区有大大小小好几个湖,整个地区到处都是牧场、小镇,开车在田间小路上,眼见之处都是低缓的草坪和惬意吃草的肥肥的羊儿,偶尔能瞥见的房子和小镇大多干干净净又有种骄傲的历史感,即使是阴天也觉得非常养眼。

湖区应该是传统的休闲度假地,在如画的风景中徒步的乐趣之一就是寻找豪宅。那些依山傍水,看上去很气派又离群索居,有码头有花园的宅子,只是远远偷窥一下就已经很养眼了。英国的田园风光很美,我觉得主要原因是英国人放牧,几乎不怎么种田。牧场要把山坡上的树都砍了,种上绿油油的草坪。其实这种海拔原本不会有这么多天然的草甸的,倘若一座山都是野生的树林,也不会有这么连绵不断的优雅,和云影落在草坡上的灵动。

牧场、山、与房子

湖区小镇

山坡上的羊

在湖区观光有很多事情可做,徒步就是最受欢迎的一个项目。湖区有很多条徒步路线,大多数路线起伏都不会很剧烈,非常适合家庭旅行,即使需要扛着小孩也不至于累死。我们在不同的两天走了两条路线。一条是沿着Buttermere湖走半圈,走到湖另一头的小镇停下来休息,然后最有体力的男人跑步回出发点去把车开过来接全家。另一条是最有名的Catbell,爬上一座小山,可以俯瞰Derwent Water,360度完美风景,非常养眼。爬上山后再爬下山到湖的另一边,可以坐船回出发点附近。湖水清凉,湖边的大树上拴着简易的秋千,夕阳从树叶间落到落叶时,整个树林都在闪闪发光。

Buttermere徒步的起点

Buttermere徒步的终点附近

Catbell徒步的途中

Catbell徒步下山后的湖边

湖区也是越野跑爱好者的天堂,所有这些徒步路线都是可以用跑的。后来我家男人还自己又来了一次,参加了一个越野跑Lakeland Trials,是一个UTMB qualifying race,从我们住过的Ambleside起始,全程110公里,一次性刷全整个湖区美景。

在湖区也有很多休闲的事情可以做。最大的湖Windermere附近有条蒸汽火车线路,自然是小孩子们喜欢的热门景点。Windermere上也可以坐游轮,什么都不用做,坐在甲板上就可以看到湖边各种码头、红叶、宅子和游船。山上还有一个类似于巨石阵的地方,但很少人,就在山间孤零零地落着几块围成圆圈的大石头,还有人在附近扎营(很妨碍拍照)。还有一些瀑布呀小溪之类的可供观赏,或者在镇上逛逛街也是挺惬意的。另外,如果去湖区玩的话,特别是假期期间,一定要记得提前预定餐厅,不然就只能去难吃所以没有人的店才能找到空位了。

蒸汽火车的火车站

十月万圣节式样的火车

湖区巨石阵

关于国际学校的选择

为什么我们想要让小朋友们去上国际学校,理由很简单,全世界最好的大学都在美国或者英国。倒不是说他们以后一定要上这些名校,只是说希望以后这种机会对他们来说是开放的。也有人选择高中之前接受当地教育,高中再出去留学,或者再准备考大学。我觉得这样教育支出是可以节省不少,但教育体系不统一会让可能会有更多困境会要经历。另外,选择哪种学校,最重要的并不是语言问题,而是教育体系,必须要考虑好高等教育。如果并无明确的规划,选择国际学校并不见得明智。

国际学校高中毕业时都会有一个认证体系,简单地说也就是拿到哪个国家都能用来申请大学的考试成绩。目前主要有IB(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和AP(advanced placement)两种,大学根据IB或者AP的分数知道学生的水平,来决定是否接受这个学生。一般来说IB在全世界的接受范围更广,而AP在美国的认知度最高。两个体系可以选修的科目不同,考试体系也有很多区别。

我有个同事小时候在很多国家待过,一直上的国际学校,她告诉了我不少细节。她很小的时候是在美国待着的,高中之前换过不少国家,后来本科在UCL念的。我问她为什么选择UK而不是US时,她告诉我因为UK便宜一点。UK的本科大部分是3年,每年学费大概2万镑。US的藤校都是4年,每年学费4.5万刀。虽然都超贵,两相权宜似乎还是UK便宜些。老实说和她聊之前我都不知道,我还以为差不多都一样,甚至还以为UK会更贵一点呢。。她说UK的大学要求学生比较独立,因为从一开始就要选择专业,所以在高中就要开始了解自己的专业兴趣,如果很盲目的话就会很痛苦。而且UK的大学不会监督学生,全靠学生自己管理自己的学业,一学期下来不合格就被踢出去了。而US的大学在前两年是没有专业的,学生必须选修所有专业的课程,然后再决定下面两年的专业。而且US的大学照看学生比较好,会一步一步告诉你下面该做什么,而且会通过出席率和考试时刻学生。最后她还说她比较喜欢IB,因为IB的科目多,她当时修了几乎IB提供的所有科目,数学、文学、几种语言、化学、生物、地理、哲学、经济、历史、环境、音乐、戏剧……这种广泛的教育看上去也挺好的。

我对欧美的教育体系认同度比对日本的学校高,上一篇blog也吐过日本的槽了。日本的学校主要培养适合在日本社会生活的人材,价值观也和普世价值观有不少差异。如果一直打算在日本学习就职,当然是在本地的教育体系里比较好。但是世界很大,文化很多样,肤色有很多颜色,景色有很多,我想多看看这个世界,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感兴趣。欧美和日本的教育价值观里有一点区别很大,在欧美,you need to be out to be in,你必须要有自己擅长的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但又不会太独立特行,才能融入到这个社会中。而在日本或者是大部分亚洲国家的文化里,you need to be in to be in,你得和大家一样。

欧美的低学年教育里,我比较喜欢的是学校对阅读的重视。英国3年级的小朋友每天至少要看一本书,要在reading note上写对于看过的书自己喜欢哪一点或者不喜欢哪一点。我家的小朋友很爱阅读,加上在Raz Kids上看的书,每周至少看十几本,知识面拓展得很广,常常聊起天来发现很多地理历史知识和著名人物他都知道。阅读也会塑造人的价值观,所以读什么样的书也很重要。就我自己的感想来说,我现在觉得特别有用的能力和知识,几乎都是在本科之后的学习和科研之中才慢慢自学成才的,也绕了不少弯路。目前觉得除了专业知识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阅读能力和逻辑能力了。从小多阅读,而不是花太多时间刷题(尤其是磨灭学习兴趣的刷题强度),我觉得才是比较明智的教育方向。

我在网上做了一些功课,把各个学校的条件列了一下。东京的国际学校一般都不限制国籍,哪个国家的孩子都能申请,但也要考虑国籍和教育背景。最有名的美国人学校教学质量口碑最好,每年很多毕业生去美国名校,用的当然是AP的体系,但是高年级不好进,名额有限竞争激烈,美国籍、公司赞助、有兄弟姐妹就读或者曾经就读过的学生优先。英国人学校也很有名,用的完全是英国的教育体系,其实不算很“国际”。因为申请的人很多,超级难进。每个年级的waiting list上都有几十个人,一半是父母英籍、有兄弟姐妹在学、或者是已经接受了英国的教育的(都是优先条件),等到位置据说至少几年。这两所学校应该是欧美人的首选,各自国家国籍的孩子比较多。另外在品川的加拿大人学校口碑也不错,但我也没有详细去考察。几所教会背景的学校圣玛丽、清泉、圣心口碑都很好,但都是男校或女校,本家庭只考虑混校,所以也没有去仔细了解。青叶在练马租了一个日本校园的原校址,几年前导入了IB,并且开设了高中,条件看上去还不错,有一半的学生是日本籍。K国际学校把自己的IB分数放在首页宣传,但是它的网页上几乎找不到什么校园或者校舍的照片或者教职人员的介绍,让我觉得印象不太好。还有一所叫西町的学校历史比较悠久,据说很人气,但是只有小学,主打双语教育,但我觉得这所学校太日本式了,似乎是面向希望接受日本教育又想要学点英文的家庭,而不是真的想去接受欧美教育体系的家庭。东京总共有二十多所国际学校,上述这些比较有名的一般每年学费250-270万日元,还有很多相对规模小一些的,学费要稍微便宜一些,每年160-200万不等。

其实是在吐槽日本

 其实这是一篇吐槽日本教育的文字,没有任何关于国际学校的信息。
 日本的各种论坛上也有很多家长在讨论是否应该选择国际学校,读下来的要点是:
 1)如果以后没有出国留学生活的打算的话,还是就读日本学校为好,以免面临文化冲突,日语都说/写不好。
 2)每年花250万日元的学费学英语太贵太不值了,不如请英语老师或以后出国去留学。
 我和老公已经在国际学校求学这条路线上达成一致。我们因为工作原因估计未来十年内都需要住在东京,在经济得到支持之后才算有幸能为小孩子做多一些选择。这个选择和我们搬到伦敦生活了两年是有非常大关系的。在来伦敦之前,其实我没考虑过国际学校,因为没看到它的优点。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们体会到了日本和欧美的文化差异,同时小朋友们的英文也进步了很多,让他们继续用英文学习也有利于他们的身心发育。
 伦敦是个非常国际化的都市。也有人用“国际化”来形容东京或上海等大都市,其实完全不贴切。伦敦目前的居民人口是871万,其中23%是外国国籍(日本籍和中国籍居民差不多,分别为2.2和2.5万人。),41%的居民是在国外出生,58.2%的居民的母亲是在国外出生的(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2016)。在这样一个城市里,因为大家见多了文化背景不一样的人,就会比较包容,也少有出现“排外”,因为人们不会把自己的种族和价值观看得那么神圣不可侵犯。
 然而在亚洲国家就不一样了。东京的居民数是1376万,其中外国居民仅52万(中国人占20万),占3.8%(平成30年,2018年東京都統計)。在这种人口构成下,文化和价值观就非常统一,极度“日本式”。虽然很多人知道“排外”是政治不正确的,但发表批判性言论时根本毫无自知。
 在这里我不打算讨论日本式文化和价值观的缺点。哪种好哪种不好需要首先确定判断的标准再来打分,确定标准不开个大会讨论又难免过于主观,而选择就只要考虑个人的标准就可以了。我们心目里比较好的教育是:
 1)对人权尊重的同时能够理解规则背后的逻辑,能够理解价值观决定行为
 2)不以升学和竞争作为主要目标,保持学习的乐趣和个人的内在动机
 3)培养良好的社交能力和表达能力
 日本的教育体系就不太符合我心目中理想的教育。
 首先它的价值观很单一,培养的是适合生活在日本这个社会的居民。学校里有很多规矩,判断一个行为好还是不好的时候只看它是不是符合规矩,而从来不试图去理解别的价值观。而日本的价值观和普世价值观差异还不小,不在日本长期生活而只是来旅游一下的话是接触不到的。日本有一个我非常不喜欢的价值观或者说是社会氛围,就是排斥不一致。以前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个有个日本人讲他的经历,他小时候是归国子女,小学有一次上英语课读课文时被老师斥责“かっこつけて読むな!(不要装帅读)”,就因为他不是日式发音。虽然老师后来也道歉了,但这种事给小孩留下的心理阴影不言而喻。我对这条tweet的印象深刻,因为我觉得这种事太真实了,在日本对优秀者的崇拜和对优秀者的打压只有一线之差,运气不够好的话,倒向后者的几率着实不小。
 其次日本式的升学道路真的是竞争激烈,典型的精英道路为:就学于好的小学学区+最晚三年级开始上补习班→参加初中升学考试进入好的私立中高一贯校→考日本名牌大学→就职于名牌企业。这是一条光明大道,保证孩子在脱离父母进入社会后能够衣食无忧,但是也会磨灭对知识的兴趣。学习的主要目的是考试和升学,上名牌大学的主要目的是找个好工作,为了“明天”而忍受“今天”。有多少小孩子不理解这种父母的大道理“不好好刻苦学习以后就不能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从而厌学。升学在全人类都是逃不过的压力,但我希望在既有的体系下选一条不太极端的路。
 最后,社交能力和表达能力绝对是日本教育体系的弱项。其实我不清楚这是怎么形成的,小学里照说讨论和做发表的机会也不少呀。但日本人普遍就是很shy,开会不太提问和说意见,做presentation的能力也不佳。我觉得也许是周围的人都很shy,出众的人反而会被打压这种空气造成的。
 当然国际学校不一定就是理想百分百,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A打分不及格所以选了B,B不一定就是100分,可能是61分也可能是80分。

写在离开伦敦前-2

刚到英国时其实也经历了一些准文化冲击,主要是生活上的不便,后来慢慢体会到日英之间很多不同之处。

最开始那一个月,办银行账户、开通网络、拿外国人居留卡时出现了很多问题,吐了不少槽。我发现英国很多系统的确像他们自黑时形容的那样,just working,不是不能用,但哪个环节出错的可能性很大,不能盲目相信它的有效性。比如我居留卡去了三趟邮局才拿到,因为寄去了和通知的不同的地方。银行账户办了一个月才办好,因为缺我的签证复印件但没人告诉我,直到我打电话去问。后来知道了,不能盲目等待,觉得哪里需要确认或跟进一下的话,要找可以和活人说上话的地方,只要能找到活人,一般问题都能解决。其实英国也是个老牌绅士国家,到哪里人们都是彬彬有礼的,服务行业水准很高,和日本相比服务业的感觉并没有很明显的区别。

但是文化和社会关系上就有很多不同。刚到UCL时接受了一个关于diversity的在线教育,提醒职员们理解不同文化的差异,比如说如果你觉得对方的回答缺乏礼貌时,要知道那可能是由于语言能力的限制。在我工作的研究室,我的老板是一个业界里非常有名望的人,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英国绅士,你可以和他聊任何话题,他也很乐于去帮助别人。在UCL的研究室,晚上5、6点之后就很少有人留在办公室了,有家庭的人回家,单身的人去社交、娱乐,总之没有那种疲惫地拼生命的感觉。这里的产出也很高,每周研究所的email都能看到新publish的paper,人人都对自己的研究很有自信,也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工作日程。在日本工作时,因为要去保育园接孩子,我一般下午5点钟就走了。研究室的老板们也很好,从来没有为难过我,很多需要我参加的会议也很尽量迁就我的时间。但是我一直都会报有一种歉疚的感觉,觉得不能在时间外工作、不能像别人那么拼命是我的错似的。日本的学生常常晚上会在研究室留得很晚,很多deadline之前甚至会通宵,非常拼的感觉,但成果总体来看也没有很惊人。英国这种表面上并不拼,但其实产出很高,和日本的这种很拼,但是也并没有效率很高的现象真的是很不同。表层之下的原因和细节想必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说到日本的学生和英国学生,也真是很不同。原先在日本时我觉得日本学生已经比中国学生成熟了,进大学就要自己解决租房问题,和社会接触似乎比较多。来英国后我觉得这里的学生更成熟,他们很习惯对各种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而且都能讲得挺有条理,做研究也比较有自己想法。在日本时和学生讨论研究时,其实很少“讨论”,因为他们都照我说的做,从来没有过brainstorm。我觉得这就是教育体系的影响,也是我不想选择日本的教育体系的主要原因。

我对日本还有一个长期以来的不满就是“歧视”。性别歧视、地位歧视、年龄歧视、背景歧视,等等一言难尽。其实日本也是一个讲一些政治正确的国家,总体还算是文明,这些东西都不会太明显。但是也许是大多数亚洲国家的共同点,都很爱比,很爱赢,很在意自己的地位是不是高于别人,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以及有没有看不起自己,还有就是整个社会都是超级阶层的,前辈对后辈享有绝对的权威。在这种环境和价值观下,发表带有歧视意识的言论可能本人完全都没有自觉。作为一个职业女性、外国人,这方面我对日本是有挺多不满的。相对之下,我觉得一个有多元文化价值观的社会会好很多,当然,哪里都不可能尽善尽美,最重要是有自己的标准和判断。